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月光疾风,又……死了。

在木叶医院,御手洗红豆抱着晴空哈士奇和院长告别。

院长去看了李洛克的伤势之后,对晴空哈士奇和御手洗红豆已经完全服气了。

这么高明的治疗手段,院长还是第一次见到。

晴空哈士奇对院长吩咐道:“注意点,这个星期让李洛克不要乱动,下个星期就恢复得差不多,应该可以下床了。”

???

院长听得一脸懵逼,怎么可能会恢复那么快。

那可是被打得半死的人,骨头都碎了好不好。

下个星期就能下床,您是不是搞错了。

即使纲手大人过来,也做不到恢复这么快的。

话说那么严重的伤,就算治好了也无法恢复这么快的。

“好了,我们先走了。”御手洗红豆说完,就带着晴空哈士奇消失不见了。

院长还有很多问题想问呢!人就跑了,这让院长很遗憾。

御手洗红豆来到大街上,先是买了很多吃的,又买了新的毛巾,沐浴露,牙刷等等日用品。

两个人回家的路上就在各种小吃摊吃了个饱,回家后,晴空哈士奇直接被御手洗红豆拖进了卫生间洗澡。

“我可以自己洗。”晴空哈士奇傲娇的说道。

“我帮您洗不香吗?”御手洗红豆拿着沐浴露笑盈盈的说。

好像也是,真香。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第三场中忍考试才会真正开始。

其它忍村的忍者们都离开了木叶,我爱罗等人也来到梗吉城休整,等待一个月后的第三场中忍考试。

药师兜尾随我爱罗他们来到了梗吉城,找到了马基商量。

月光疾风也尾随药师兜来到了梗吉城,使用透遁躲在一旁。

药师兜来这里和砂隐村结盟,一起攻打木叶。

砂隐村的马基自然不怎么相信音忍村,所以药师兜拿出了大蛇丸的计划书,交给马基。

马基看了十分惊讶,因为计划书里面,音忍村作为炮灰打头阵,砂隐村作为后援跟收割。

这样一来,音忍村一定会损失惨重,而砂隐村可以看情况是战是退,可以保存实力。

这计划书的确充满了诚意,马基看了之后很满意。

月光疾风仗着自己拥有透遁,偷偷听他们两人密谋,听到药师兜和马基在密谋怎么攻打木叶。

月光疾风脸色一片阴霾,得赶紧回去向火影大人汇报才行。

砂隐村和音忍村结盟了。

月光疾风刚想撤退,就听到药师兜说道:“我想看看是什么人躲在那里偷听,不要命的家伙。”

得到药师兜的提醒,马基也发现了月光疾风的气息。

因为身体有病,月光疾风的透遁出现了一丝破绽。

“不……还是我来吧!既然已经是同伴,我们砂忍也该出点力,何况就来了一只老鼠,容易对付得很。”马基冷笑的冲向月光疾风。

“该死!”月光疾风连忙使用瞬身术逃跑。

月光疾风跑得很快,他没有必要和马基硬拼。

但是擅长风遁的马基速度更快,他把月光疾风拦住去路。

挡住月光疾风的去路,马基也看清了月光疾风的面目,冷笑的说道:“这不是主考官大人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来只有动手了。”知道马基的速度更快,月光疾风知道自己只有解决掉马基才有机会离开。

月光疾风一边结印,一边拔刀。

木叶流剑术——三日月之舞。

三道人影冲向马基,忍刀同时斩出。

三日月之舞虽然有两道人影是分身,但是本体和分身却可以替换,所以这招根本避无可避。

马基知道自己躲不开,干脆将计就计,将大量的查克拉聚集在月光疾风劈来的地方。

月光疾风发现自己劈到马基,心中一喜,随即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的忍刀劈不下去,也拔不出来。

“这次木叶流的三日月之舞,这么年轻就会这招,这村子里真是藏龙卧虎啊!能挡住这种有形的刀并不奇怪,不过……风之刃就无人能挡了。”

马基夹住忍刀一边嘲讽,一边发动风之刃,将月光疾风斩杀。

早上,木叶村,御手洗红豆从睡眠中醒来。

“小空呢?”

御手洗红豆打开棉被,晴空哈士奇不知踪影。

昨晚明明抱着睡觉,早上起来却不见了。

这只忍犬又跑到哪里去了?

此时,雨后晴空正在自己宿舍里面静心打坐,昨晚被御手洗红豆弄得无法静下心来修炼。

雨后晴空脑子里一片混乱,果然,女人只会影响我修炼的速度。

雨后晴空冥想了一会,就想起昨晚御手洗红豆替他洗澡,顺便跟他一起洗澡的画面。

冥想修炼中的雨后晴空流下了不争气的鼻血。

“可恶!别逼我出绝招。”雨后晴空用纸巾擦掉鼻血,然后扔到垃圾桶里。

然后从食品封印卷轴中取出极品臭豆腐吃了起来,极品臭豆腐可以提升修炼的状态。

吃下极品臭豆腐之后,雨后晴空终于心平气和,凝神聚气的开始修炼起来。

修炼刚刚进入状态,雨后晴空就感觉到御手洗红豆的召唤,但雨后晴空一点都不慌。

雨后晴空身边出现一只晴空哈士奇,正是他装备的完美影分身。

完美影分身可以变成他的模样,也可以变成晴空哈士奇的模样。

感觉到自己的影分身被召唤走,雨后晴空露出一丝笑容。

这样需要修炼的时候,就不用被御手洗红豆打扰了。

现在医疗忍术也有了,暂时可以不用去找纲手,雨后晴空打算好好的修炼,提升自己本体的实力。

日子就在修炼中一天天过去,期间,雨后晴空听到月光疾风死亡的消息。

叮!任务:参加月光疾风的葬礼。

接到这个任务,雨后晴空默默变成晴空哈士奇,和影分身哈士奇替换。

来到御手洗红豆的家里,御手洗红豆正在换衣服。

晴空哈士奇看到御手洗红豆替卯月夕颜难过,换上了黑色的葬礼服。

御手洗红豆面无表情的在晴空哈士奇面前换好衣服。

穿好衣服后,御手洗红豆对晴空哈士奇说道:“小空,我们走吧!”

“嗯!”晴空哈士奇点头。

御手洗红豆带着晴空哈士奇离开自己的家,在木叶花街买了葬礼献的花。

来到公共墓地,许多和月光疾风关系不错的人都来了。

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悲哀,月光疾风人不错,实力也不错,要不是身体有病,应该不会被轻易杀死的。

卯月夕颜在月光疾风墓碑前面哭泣,虽然没有结婚,但卯月夕颜已经是月光疾风的未婚妻,两人的感情又那么好。

现在月光疾风却却在准备结婚的时候,被人杀死了。

卯月夕颜很愤怒,很不甘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