第113章 熄灭的真相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2754字
  • 2022-06-11 16:36:08

月亮就要熄灭了?

“说起来,这座神殿是在月圆的时候才能出现对吧?”此时众人已经循着声音聚到了一起,亚诺站在人群中小心地问:“要是月圆之前我们没出去会怎么样?”

“据说这座神殿可是每六十年的月圆之夜才会出现,谁知道拖过了月圆还出不出的去。”史蒂芬妮一点儿都没有危机感,甚至还自得其乐地说:“我是不介意永葆青春的,但是你们不想一直耗下去吧?”

一阵沉默后,布斯维尔问:“谁能看看现在的时间?”

我早就失去了时间概念,普通的手表也已经不走了。有人不知道为什么带了原子钟。但问题是,这不会出错的原子钟显示,自我们下来后只过了十几分钟。就算不用白老师说众人也觉得扯淡。

要么就是众人一起陷入了臆想,前面经历的那些都是幻觉,要么就是原子钟出错了。

总不能是时间在这里静止了。但史蒂芬妮就是派崔克因为说了“万物都是恒定的,没有人能不付出代价地从时光里得到永恒”才朝他开枪的,而她对杰奎琳痛下杀手则是因为那个热爱古埃及的法国人想制止“神明从我们之中诞生”。而且史蒂芬妮刚刚说,在这里能“永葆青春”,而不是困死?

在杰奎琳和派崔克死后,有种感觉越发地强烈,好像事情再也不在古埃及的范围内了。

卡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没有时间浪费了,万一太阳出来了咱们还没出去,难不成要被关在这里六十年?”在拿到了亚特兰蒂斯的矿石后卡尔整个人都跃跃欲试,对探索展现出了更大的热忱。

干站着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由于看不见彼此,众人保持着紧密队形一起来到了房间最深处。留下两个人看守史蒂芬妮,她是绝对不能继续跟我们一起行动的。对此史蒂芬妮只是嗤笑一声。

路上我存了心观察,可并没人对李元他们的特殊之处有什么反应,好像完全看不到一样。如果不是这些人隐瞒得太好,那就真的是除了我,李元等四人在旁人眼里没什么不同。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我看得到他们呢?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来,大部队就停了下来,众人发现这时又能看见彼此了。

四个一人多高的罐子矗在混沌尽头,因为太过高大,乍看之下还以为是竖着的棺材。

一打眼我就看出这些是装木乃伊五脏六腑的葬瓮。荷鲁斯有四个负责保护死者内脏的儿子,分别被描绘成了人头、狒狒头、胡狼头和秃鹫头的神明。现在那四子的脑袋就坐在这四个罐子顶端。

然而要说这就是装殓死者脏器的葬瓮,那按比例算这尸体得多大才需要这么大的罐子来装他的肝肺肠胃?而且那些罐子是青铜制成的,要是里头真搁了内脏也已经不堪使用了。

“这些是什么东西?”亚诺拍了拍其中一个豺狼头的罐子外壁。

“这是多姆泰夫,守护胃的。”我告诉他。“古埃及人相信记忆是储存在脏器里的,等复活的时候还要用,所以会认真地贮藏起来。不过同样水分大的脑子扔掉会直接丢掉。”

亚诺点点头,突然他受惊似的立刻缩回手。我被他的一惊一乍吓到了,众人也都看了过来。

“我刚刚感觉,有什么撞了这罐子一下。”

所有人都警惕地看着那四个罐子。里面到底装了什么,竟然在被封进一个属于青铜时代的罐子之后还能动?

“有没有可能真的是复活用的?”

“看看就知道了。”

李元和卡尔爬了上去。其余人都端好了武器随时准备来上一梭子,不过期间罐子里没再出任何响动。

罐子是密封起来的,应该是铸成后又淋过一层铜浆。

回到地面后,李元边把袖子放下来,边告诉我,豺狼头的右眼部位画了只贝努鸟。与此同时卡尔招呼着手底下的人把多姆泰夫团团围住,就要生生给那罐子掏个洞。

我赶忙阻止他们。“先不说里面有没有活物,就算真的是陈年内脏这放出来也污染空气不是。”

说着我看了一眼亚诺。年纪轻轻就敢到战火里富贵险中求的人,绝不会被自己的错觉吓到。那罐子一定是有什么诡异之处。

“那我们就等着这东西复活以后给我们指路么?”卡尔没好气地说。

李元敲了敲罐子壁。“既然是复活要用的,那么只要找到正主直接问问他不就好了。”

那么正主在哪儿呢?

仔细看的话,这些罐子外壁上都阴刻着亡灵书。但是因为被重新浇铸过,这丧葬文本的铭文都被填上了,只有刻意去看才能看到。凭借我有限的古埃及语和所见过的各种版本的亡灵书,我虽不敢保证能完整翻译出来这些罐子上描绘的死者在阴间的经历,但能够确定此处是个墓室无疑。而这些大的不像话的青铜罐,也确实应该是装殓死者内脏的器皿。

只不过死者不是法老,而是神。

古埃及第一个木乃伊就是冥神奥西里斯,故而祂也象征着复活。豺狼右眼中的贝努鸟也在暗示着死而复生。面前四个棺材大小葬瓮恰好对应着我们之中那四个能进行献祭的血脉。

难不成真的要用李元他们作为祭品,复活一个古埃及的神?要真是如此,那也得有个像样的祭坛。

果不其然在四个罐子后面的墙边找到了一个祭坛。只是这个祭坛并不符合古埃及的形制,却是被镶进了墙里,甚至也只有一半露在地面上,好似巴不得让人瞧不见。

我回头看看来时经过的无数青铜神像和法老石像,还有这四个未曾在古埃及出现过的重型青铜器。这神殿的规制这么大手笔,甚至在我们考古工地上另起一座玛阿特神庙,只为掩盖记载这里的荷鲁斯神庙。此举不可能是为了忽视它。

这四件葬瓮都被重新浇铸过,费了这么大工夫就为了掩盖上面的铭文,而不是直接凿去。要知道古埃及人对待不被喜爱的法老阿赫那顿和哈特谢普速特都是直接毁掉雕像清除记录的。那么曾经被供奉在这里的东西到底有多重要,让古埃及人想抹去没法儿下定决心毁掉,反而大费周章地弄出这么些不符合他们习惯和想象力的玄虚来。

而且无论当时法老下令要掩盖的是什么,都有风声透露出去。这里至少在很久以后还被古埃及人奉为圣地。前夜我和李元被流沙冲到的遗迹曾经是朝拜者的村庄。哪怕法老的统治结束了,那个年代逝去,人们还是会聚集在那个村庄,等待神殿出现,没出现的话就对着圣湖朝拜。但是后面因为改朝换代和连年战乱,这里才渐渐被遗忘了。

那么古埃及人是在什么情况下放弃,或者说,封锁了这里。作为神殿但是失去了朝圣者。

或许马上就能知道答案了。

众人在等我开口。在失去杰奎琳和派崔克之后,我是唯一的古埃及“学者”了。但其实所有人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可以做的只有一个。

我看向那个半截身子入了土却不为所动的祭坛。

从已知的几次“献祭”来看,这个古怪的古埃及祭坛最喜欢的是李元的血,Alex和莱拉次之,哈桑则更像是凑份子的。其他人与其说在等我指出下一步要怎么做,其实是在等李元的态度。

李元朝我看过来,他眼里支持和安抚的意味很明显。正当我飞快地进行心理斗争时,卡哇伊桑说:“王博士,祭品请用我的吧!”他还急切地把手往我跟前送了送。

我惊讶地看着卡哇伊桑手上的金属细条,又看看被胡乱缠在一起,凄惨地趴在他鼻梁上的眼镜。合着这人把眼镜腿和鼻托都拆了下来。

“不好意思啊,我这身上真是没什么金属物,但是在上面我还欠着神明大人一份祭品,你看这些行不行?”

我无言地举着那堆金属零件和李元一起站在了墙根儿,深吸一口气,朝他点点头。李元笑了笑,在祭坛前蹲下来,第无数次重新割破他的手掌。

那就来看看,尘封的真相到底是些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