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埋神之处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2670字
  • 2022-05-10 14:15:15

以吾血为祭?这话也太不吉利了。

我从托特的半拉脑袋上把靴子抬起来,琢磨着变了调的铭文。前面还是【以汝血为祭】,这会儿就要舍生取义了么?

此时派崔克已经不在祭坛旁,他背对着众人研究那具无头的石像。卡哇伊桑嘴里念念有词,不停的对着满地的神像残肢作揖。

“啧啧啧,光是这些金子就要值不少钱吧?”墨西哥人说。澳洲人也从一开始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喜不自胜地弯腰去捡神像残片。

“不对,这不是金子,是青铜。”白老师说。

虽然古埃及人相信神明的躯体是黄金制成的,可我还真的从未见过金质神像,而没被氧化过的青铜表面确实会呈金色。

我掂量着托特那半个大好头颅,不由得有些疑惑。这至少是三千多年前的造物了,却没有任何锈迹。要么就是有人时常擦拭,要么就是这里没有氧气。但一路走来没有任何人类或者生命活动的痕迹,而我们还在呼吸。

那可能性只有一种,就是这里的时间流速和外面不一样。这猜想比前两种还要离谱。

我轻轻把托特的脑袋放回地上。

“毁东西还区别对待么?”亚诺不解地问。他示意我看祭坛后那只是缺了个头的石像,和脚边支离破碎的铜像。

我也很是纳闷,得去看看那个祭坛再说。

在十二级台阶之上,无头神的石像端坐于黄金王座。台阶高过我的膝盖,爬到最后我都得费力地弯着腰才能迈上去,一步一鞠躬。那祭坛也颇高,差不多到了神像胸口,我踮起脚才能看见写在基座上的铭文。

确实是【以吾血为祭】。

这就奇怪了。

祭坛后那无头的石像用的是从阿斯旺开凿的花岗岩,成色甚至比金字塔用的都好,哪怕只从剩下的躯体看,其打磨技艺也登峰造极。

古埃及人通过石料来构建永恒感,可这造像却偏偏毁于一旦。制作和毁坏这样的石像要很多功夫,当时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转瞬和永恒、秩序和混乱、自然和捏造在眼前这无头神像上冲突与并存。

这花岗岩巨像都算是好的,遍布各处的神明铜像轻则缺胳膊少腿,重则支离破碎连块儿完整的肢体都找不到。

我从祭坛边儿上捡起来一截沉甸甸的断腿,找了半天也没能从遍地的残骸里扒拉出其余的对应部分。虽然已经拼不出这具神像的原貌,但是从这截腿部造型看,原本的铜像应该是呈跻坐状。

在从圣湖进到神殿之前,那神道两旁也有神明和法老的跪像。跪坐这样的姿势对于人类而言不会长久,但被制成雕像就变成了永恒,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就算法老的跪像说得过去,毕竟法老是可以跪神的,可神像是神的化身,为什么会被刻画成跪姿?而且这些神像还被分尸了......

以前出现的祭坛写的都是【以汝血为祭】,可过了那扇长着一棵榕树的石壁后,这儿的祭坛写的却是【以吾血为祭】。

难道是在隐喻进行祭祀的已经不再是人类,而是神明?

那这回要谁来献祭呢?

李元走上祭坛。

我心知这回的祭祀不同以往,急忙拦住他:“你先别急,我觉得不对劲。咱们进了神殿以后碰上的事儿越来越奇怪,你没听派崔克说么?前面那道石墙是死祭,也就是说当时应该有一个人死在了那里,而那个人的尸体就是吸引‘神’过来的祭品。现在没死人,那‘神’要来找谁呢?”

“神?”李元朝曝尸在地的铜像残骸瞥一眼,“古埃及不是讲究身体的完整性才是复活的关键么?看来神都死透了,这样也好。”

根据古王国时期刻在金字塔里的铭文,月神孔苏会捕食被法老尸身吸引来的众神,而法老就会替代被吃掉的神位列仙班。那么在那扇门进行“死祭”而未死的三人,到底算是什么角色呢?

刚才哈桑已经失了很多血,现在正举着胳膊靠在柱子上。莱拉虽然出的血最少,但是她毕竟比不过身强力壮的二人,且万没有让一个小姑娘再去的道理。李元面色惨白但是他不肯示弱,已经自己送上了祭坛来。

我虽然急的不行,也觉得那【以吾血为祭】的铭文非常晦气,可现在也只能任他去了。别人的血也不好使,除非还有一个人肯站出来。

台阶前,Alex拿起刀就往上走。布斯维尔神色一动,摩根已经跑过去拦住了她。

“你要干什么?”

Alex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笔记本,绿眼睛映着满室的金光:“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妈妈是为了我而来的。”

摩根僵了片刻,他没有否认,但是并不肯让开。“她不会希望你这么做的。”

“我也从不曾希望她那么做,现在,我要找她回来。”说完,Alex绕开摩根,径自走到了祭坛旁。我松了口气,这才松开李元的胳膊。

Alex没给李元说话的机会,她利索地在自己大臂内侧豁了个口,祭坛把淋下来的血液尽数吞了下去。

祭坛后的壁画露出了原貌。一只泣血的荷鲁斯之眼从黑暗中露了出来,好似长在了无头神像上,阴翳地注视着我们。

被它盯上的那一瞬,时间仿若凝固了。

Alex没有进行“死祭”所以她并不满足“成神”的前提,无法用尸身作为诱饵。可作为活生生的人,她的血却可以替代神明进行献祭。这已经不是“古老的血脉”可以解释的了。

趁李元和Alex被对方困住的时候,我快步走下台阶。然而两旁的壁画还是被黑暗笼罩着,我只好焦躁地站在光秃秃的莲花柱旁注视着虚无。

“你觉得这些表达了什么?”

亚诺问的是这一路上碰到的破事儿。先是被搁在祭台上的赛特,李元用他的血解开了打开了那堵墙;然后是有着Alex母亲装备的那个房间;不久前是用“死祭”浇灌的墙中之树,接着是这里满地的神明残肢和【以吾血为祭】......

这种种迹象表达了什么,到底是以谁的血为祭,而祭的,又是什么?

“赛特!”有傻子站在我面前的黑暗里说,“快来看,这壁画里画了赛特!”

那黑暗虽然透不过光,声音却是传的远。等众人闻声而来,那人却再也不回话了。

卡尔把目光移到了哈桑和莱拉身上。我生怕他一言不合又要下死手,赶忙说:“先别轻举妄动。在这里随意行事很可能会导致难以预见的后果。”

“那你说该怎么办?”

我看了看哈桑靠着的莲花柱。“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十二根被剥去铭文的莲花柱本身应该也是祭台。如果在这里献祭,说不定两边会有变化。”

众人勉强给了我面子。随着哈桑蹭了满柱子血以后,两边的黑暗果然褪去了,墙上显现出很多难以辨认的图案,和仰倒在墙边的一具面容扭曲的尸体。

原来本身那壁画上不光有层吸附光的涂料,甚至还猝了毒。这个设计还真是阴毒,本以为撑死了也只是有些唬人的小机关,没想到竟是要了人命。我抿了抿嘴唇,暗暗责怪自己明知有问题,却没提醒众人。

常笑阻止了白老师给哈桑重新包扎的举动,毫不见外地把哈桑拽到显出原形的墙跟前,举着他的胳膊让他的血渗进墙上的画里。

血流进莫名其妙的壁画墙后便向着一个方向而去。我们这才看出原来这是远古埃及的铭文,而不是壁画。派崔克此时也从石阶上下来了,他凝视着那道血色。

虽然我看不懂远古埃及语,但古埃及的文字书写从始至终一直很混乱,故而人们会按照人物面对的方向或者任何有指向性的引导来进行阅读。

于是我也顺着那血流的方向看去,结果发现那看不懂的铭文慢慢演变成了熟悉的象形文字,最后汇聚成了一个图形。

是贝努鸟。

而那贝努鸟的眼睛...竟是在盯着我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