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大海死去的地方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2728字
  • 2022-05-06 10:36:58

眼看着未知的人型生物从壁画中向我们逼近,众人立刻从墙边退开。

“这是什么鬼东西?”

史蒂芬妮抬手冲壁画就是几枪。

那些生命并不闪躲,僵直地浮在壁画里。子弹打在墙上,却被卸去了威力,轻巧地落在了地上。

见子弹不起作用,卡尔等人用强光打过去,这会儿才看清楚原来壁画里的那些生物并没有移动,只是刚才视线不好众人又是大惊之下这才看花了眼。

还没等松口气,四周海水似要从破墙而出,天花板上岛屿宫殿也摇摇欲坠,甚至连脚下踩着的地方也漫上了一层湿气。

这可不是古埃及人能做出来的。肯定是有什么契机,只存在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才会出现在古埃及这里。

“亚特兰蒂斯的那块矿石在你手里!”李元立刻看向布斯维尔。

布斯维尔眼神都没错一下,但也没有否认。

“你做了什么?”

卡哇伊桑还没告诉我们,那个压缩了文明的那块矿石能做什么。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有亚特兰蒂斯,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古埃及的建筑中呢?

正当众人声讨这个身份成谜撒谎成性的大胡子时,派崔克沿着已经被汪洋包裹的壁画疾步向着祭坛的方向而去。随着他手上光源的移动,画中那几个人型生物竟也像是在往祭坛处游,似是在给他指路一般。

谁知道那些鬼东西是敌是友?但派崔克明显了解些什么内情,指不定现在的局面指不定也有他和布斯维尔从中搅和。可不能继续放任派崔克胡来。

我一跺脚,也跟了上去。

那几个人型物体的图像停在了这面墙的尽头。从壁画上的肢体语言看,它们明显想往祭坛后的那面墙里去,上半身使劲向前倾着,可不知为何却又畏首畏尾没游过去。那迫切期待又充满恐惧的神态竟好似人类一般。古埃及那种僵硬的艺术表现形式绝对描绘不出这种情绪。

离近了才发现原来祭坛背后的那处壁画在Alex献祭后只显露出了上半部分,而被挡住的下半截还浸泡在未知里。

派崔克看出它们的目的地,只身走进了那唯一的黑暗。

情急之下我只得硬着头皮也走过去,却不小心和那些生物对视了一眼。它们的身形看不太清,但是眼睛绝对不是人类的眼睛,更像是鲨鱼或者别的深海鱼类那种突出的眼球。

或许是对人类感到好奇的海马吧......我下意识地冲着壁画打了个招呼,当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李元等人这时候已经追了上来。见到熟悉的套路,他毫不犹豫地把手上的止血胶布撕开,直接按在了还乌漆嘛黑的墙上。随着最后一块黑暗的剥落,祭坛后的壁画完整地展现了出来。我们也知道了为什么那些生物没有再往前游。

因为这壁画上的竟是一片陆地。

“原始之丘?”

在古埃及神话中,原始之丘一直占据至关重要的席位。那是无尽的水域中唯一的陆地,是第一缕阳光拂照的之处,是时间伊始,是死亡所不可触及。

但我马上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因为眼前出现的绝不是埃及的土地,我甚至找不到地球上任何与之相似的地方。

红褐色的土块似由干涸的血凝固而成,焦黑的崎岖岩石直戳进大地。要说有座火山经年在此处喷发、或者这是但丁笔下的地狱都更说得过去。总之绝对是个生命无法踏足之处。

然而这片陆地显现出来后,旁边壁画也有了连锁反应。那些本来悬浮在海里的人型生物急切地探出身子,却踌躇着不敢靠近,似是近乡情怯。而其中有一个竟好像要扑到那片废土之上。

此时派崔克已经从祭坛背面的暗道走了上去。这家伙根本不是一个纯粹的埃及学家,他肯定和布斯维尔有着什么勾当。

我只来得及再看一眼。

壁画里正在上演生死场面。那肯定不是海马的人型生物搁浅在了陆地上,挣扎着蹭了一地的黑血。像是欧洲传说里阳光下的吸血鬼,身体被陆地炙烤着,最后只剩下一缕黑烟。但是有什么留了下来,在月色下泛着光。

李元把止血胶布贴回去。他不在乎流多少血,只是不想蹭脏衣服。在Alex的瞪视下李元卖乖地朝她笑了笑,接着在我前面进了暗道。由他打头阵,Alex、我、亚诺和常笑还有后面赶来了人依次走了进去。

这条暗道低矮而阴冷,漫长得又不见尽头,好似藏着不见天日的历史。

“怎么这么久都没走到,祭坛有这么高么?”亚诺的声音像是从水下传来。

我也觉得不对劲。虽然那十二级台阶每个都有半米多高,但就算是绕着祭台走这会儿也该转上去了。除非在不经意间我们已经走上了另一条路。

“快看,这上面画了东西!”

我急忙用手电向四周照去。

上下左右湿冷滑腻的石壁上不知何时起出现了那种人型生物。但是这回它们没漂浮在水里,而是匍匐在我们周围,像是溺水的人或者脱水的鱼一样痛苦挣扎着。其中一个甚至在我头顶上方的墙体里使劲拍打,它模糊而狰狞的五官紧贴着我仰起的脸,给我留下了非常深的阴影。

在这种逼仄的环境里看全方位酷刑场景是对身心的双重折磨。身后咒骂声不断。

我总觉得头上的这个东西在表达什么,又鬼使神差地抬起了头。那个已经蜷缩扭曲成一坨的生物也猛地看向我,它无声地尖啸一声,重重地把脑袋磕在了我面前。

还好这个海底隧道般的鬼东西终于是到了头。

眼前依旧是黑暗,但借着不知打哪儿来的粼粼微光能勉强看出不远处又是一堵墙。趁那些人探索这个空间并且寻找派崔克的时候,我逮着机会抓紧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憋屈半天的胳膊腿。

亚诺戳了戳我。

“你看他在干什么?”

我抬眼一看。

甩下我们先行一步的派崔克此时正站在那泛着微光的墙边。他刚刚藏哪儿去了,竟然能躲过鼻子比狗还灵的卡尔等人。

我有太多事情需要问他。亚特兰蒂斯是怎么回事儿,众人一直追寻的矿石到底有什么作用,杰奎琳又听到了什么才非死不可。

“王,你知道‘宇宙学’么?”

Cosmology?这本是托生于希腊语的词,译为宇宙学,其本意是探索寰宇秩序和人该如何自处的天文和物理学科。

我不明白为什么派崔克莫名其妙要提这个,但还是点点头。

“有所耳闻。但是宇宙太远了,我现在有几个比较现实的问题想要请教您。”

派崔克凝视着他面前的墙,像是在看宇宙的奥秘。

我没工夫等他悟道。眼下有太多诡异的事情被他们藏着掖着,我急于知道真相,语气也急切了起来。

“你先告诉我刚才那个亚特兰蒂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要装神弄鬼,杰奎琳又听到了什么?”

“亚特兰蒂斯。”派崔克缓声念出这个名字。“古时候的人不一定知道宇宙,但是他们也会探索未知。沉寂在水下的文明,到底是谁的乌托邦呢?”

水是生命之源,大海塑造地球。已知的世界告诉我们水是生命必需的物质,滋养了我们这颗独一无二的星球,但是对于那些有着超凡头脑和无穷能量的人来说,大可以尝试用水以外的载体来孕育生命,从而构想地外宇宙那些未知的事物。

我对打哑谜深恶痛绝。可派崔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任我怎么追问都不肯正面回答问题。

根据古生物学家的研究,五千三百万年前,现代鲸的祖先在陆地上行走。那被称为巴基鲸的动物比起我们熟知的鲸鱼,反而更像是非洲草原上猥琐的鬣狗。或许是在陆地上的记忆太过深刻,现代鲸鱼的胎儿在孕育过程中会短暂长出双腿然后又吸收掉它们,同时也失去再走上岸的可能。

“或许就像是亚特兰蒂斯人。”派崔克平静道。

“这是什么意思?”我心里涌上一股不好的感觉,寒毛直竖。

难道有什么把人又变成了野兽不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