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以混乱为秩序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2084字
  • 2022-05-16 19:11:40

“你知道什么?”我揪住派崔克的衣领。

“人家不想说的话就不要纠缠,这种事你不懂么?”史蒂芬妮冒了出来。

我警惕地盯着她手里的枪,用余光看了看察觉到不对正在往过赶的众人。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放开派崔克,往后退了几步,但是目光一直锁在他脸上。

史蒂芬妮得意地转了转枪。

突然这个隐瞒了无数秘密的埃及学家念叨了一句:“万物都是恒定的,没有人能不付出代价地从时光里得到永恒。”

史蒂气急败坏地就朝派崔克举枪就打,我下意识地扑过去撞开她,两人一起摔倒在地。史蒂芬妮惊怒交加之下也想给我两下,我死命按住她的手。

人已经围了上来,这下就算是要灭口,那史蒂芬妮的子弹也不够使了。我等他们制服了史蒂芬妮马上就躲到一旁去寻找派崔克,可他已经不见了踪影,墙边只留下一滩血迹。

原来派崔克被史蒂芬妮的子弹击中,一头撞上了面前的那堵墙,然后竟然穿墙而过。

“他是什么意思?”孟维清看着派崔克消失的地方。

史蒂芬妮强装镇定:“谁知道这帮老学究脑子里想什么呢。”

孟维清也没再追问,若有所思地看看地上的那摊血,又看了看布斯维尔。后者给一众狗腿子使个了眼色。有人站出来试探性地往吞噬了派崔克的那堵墙里伸手,发现竟能毫发无伤。他于是定了定神迈步进去,众人等了片刻就听他的声音不甚清晰地从那端传来:

“安全。”

陆续有人走了进去。对两个埃及学家痛下杀手的史蒂芬妮终于不再被允许随队行动,布斯维尔点了两个人留下来看着她。我看了眼被捆住手脚却完全不以为意的史蒂芬妮,跟着279一起也迈进了墙里。

派催克并不在。尚未干涸的血迹一路向着混沌中去,看样子就算他没死也伤的不轻。

没见到派催克的尸体,我着实是松了一口气。刚才他只说了那含混不清的一句话,史蒂芬妮就要置他于死地,可见这句话至关重要。然而我想不通派催克要表达什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他明知道会有危险,还要将这句话说出来。必须要找到派崔克,他那里一定有很多我们需要知道的事实。

我告诉李元,亚特兰蒂斯的那块矿石很可能在派崔克手里,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Alex和白老师在李元和摩根等人的陪同下找伤者去了,我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混沌里。

这里四面都是墙可空气很新鲜,有镜子但是照不出东西来,没有灯没有蜡烛却是亮的,感觉四面八方都有光似的,可除了这里本身的东西外,队友之间根本看不清彼此,感觉就像是被困在模糊的镜头下一样。这也是为什么明明有光,众人却至今没能发现派崔克。而且在这里,我们都没有影子。

其次就是这里的陈设毫无道理。

门口有荷鲁斯和托特的兽形青铜立像,这是我们在里看到的第一对儿立像。复原的应该是给法老加冕的场景,这个动作一般是由带着隼头和白鹭头的祭司完成的,但是这两个立像表达的是神本身,因为戴象征着神的冠冕,并且是动物的身体。然而祂们的脑袋缺和身体不匹配。

隼头长在狼身上,鳄鱼身子配屎壳郎脑袋,还有青蛙顶着个公羊头等等。诸如此类的错位安放在这里比比皆是,目之所及就没有一个神明是全须全尾的。

亚诺拍了拍猫头羊身的铜像。

“怎么感觉像是有人在这儿做疯狂实验似的。”

我能清楚的听到亚诺的声音,和他身旁那个缝合怪,但我看不清他的样子。同样的,他望向我的时候也在望着虚无。

周围的铜像倒的确像亚诺说的,简直就像是日本鬼子邪恶的人体实验室。只不过古埃及人没他们那么变态,所以我更加疑惑于眼前所见。

当时制造这些乱象的古埃及人在想些什么,难道他们不是致力于制造和拥护秩序么?

在古埃及神话中,大多数神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维系玛阿特,就是真理女神,在亡灵书中对死者进行审判时用的就是玛阿特的羽毛。这埃及宗教的整体秩序和中心原则,但是一些神的存在会干扰玛阿特。像是之前伏击过我们的阿佩普就是混沌的力量,塞特就是一个即可以与混沌斗争也可以巩固混沌势力的神。

而被神青睐是古代文明里很重要的一部分。神明永远站在胜利者这边,因为胜利者是神明所选择的。

我国的封神榜讲述的商周之战中纣王因为“无道”而被降下神罚,商最终被周所灭;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描述的特洛伊战争也是由特洛伊被众神唾弃而早就谱写好了败笔;在古埃及神话中就更不用说了。法老代表的是正义和秩序,他的敌人是混乱且失败的。这是埃及世界观中很重要的一点,神明站在法老这边。法老是遵循秩序、有正义故而是胜利的,而与法老敌对的则是那些代表着混乱而邪恶的敌人,终将会被消灭。

在混乱中创造和维系秩序,这就是埃及神明最重要的职能。毕竟在古埃及,失去了秩序简直是不可想象。在最重要的文本里,古埃及人都向往着像太阳神一样周而复始,像死亡的奥西里斯一样恒定。

埃及人相信太阳会保护他们。可从进到神殿以后,见了无数的神明,现在甚至见到了神明之间的排列组合,却从没见到太阳神。

尝试着构思一个世界:

太阳神被阿波菲斯咬死了,太阳第二天没有升起。尼罗河的河水不再流淌,庄稼不再生长,习以为常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你爱的人其实是穿着她皮囊的外星人,而你自己竟然只是数千年前一个亡魂的克隆体。

但有秩序在,这些担心都不会存在,这就是秩序的力量。可在这里,神明本身竟然就是混乱。阿努比斯的头竟然长到了伊西斯身上,简直是不可理喻。而时间和空间同样是混沌的,古埃及的一切建构都被打破了。

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无序的古埃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