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拍卖会

  • 窃位游戏
  • 吃土老王
  • 6459字
  • 2021-12-02 10:39:40

作为预备考古学家,我天然地就对文物拍卖有种抵触情绪。

可当初我寻思着要是能在拍卖会上和卖家买家有些接触说不定能探听到什么消息,就请老张的姐姐帮我走后门领了个可有可无的差事。老张给他大姐的理由是我想下海搞收藏,现在试试水。

我当即表示:“你别再砸我招牌了。本身就没什么名声,一个考古的去搞收藏我这不挨骂呢么”。

老张也不含糊:“就问你去不去吧。”

我说去。

于是我现在就作为工作人员出现在了拍卖场地。

这次拍卖是临时加场,并不在苏世德常规的地方,而是选在了伦敦考文特花园附近的一个有好百年建筑历史的酒店里。

到了会场就有人引着我去员工休息室。知道我是临时被塞进来的,管事儿的也没难为我。他告诉我了会场布置,又叮嘱了一遍我的职责就走了,只留下一个年轻的姑娘负责带我熟悉流程。

换上了统一的制服以后我直觉得浑身别扭。这衬衫和马甲像是成心设计得小一号,跟绑在身上一样,让我疏于锻炼的脂肪无处安放外还差点儿喘不过气来。那个外国姑娘过来帮我松了松领口,还贴心地把胸前口袋里那个骚气的红手绢叠成了一个复杂的形状。她一边叠一边笑着说:“我叫Amy,是苏世德艺术学院的研究生。我来这里也是混经验的。你不用紧张,咱们的工作不难的。那些容易出错的事情也不会交给咱们。”

Amy笑起来的时候金色的眉毛都弯弯的,还有两个小酒窝,很讨喜的美国女孩模样。我点点头,也朝她笑笑。心里想着要我真是来混经验的我也就不紧张了,这要是露馅了保不齐一会儿会不会被人撵出去呢。

等拾掇好,熟悉完环境后我就站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这里的员工分为好几种,像我和Amy这样儿算是‘跑堂儿的’,基本上就是负责站在大堂迎宾和指路。老张的姐姐倒是特别关照过我,所以等拍卖会快开始了我可以进会场去开开眼。不然只有少部分正式员工才有机会真正接触到卖家或者买家,我这种压根儿没机会探听到什么情报。

这场拍卖会主打金石珠玉。在那天看图录的时候我就发现了,重头戏完全就是那块【永恒之眼】。剩下的几件藏品虽说也算品相上乘,但大多重在工艺和历史,要说器物本身那真的和这不是一个档次的。

拍卖的主题是【混乱中的珍宝】。虽说介绍里避重就轻岁月静好地描述为“有很多人和事流逝在了时光里,泯于战火,但珍宝永存”。能把巧取豪夺说成这样儿,真真是春秋笔法。

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主题应该改为【趁火打劫】,尤其是我还在拍卖品中看到了一尊被英国某家族收藏的宋代金佛。

我不懂古董,看不出这金佛的门道来,只知道这又是一件流失海外的文物。而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像这尊金佛一样的文物粗算也得有千万件。那些文物都是我国在四五千年里一个个历史的落脚点,而今足迹凌乱地飘零在海外。这千万件还只是大英博物馆,美国的大都会这种博物馆明面上的,其中还有多少像这尊金佛一样被私人藏家所藏就不得而知了。

再看阿富汗等国。这都二十一世纪了,那些强盗们还在从这些国家吸血。而现在这些西装革履走进会场的人们,哪一个不是在促成这种苦难呢?

这场拍卖会买卖双方大多是欧美人,但来者里也有不少亚洲面孔。

我尽忠职守地站在大堂靠里的地方等着为路过的人服务。老张和他姐姐一进门,我离老远就看见了他们。这回老张难得穿了套深蓝色的西装,这种板板整整的衣裳倒是把他衬得不错。老张的大姐张敏穿了一套湖绿色的裙子,气质拿捏得死死的,跟她朋友边走边说着话。老张乖巧地跟在姐姐身边当arm candy,像只长得过大的鹌鹑。

第一次见到老张也是在一个比较正式的场合,现在想来都已经两年了。我一时有些恍惚。这时候忽然听见耳边有人说“借过一下”。我下意识地一回头,就看到了克里斯·亚诺。

在这儿碰上克里斯·亚诺说实话我有点儿措手不及。

要说我和老张的确是奔着他,或者说他手里的【永恒之眼】来的。不过我们只是想悄咪咪地看一眼,测了磁场就走,并不想跟他打照面。虽说我自己是个无名小卒,但毕竟都和‘磁场’有关,保不齐亚诺也会查到我。要是在这里被认出来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出差池。

我跟亚诺说了句抱歉,侧过身把路让了出来。这个意大利人却不急着走了,带着笑意开始打量我。

生怕节外生枝,还好有本职工作能当挡箭牌。我略微低了低头礼貌地问:“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么?”

亚诺玩味地笑了笑:“说不定会有的。”

我暗骂这人没事找事,面上还是端着敬业的笑脸:“您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我或者同事,乐意为您效劳。”

听罢,亚诺像是在思索怎么能让我的工作丰富多彩起来似的眯起了眼睛。我生怕他真的认识我,恨不得把脸都埋起来才好。还好作为【永恒之眼】的藏家亚诺现在是个大红人,就站在我边上一会儿的功夫不少人和他打招呼。

我趁机借着职责在召唤悄默声地遁了。等离开了亚诺看到老张远远地比了个手势问要不要帮忙。我摆摆手,他也没再坚持。倒是和他姐姐聊天的那个穿红色套装,一看就存在感很强的女人看了我一眼。我怕引人注意只好假装没看见,抓紧溜了。

我一走到无人处就立刻抛弃了职业精神,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群里的信息。第一条是老张发的,他说:“你这身蠢透了”。紧接着是阿天的。她没能混进来,于是在不远处的咖啡馆等我们。阿天说老张一进门的时候我身上的磁场感应器就开始有反应,问我那会儿在干嘛。

我想了想,那不就是骚包亚诺从我身边冒头的时候么?原来刚刚那阵眩晕是因为这个。

不过这么一说,亚诺靠近带来的感觉和我前段时间拿起大大从四川带回来的那块石头是类似感觉。我现在大概能感觉到自己和这磁场的联系了,虽然还是不知道缘由。

看来真的是冥冥之中必须得去趟埃及了。至少得弄清楚我为什么会对磁场有反应。

到了两点拍卖会准时开始了。

和大多窗明几净的拍卖流程不一样,这次会场的灯光集中在展台上。我借着阴影混到了靠近拍卖品的角落里。拜统一制服所赐,没人注意到我,大家都在等着藏品亮相。

第一件拍卖品就是那件金佛。

金佛是藏传佛教的样式,少了丝富态,多了些动态感。一开始不少人出价,也不知道是真心实意还是炒气氛呢。后面随着加价就只剩下两个人在角逐了,其中一个是亚洲面孔。我没有权限拿到名单,不能确定这到底是不是中国人,但我觉得八九不离十。虽说日本人也一直觊觎中国文物,但是他们更乐意和欧洲人一样零元购,决计不肯花大价钱买回去的。唯一和这个亚裔竞价的是一个法国人,明显他看出来了这个人势在必得,死咬着不放。我都怀疑他是卖家或者苏世德的托儿,来这儿恶意抬价的。

这尊金佛最后以四百一十六万英镑成交了。虽说到最后我也不知道到底这个买家是谁,但不久之后我在新闻上看见他把文物捐赠回国了。每次看到这种报导我都在想,什么时候我们不需要花钱买,被掠夺的文物就能回家多好。

拍卖还在继续。

随着金佛拍出的高价,现场气氛也热络了起来。后面又接连成交了来自缅甸,非洲等地的藏品,其中不乏有精品,然而成交价格没有一个超过金佛的。到了【永恒之眼】出场的时候,众人都屏息凝神。我不露痕迹地藏在阴影里又往前凑了凑,想接收到更多磁场的信息。

这场的拍卖师都是美人,可能是知道大家都喜欢看美人配珠宝吧。作为压轴的藏品,不少人都是为了一睹【永恒之眼】才来的,与之相配的拍卖师也被人期待了一番。

在这种默契而又无声的期待里,一个有着绿色眼睛,小麦色皮肤的美人走到了台上。她没有像前面几个人那样站到拍卖的台子后面,反而走到了展台中央放藏品的案子旁站定。随后工作人员把盛着最后一件藏品的托盘端了上来。拍卖师接过托盘,让它稳稳地停在手上,然后用另一手颇有风情地撩开了盖在上面的蓝丝绒。在那缎子滑落的时候,她曼妙的身体也随之扭成了一个柔润的姿势。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一半是为了那在灯光下色泽剔透的宝石,一半是为了托着宝石的美人。

【永恒之眼】被放在一个玻璃罩内。应该是有折射角度的,能显得宝石更加亮而大。其实不用这些加持,这宝石也已经熠熠生辉了

【永恒之眼】绝妙在红宝石中那一抹随着光线变化而跃动的金色,就像是猫咪在太阳下会收缩的瞳孔一样。

拍卖师绿色的眸子先是扫过仿佛凝住了光的红宝石,然后瞥向了观众,紧接着又带着众人的注意力把目光落回了宝石上。她始终没有地把托盘放在案子上,而是轻巧地托在身边,展台两侧都转了一下。在她走动的时候,那金色的光随着她身体的摆动明明灭灭,美人和宝石交相辉映,很是引来了不少赞叹声。

当她回到了展台中央把最后的造型摆完,精心设计的光线把这个宝石衬得是流光溢彩,拍卖师曼妙的身形影影绰绰。这帮西装革履的人发自内心地沸腾了起来。

然而这还不算是真正的高潮。

因为克里斯·亚诺突然迈上了展台。

众人的惊呼声在看清是亚诺后变成了交头接耳。他虚揽着美人拍卖师的肩,低下头温和地跟她说“后面就交给我吧”。然后轻柔地拿走了【永恒之眼】。

被半路杀来这么一出儿,那拍卖师倒也镇定。她用目光寻求了一下儿上级的同意后,朝亚诺红唇一勾就摇曳地转身走到了一旁。那厚重的托盘都在她手中晃出了名牌手包的效果。

亚诺这家伙真的是不走寻常路。他不但大摇大摆地公开了自己的藏家身份,现在还呛了拍卖师的行。

接下来亚诺把这场拍卖会变成了他的个人秀。

自卖自夸的收藏家讲述了自己因为【追风筝的人】燃起了想去阿富汗的念头。然后经过一些惊险又有趣的冒险后,最终机缘巧合地拿到了这个【永恒之眼】。

在亚诺的叙述里,他宛如一个头顶主角光环手拿男二号人设的完美物种,众人随着他的表演不住惊呼和大笑。

大家都被他迷住了。这个热情的意大利人晃一晃他的小卷毛,缺心少肺地笑一笑就能狙击一众老中青。

亚诺对于他是怎么得到【永恒之眼】的并没有细说,只是嘚瑟自己的经历。但是大家偏偏就吃这一套。而且这宝石不像是古董,不需要论清楚来历。更何况从阿富汗撬出来的东西,个中周折其实也无需多言了。

经久不息的欢呼和掌声潮水般涌向亚诺。

这个自大狂心满意足地享受着。等人们的注意力从战火纷乱又别具风情的阿富汗回到拍卖会上的时候,他再次开了口:“我拿到【永恒之眼】是命运。然而我这个人命不好,不能让她跟着我受苦。现在我要把这个小美人儿交到一个能善待她,知道她需求的人手里。”

亚诺说着,眨一眨眼睛,向着台下扫视了一圈。

这个展厅很大,但是第一排拢共只有四张桌子。

在跑到台上之前亚诺坐在前排最左边的桌子旁,现在那里是空着的,竟然没坐其他人。老张和他大姐张敏还有那个穿红色套装的女人坐在中间靠右的那张桌子,同桌的还有一个外国年轻人。第一排剩下的桌子分别坐了一桌阿拉伯人和一桌英国人。

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亚诺的半拉身子,不知道他刚刚在看谁。

总之看够了以后,亚诺收回目光。他托着【永恒之眼】上下小幅度地晃了晃:“虽说我得到她是命运吧,但命运总会让我们吃些苦头的。所以除了常规竞价之外,我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想从我手中得到她的人能够答应。”

他并没有说是什么‘不情之请’,只是回过头朝拍卖师说:“接下来就麻烦你帮我的宝贝找个好人家咯。”

竞拍场面十分激烈。好像没有人在意亚诺会不会狮子大开口说什么额外条件,价码一个劲儿地往上涨。起拍价是300万英镑的【永恒之眼】大概在六轮竞价后就变到了一千六百万。饶是那个拍卖师也不禁微微睁大了眼睛,在无尽风情中添了丝娇憨。

亚诺好像对这个场面早有预料。他脸上的笑没有丝毫变化,还是那副稳坐钓鱼台的德性。

竞价到了这会儿,第一排坐的那几桌人还没有开过口。

除了亚诺,剩下三张桌子上坐着的都是买家。而他们虽说坐在最前排(这个场子只有一层,坐在第一排的分量可想而知)却只有右边那桌阿拉伯装束的人在刚刚的结束的几轮中买了一只镶满了各色宝石的骆驼。

老张的大姐是为了我们来的,自然不打算来参与竞拍。可和她交好的那个红色套装女子并不只是来看看的架势。再加上中间那桌英国人看起来也颇有些势在必得,而亚诺也并不对这疯狂飙升的价格动心。

这么看起来,【永恒之眼】就好像这是一场有针对性的拍卖。真正的买主在等亚诺开口,说出他早就定好了的价位,而亚诺正在挑选由谁来奉上他想要的筹码。

这热火朝天的会场里,涌动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暗流,说不定还有要命的磁场。我真希望这场拍卖快点儿结束,很高兴这个亚诺也和我想到了一块儿去。

他吊足了胃口后,终于再次开了口。“多谢各位抬爱。”

亚诺话一出口,竞价就暂时停止了。这时候价格已经飙到了两千七百万,英镑。

“很高兴大家这么喜欢【永恒之眼】,她的确值得这些。然而我并不打算只用英镑就把她送出去。刚刚我说过,希望想带走她的人能答应我一个不情之请。我在阿富汗遇到这无与伦比的宝石,感谢命运。”说着亚诺拿起胸前的十字架吊坠亲吻了一下。他亲吻十字架的时候,就像是圣彼得教堂虔诚的信徒。引得台下又是一阵充满感情的骚动。“然而这不是我旅途的终点,还有很多未知等着我去发现。命运指引我再次上路,这次我想去埃及探索一下神往已久的古老文明。不过我自己没有探险队,所以希望想得到【永恒之眼】的人能陪我一起去那片神秘的沙漠看看。说不定还能遇到更多有趣的人,发现更多了不得的珍宝。”

明明是算准了想要【永恒之眼】的人没办法拒绝他的价码,然而诺亚就是有本事显得轻浮无赖又诚恳。说罢,他又朝拍卖师眨了下眼。

那人翠眸一转,心领神会。“现在【永恒之眼】的价格是两千七百万,还有人想出更高的价格么?”拍卖师又巧妙的加上了句:“或许再加上一支探险队?”

人群又沸腾起来。

我震惊地睁大眼睛。

果然,这家伙知道这些石头的事情,甚至清楚有人要去埃及。虽然不知道亚诺是出于什么目的也想加入进去,不过从他能掌握这块【永恒之眼】来看,这个“旅游博主”也绝非善茬儿。更何况他还出现在了南极的那个事件里。这个意大利人的水到底有多深尚不可知,整件事情也随着他大张旗鼓的操作越发地扑朔迷离起来。

我下意识地看向老张,他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我。对视后我朝他比了个稳住的手势。毕竟他坐的位置很显眼,要是被亚诺看到说不定会连累到他姐姐。老张点点头,移开了视线。

我们都知道,这时候真正的竞争才刚开始。

不出所料,到最后一直纠缠不休的是那桌英国人和老张他们那桌,负责出价的却是那个金发碧眼的年轻人。价格咬到最后能看出来那个小年轻脸都有点儿红了,但是对方开价总是压他一头。然后那桌的红衣女子按住了他的手,自己开了价。

“双倍。”

女子的声音不大,而且清脆,却有种胜券在握的沉着。她是那种锋芒很盛的美人,应该算不上太年轻,但是岁月明显留给她的比带走的多。

亚诺拍手连声赞“漂亮”,不知道是在说价格,还是说开价的人。

英国人那边也没含糊,往上又加了一千万。到这红衣女子这边还是一个简单的“双倍”。也就是拍卖师乘法算得还不错,不然这价都没法儿叫。

这样往来了几次,大家都看出来了这两方的人都势在必得,而且互相之间丝毫没有掩饰。最后还是亚诺叫停了这场厮杀。

“能承蒙瑞亚小姐看得起,是我的荣幸。然而您这样的美人要是想要宝石的话我自当双手奉上,又岂有让您破费的道理?”意大利人眉眼弯弯,“您要是喜欢,我这里还有上乘的宝石,若是能入了您的眼,宝石赠美人也是一段佳话。”

说完,他走到拍卖桌前从那绿眼睛拍卖师手里接过小木锤,重复了一遍刚刚英国人开的价格。这回那个红衣美人,现在我知道她叫瑞亚,没有再加价。

最后这个石头是以一个天方夜谭的价格成交的,买家是那桌英国人里的一个土耳其裔富商。就算这个意大利人一开始身无分文,现在也富可敌国了。至于他提的附加条件,买主表示自己会说到做到的,而亚诺也总会得到他想要的。

整场拍卖会下来,我越发看不明白这个克里斯·亚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一开始我以为他有可能是知道这个【永恒之眼】是烫手的山芋,所以才想在公开场合出手,企图祸水东引。谁知道这家伙还打了别的算盘,不仅没把自己择出去,反而又往埃及这边凑。也是富贵险中求了。

看来目前知道“有磁场的矿石”这一信息的,除了279号计划和从南极回来的那些人,还有这个意大利人(他也是从南极回来的)或许再加上他背后的势力,拍得【永恒之眼】的英国人和红衣美人瑞亚。这些势力之间可能有重叠,然而我并不能分得清。

之所以觉得亚诺背后或许有其他势力是因为279费了六十年才找到一块的矿石,他竟然轻而易举地就拿出来卖了。

现在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引导宾客去宴会厅继续拍卖会后的社交活动了。亚诺和那个叫瑞亚的女人也都跟着人潮走了过去。

看样子今天不会这么快就结束。那我也还有机会再去看一看亚诺的庐山真面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