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神明中的异端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2917字
  • 2022-07-08 20:23:02

杰奎琳死前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我眉头紧锁。我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也不敢问,生怕也因为知道得太多被弄死。李元不可能一直在我身边,就算他在,也不一定能在枪口下护我周全。而且我也不想指着他。

答案或许就在这副绘有贝努鸟的壁画里。

为了看清楚壁画,那帮外国人兴师动众地围了一圈儿烛火,简直像是要搞什么邪教仪式,完全不担心把密闭空间里的氧气消耗掉。

借着火光,我把四周的叙事壁画看了个遍。

仔细端详之下这里的壁画简直是造神现场。按照壁画上的意思,这神殿本来是一整座矿山,其中最特殊的石料被古埃及人当神明供奉。我们来这里的路,其实就是行走在一整块磁场辐射出的矿脉里。

这神殿与其说像是一个建筑,不如说是一个世界。只不过这世界不是无边无际,反而被锁了起来,只能自我重复、周而复始。

中国名山大川众多,可埃及只一条尼罗河,帝王谷也是赤身裸体地横亘在地面上,那种高耸入云的山峰更是别想了。所以他们的神明并不是仙气儿那一挂,而是实打实需要好处的。比如蹲在塞赫麦特脚边的青铜猫雕像,应该是作为祭品存在的,只是这祭坛却是在壁画里。

不过要说埃及的神仙接地气没问题,可此间壁画上的笔触就很阴间。这叙事壁画里有些人物形象比较瘦,嶙峋的人型从土里爬出来,可在爬出来之前又很丰润。

我歪着脑袋换了好几个角度来看这幅壁画。

如果把那些扭曲干枯的人比作葡萄藤还稍微有一丝道理。在古埃及的丧葬文本中,葡萄藤有生命的含义,因为每年都会枯死,又在来年焕发新生,简直是法老死而复生的完美诠释。种子种下去,吸收土里的养分,破土而出养活人们。眼前的壁画里,丰茂的地下世界得以让地面上的人们活下去。

但是也不对,哪儿有长出来之前白白胖胖的,长出来以后反而干瘪了下去,难不成自己反而被土地吸干了生命力不成?

另外三面墙上也画满了壁画,然而被焚烧过的青铜牛正对着的这副壁画,正是整间屋子最重要的方位。整面墙被一分为二,下层壁画里是扭曲的人型,他们从土里挣扎出来后匍匐在地,恭敬地朝着一块巨石磕头。那应该就是原始之丘。

在这些诡异的人物形象之上就是狮子头女神塞赫麦特,这位女神侧身而立,脸朝着右边看去。因为古埃及的文字没有阅读顺序,只能跟随文本上的人物朝向进行解读。顺着那摄人心魂的红玉眼睛凝视的方向,我把那行铭文翻译了出来:

【我将脸转向太阳升起的地方,我在那里为你创造了一个奇迹。我将赛特的骸骨带到你身边,带着全部沙漠的馈赠,祈求加入你给的永恒。】

铭文之下有一张石板,上面躺着的是有着食蚁兽头的赛特。

这行铭文旁刻画着一只贝努鸟,祂站在原始之丘上侧着身子,却转过头来正面对着我们。这种正面形象在古埃及的壁画里是非常罕见的。可更令我诧异的是,那张鸟脸上只有一只眼睛,另一只本该是眼珠子的地方却是空的。

在这贝努鸟脚下的原始之丘上刻着另一行铭文:【有我镇守于此,时光无法踏足你的领域】

话说得倒是挺满。埃及这些神明搁中国早就得下台了。明明是要泽被苍生的,结果渎职成这样子,还想要香火简直是不可理喻。

“那上面写了什么?”李元问。

“还不就那点事儿,要供奉呢。”我说。

可这光秃秃的屋子里只有那么一只被烧了的青铜牛,和一只猫的铜像,唯一称得上祭坛的,就只有壁画里,赛特被放在一张石板上的场景了。在沙漠与力量之神的尸身周围有许多细小的沟壑,蜿蜿蜒蜒向着墙里延伸。

那沟壑被涂成了红色,指的也不知道是供奉给赛特的葡萄酒,还是从祂身体里流出的血。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祭祀规制,不由得想在人群里寻找杰奎琳。看了半天才想起来,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我慢慢呼吸了几次,把一些情绪压下去,重新回忆起杰奎琳最后在我手腕上重复的图形。

为什么是贝努鸟?

“这青铜牛被烧过,是不是祭祀的一部分?”楼时麒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看向那头青铜牛。对啊,我怎么能忽略了这点。摔碎或者烧毁一些东西献给神明,往往是祭祀里至关重要的部分。或许献祭了才能看出门道,有门儿就行,至少不用再一筹莫展了。

“你小子行啊!”我兴奋地咧开嘴,拳头都要砸到楼时麒胳膊上了才硬生生停住。

楼时麒歪了歪肩膀,撞上了我的拳头。

我转头去寻派崔克。

好在这位仅剩的埃及学家也认可了这个想法,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焚烧猫的铜像了。毕竟这里没有祭坛,得把祭品给神明烧过去。

可铜的燃点高达上千度,要是想炼化这只铜猫估计屋子里的人先得被烤熟了。

我悄悄看向亚诺。他带着可以点燃风雪的矿石,区区一只史前铜猫当是不在话下。可亚诺并没有来出这个风头,我也只好当做不知道这茬儿。

有权利做决策的人又去开公民大会了,我也重新投入到贝努鸟的研究里。我用手虚抚过那副壁画。从赛特神庙以后我就长了个记性,一直戴着手套省得再碰到什么脏东西被附身。

这儿的壁画会不会也有下面一层呢?

没等我下手去抠,会议结果出来了。元老院认为好歹先烧那铜猫一下意思意思。于是在派崔克的主持下,有人往铜猫身上浇上了酒,再扔了个打火机上去。

那铜猫紧靠着壁画墙,点着以后整面墙都烟熏火燎的,要是杰奎琳在这儿肯定不会让人直接烧。可现在我说话不管用,派崔克也没有站出来制止。

在众人几十双眼睛都盯着那只铜猫的时候,一个人走到了壁画前,他从贝努鸟的眼睛看进去。

其实这时候我已经看出来那应该是假门上的一个洞孔,这种假门背后一般会连着另一个房间。在帝王谷,哈桑等人劫持我那次,也有这么个吹阴风的小洞。

在这种鬼地方,估计看不到什么好风景。果不其然,这人被吓得连退几步,踢翻了正在燃烧的铜猫,正撞上后面的青铜牛。

我对这些人的厌恶在史蒂芬妮杀了杰奎琳后已经到了极点,非但没有提醒,反而在他被吓到以后凉凉地说:“非礼勿视,小心被盯上。”

虽说没有防备确实会被吓一跳,可这人的反应实在太怪了,一直指向那壁画,哆嗦得跟中了邪似的。按说敢当雇佣兵,胆子不至于这么小啊。

卡哇伊桑被吓坏了。因为这家伙,就是献祭黄铜耳钉的人。而另一个祭品没被接受的人,就是卡哇伊桑了。

随着一股异香,青铜猫被烧后竟然裂开了。正巧在旁边的人咒骂一句:“这是什么鬼!”

众人定睛一看,皆是一惊。原来那根本不是猫的青铜雕像,而是裹了一层青铜壳子的猫木乃伊。与此同时,壁画纷纷剥落,天花板也碎裂开来,好似整个房间就要分崩离析。

派催克盯着那壁画,脸上的表情惊恐异常。见到壁画的变化后他大声疾呼:“快,往那石板上献祭,那就是祭台!血!血!”

卡尔一把抓过已经吓傻了的莱拉往壁画墙上一摔,用枪顶着她的肩膀就要开枪。李元上前打掉了卡尔的枪,把莱拉从墙边推开。

“你想害我们都死在这里么?”卡尔怒吼。

李元没等他话音落下,一拳已经向着壁画中的祭台砸去。他的手鲜血淋漓,但视若无物。

这一拳让本就在凋零的墙壁直接碎开,李元的血也顺着石板下的沟壑流向壁画深处,融进了墙体里。壁画中躺在石板上的赛特被浸了血的脉络围着,好像正在吸食李元的血,也好像那些血正在从祂身上流出来。

等李元的血被墙体舔得一丝不剩后,另一副壁画浮现了出来。而那原本被贝努鸟踩在脚下的的原始之丘也化做了一个神龛,朝里打开了。

我一见那壁画,整个人都呆住了,派催克也发出一声绝望的叹息。

“所有人,不要靠近那堵墙…”我声音都在颤抖。

可就在这时,卡哇伊桑的猫天妇罗怪叫一声,直扑向倒在墙边的猫木乃伊,然后在惯性的作用下一起摔进了空洞洞的墙里。

墙里传来了猫凄厉的叫声。

我心道:这下坏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