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神明终会从我们中降临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2337字
  • 2022-05-10 14:15:21

眼前的古埃及谜题要从哪里开始解呢?

我左思右想也看不懂那些古怪的神像,但四下环顾后好歹在这些诡异的东西里找到了些保有常理的存在。至少夹杂在众多缝合神像中,有几个正常的法老石质立像,而且动作完全一致,都保持着一脚向前踏出的战斗姿势。看来石料还是比青铜更值得信赖。

法老们从古王国到新王国都有,但并不是连续的。要说特点,那么就是相邻出现的这些法老之间都有血缘关系。比如远至古埃及的开国法老那迈尔和他的继任者,同时也是他的子孙们;近到强盛的第十八王朝的法老们,其中我们熟知的图特摩斯三世、埃赫那吞和他的儿子图坦卡门皆是这一脉血缘政治的继承人,图坦卡门更是近亲繁殖的集大成者。

在这一刻我无比感谢古埃及人到底是对“循规蹈矩”有所执念,于是我顺着这唯一的常识走到了拉美西斯二世的石像旁。这是唯一一位跟其他任何法老都没有血缘关系的法老了,而且他是所有人中时代最晚的一个。要是有什么突破口,那一定是在他身上。

当我正研究着拉美西斯二世的石像时,突然小腿被什么碰了一下。我差点儿嗷一嗓子喊了出来。

“原谅我。”

心跳如擂中就听见派崔克的声音。我忙低下头,就见他靠坐在石像旁,虽然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但还好派崔克还活着。

我正要提高声音喊白老师他们过来,就被派崔克制止了。他使劲拽了我一下,可能是牵动了伤口,捂着嘴闷闷地咳了两声。我蹲下身想要帮助他,可是根本看不清他的伤势,完全无法下手。

“不要紧的。”派崔克轻声说,“我就知道你会找到这里来,不好意思刚刚吓到你了。”

“你先别说话,我让他们过来看看你的伤。”我摸到了派崔克身上的血,史蒂芬妮那一枪还是打中他了。

“别。”派崔克让我凑近一些,一是怕声音高了引来别人,二是他现在说话都费力。我依言蹲在了他身边。

“他们不会让我活着的。杰奎琳只是听到埃及祭司说‘神明终会从我们中降临’就被她杀死了,我知道得更多。”

“你都知道什么?”我忍不住问。

派崔克急促而轻微地喘了两口气。“我身上带着那块从‘亚特兰蒂斯’挖出来的矿石,但是理想国从来就不存在。”

“拜托你把话说清楚!”我低声吼道,但是派崔克没再有任何回应。我想从他身上把那块矿石拿到手,但是又怕引火烧身。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接触过派崔克。

我离开的时候弄出了些声响,听着有人过来了,明知道没人会看得到,但我还是多此一举地躲到了一个长在猫身上的鳄鱼头神像后面。

嘈杂声过后众人找了过来。

“太晚了。”我听到了Alex的声音。此时也清楚地看到了派崔克的身影,他真的流了好多血。

我扶着神像才能站稳。难道说在这里能看得见那些丑陋而扭曲的缝合怪而看不见彼此的原因,是我们是活着的,而那些鬼东西没有生命?所以当派崔克死后我才能看到他。我刻意没去细想现在众人到底算不算是“活着”。

正想着害死杰奎琳的那句“神明终会从我们中降临”,突然就被某个人拽了一把,后腰差点儿磕在神像上,但是好像被什么拦了一下。我本能地想要惊呼,却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从旁边走过。若不是离得非常近,并且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我是绝对不会看出来的。

这简直太惊悚了。我立刻屏息,没敢发出一点声音,等人走过去后我才悄声问:“你是谁?”

没人回答我,压在我身上的人等刚才那个模糊的身影走后就起身离开了。我连忙伸手去抓,只碰到了那人的身体。刚刚我竟然没发现有人在身边。无论这个人是谁,都能够隐藏自己的气息。虽然不知道是被谁发现了我和派崔克有接触,但好歹是个活人。要是死人的话,像是派崔克的尸体一样,就能看见了。

那么走过的去那个模糊的人影又是什么呢?

我贴在青铜神像上一动不敢动,只小幅度地转转脑袋观察周围的情况。Alex和卡尔的声音从派崔克的尸体旁传来,听上去像是在争执些什么。没一会儿布斯维尔的声音也加了进去,原来他们在争论那块来自“亚特兰蒂斯”的矿石到底该被谁保管。

然后我眼睁睁看着有人从派崔克身上把一块似有无穷生命力的矿石拿了起来,那里面泛着幽暗的波澜。

“这样比较稳妥。”卡尔说。看样子是他赢了,布斯维尔竟然能同意。

艹。我顾不上会不会暴露,使劲揉了揉眼睛。为什么我竟然隐约看见了李元站在Alex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情绪。再看的话,果然也找到了哈桑和莱拉。这四个是献祭过的人,我能认出他们的轮廓,而李元又是其中最显眼的一个。

其他人看得见么?

我急于去验证,可又怔在了原地。为什么除了他们四个,我还能看到一些模糊的身影。难不成是晃动的尸体么?我耐心去听,有交流的声音传来,所以那些应该也是活人。

现在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有些人能被看到,而有些不能?

“你是在看些什么吗?”白老师的声音出现在我身旁,我吓了一跳。

“您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冲着虚无说。

白老师可能是笑了一下,但是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他说:“你知道我能感受到的和别人不太一样。”

也是,这人本身就超出常识范围,我也没深究。

“那您能看到李…Alex么?”我把李元的名字吞回去。

“你刚才就是在找她么?很遗憾我看不到她。”白老师说,“但是我知道她现在和月臣还有卡尔那些人在一起。”

我点点头。白老师的五感敏锐,很难讲他都知道些什么。于是当下告诉了他派崔克临终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跟他说刚才有个人帮了我一把的事儿。

思索片刻后白老师拉着我找到了常笑。剩下的人都围在派崔克身边,一时无人顾及我们。

“亚特兰蒂斯未必不存在,但也未必存在。如果人只能从自身经验解读历史,那么面对未知要用什么认知来解读?”常笑那副百无聊赖的脸透着一些居高临下:“真相通常不是为取悦任何人而存在的,你接受不了也很正常。”

“那您呢?”我盯着常笑,“您好像不太意外。”

“因为我从不先入为主。”

常笑就像是一个神棍,但是眼下总有更要紧的问题。负责看守史蒂芬妮的人竟然把她带了进来。

Alex质问:“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我想这样的,是她说,”那人还没说完,史蒂芬妮就接话道:

“月亮就要熄灭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