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没有人能够发现我拆家吧?

死亡森林中心,一座高塔里面。

猿飞日斩看着幸幸的御手洗红豆和无辜的晴空哈士奇,有些头疼。

因为晴空哈士奇把高塔里面的沙发家具之类的东西拆得一塌糊涂。

晴空哈士奇一脸无辜,他也不想啊!这幺蛾子系统叫他干的。

到了高塔之后,晴空哈士奇就收到系统任务,把高塔里面的家具偷偷给拆掉。

这么社死的事情晴空哈士奇也不想做啊!

但这次的奖励装备很不错,是君麻吕的血继限界尸骨脉。

这是大蛇丸都想得到的好东西,只要拆个家就能得到,反正是晴空哈士奇的模样,毫不犹豫的就拆家了。

“看好你的忍犬,不要再让他拆家了。”猿飞日斩吐出烟气,严肃的对御手洗红豆说道。

“是,火影大人,我保证。”御手洗红豆立即答应。

因为晴空哈士奇拆家后,立即向御手洗红豆道歉,并保证以后不再拆家。

虽然不理解晴空哈士奇为什么要故意拆家,但是御手洗红豆相信了他的保证。

“你的忍犬我已经帮你登录好了,草忍村这次好几个人死在木叶,有一个是你的忍犬干的,光是赔偿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大蛇丸真会给我惹事。”猿飞日斩叹气说道。

“火影大人,大蛇丸一定还有什么阴谋,我们多加戒备。”御手洗红豆脸色凝重的说道。

“大蛇丸实力虽然强,但就那点人手,掀不起什么风浪来,我倒是更担心宇智波带土,要是他和大蛇丸联手的话,木叶就和危险了。”抽烟的猿飞日斩脸色变得阴沉。

“宇智波带土有那么危险吗?”御手洗红豆好奇的问道。

“所有的证据都证明,12年前的九尾就是宇智波带土放出来的,12年前宇智波带土就差一点毁灭木叶,害死了四代火影夫妇,如果四代火影没死,我现在早就退休带孙子了。”猿飞日斩遗憾的说。

“这么说现在的宇智波带土一定更加危险,他现在重新出现,又想毁灭木叶吗?”御手洗红豆也不安起来。

抱歉了,这个宇智波带土是我假扮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提高警惕。

晴空哈士奇站在御手洗红豆的身边默默听着,并偶尔在心里吐槽几句。

“火影大人,我来了。”伊鲁卡也来到了高塔,此时第二场中忍考试已经差不多结束,我爱罗,日向宁次,奈良鹿丸,犬冢牙等小队都已经来到了高塔里面。

七班的漩涡鸣人等人也已经拿到天之书和地之书,就快进入高塔了。

猿飞日斩吩咐道:“伊鲁卡,就由你去迎接漩涡鸣人他们吧!”

“是!”伊鲁卡连忙领命离开。

“好了,我们去挑选第三场中忍考试的主考官吧!”说完,猿飞日斩起身,向暗部忍者休息室那边走去。

御手洗红豆带着晴空哈士奇连忙跟上。

暗部忍者的休息室里面,卯月夕颜正拿着药和水给男朋友月光疾风吃。

卯月夕颜拿着药对月光疾风笑着说道:“要按时吃药哦!每次执行任务你总是不按时吃药。”

“嗯。”月光疾风接过卯月夕颜递过来的药,放进嘴里,然后接过水,咽了下去。

月光疾风把药喝下去之后,又咳了几声,这老毛病是很难治愈的。

卯月夕颜心痛的说道:“疾风,你好好休息,有任务我再叫你。”

“嗯,辛苦你了,夕颜。”月光疾风露出一丝笑容说道。

“你生病还得执行任务,才真的是辛苦呢!”卯月夕颜难过的回答。

月光疾风摸着卯月夕颜的头说道:“毕竟这次任务结束后,我们就要结婚了。我想多存一点钱,我要送给你最漂亮的结婚戒指。”

“嗯!结婚之后,你先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吧!然后我们要一个孩子,不……我们要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卯月夕颜憧憬的说道。

“咳咳……你喜欢孩子的话,想要几个都行,我会努力的。”月光疾风把卯月夕颜抱在怀里。

月光疾风怀里的卯月夕颜很担心未婚夫的病情。

其实月光疾风生病之后,她想养月光疾风的。

但是高傲的月光疾风,哪里愿意吃女人的软饭,一直带着伤病坚持做任务。

现在病情越来越严重,精神也越来越差。

“好了,我先休息一下。”月光疾风说完就把头枕在卯月夕颜的大腿上,闭上眼睛。

卯月夕颜顿时就脸色绯红。

但是月光疾风刚刚闭上眼睛没多久,又睁开了那厚厚黑眼圈的眼睛,因为他感觉到有人来了。

看到进来的人,月光疾风连忙爬起来,和卯月夕颜一起行礼:“火影大人,您来啦!咳咳……”

“疾风,你没事吧?”看着咳嗽的月光疾风,猿飞日斩关心的询问。

“没事,老毛病,问题不大。”月光疾风淡淡的回答。

“那就好,第三场的中忍考试,我希望你能当主考官,结束后,我给你放几天假好好休息。”猿飞日斩微笑说道。

“没问题,我月光疾风,保证完成任务。”月光疾风慎重的回答。

“那就好,第二场中忍考试准备结束了,你准备好第三场的预选赛,毕竟这次通过的人有点多。”猿飞日斩吩咐完,就和御手洗红豆离开。

离开的时候,晴空哈士奇瞥了月光疾风这个短命鬼一眼。

月光疾风也微笑看向晴空哈士奇,这几天就是这只忍犬在拆家吧!

看上去也不像傻狗,怎么会到处拆家呢?

晴空哈士奇和御手洗红豆离开后,卯月夕颜笑着对月光疾风说道:

“红豆的这只忍犬快把这里家具给拆完了,刚才还被火影大人叫过去训了一顿,真是有趣。”

“最厉害的是这里那么多上忍,一只忍犬把这里快拆完了,我们才发现。”月光疾风凝重的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诡异,这里那么多监控,那么多上忍,我们竟然被一只忍犬给拆了所有的床和沙发。”

卯月夕颜说完,看向他们坐着的沙发,一个洞一个洞的,海绵被咬得到处都是,休息室里面一片狼藉。

一般的忍犬都是很乖的,哪里会这样拆家啊!

整个木叶也只有御手洗红豆的忍犬会拆家,但是御手洗红豆似乎并不在意的样子。

卯月夕颜真搞不懂,御手洗红豆为什么会养一只拆家这么厉害的忍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