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叮!系统

秦国,前210年!

三公子嬴天府邸。

嬴天刚洗了个脸,便听到了系统的签到声。

【叮,年签开启,叮!签到九千万石粮草。】

【九千万石粮草已经存放在咸阳内一处秘密特制巨大粮仓之内!】

嬴天听到系统的声音,眉头紧皱。

“怎么又签到在咸阳?本公子可是在庸城呢,就不能签到在庸城?”

嬴天原本是蓝星的大学生,结果五年前穿越到战国之秦国,开启了系统。

第一年,签到了墨家,成为墨家巨子,耳目遍布天下!

第二年,签到了罗网,掌控了秦时明月世界的江湖,罗网所在咸阳。

第三年,签到了三万玄甲军,被安排在了咸阳城外山中秘密驻扎。

今年已经是第五年了,签到了九千万石粮草,又被储存在咸阳一处秘密特制粮仓之中。

虽然本公子名义上是咸阳城主,但是本公子没赴任啊,你总是签到在咸阳,这不是坑爹吗?

这五年来,年签、月签,嬴天签到了一些好东西,可是大部分都被安排到了咸阳,嬴天却身在庸城,过着躺平享乐的纨绔公子生活!

刷!

一道如同拔剑出鞘的黑衣人出现在了三公子嬴天寝宫外。

“上报钜子,百戎之娄烦部已诛!”

嬴天闻言轻声道:“知道了,退下吧!”

“遵钜子令!”

嬴天洗漱了之后,恢复了纨绔公子的模样。

他虽然签到了多年,根基也不少,但是大部分根基都在咸阳。

唯一可以在庸城从咸阳调动的力量,也只有罗网和墨家了。

刚刚签到了九千万石粮草,又在咸阳……

嬴天刚要吃饭,蒙恬一脸殷勤的进入了公子府。

“大哥,喜讯!天大的喜讯!

百戎之娄烦灭了!嬴疾将军大获全胜,娄烦覆灭!”

蒙恬是上卿蒙骜的孙子,幼时,嬴天撒尿,蒙恬和泥,亲密无间无话不说,长大后,对嬴天忠心耿耿。

……

繁华的庸城内,人流如织,繁荣鼎盛。

前不久嬴疾传来捷报,娄烦覆灭。

与秦国为敌数十年的娄烦部落,终于崩溃在秦国的战车之下!

偏殿里,秦候攥着嬴疾秘密送来的密函,脸色惨淡。

“是谁做的?他们到底是谁?这群人神出鬼没,到底是哪方势力?”

前线嬴疾大将军派人秘密上奏的密函中清楚的写着一件十分诡异令人不寒而栗的事情。

这一次嬴疾率领五万秦军主力北伐娄烦。

百戎娄烦部,八万骑兵集结,敌我优势明显,嬴疾将军小心排兵布阵。

原本嬴疾准备派人联合其他部落首领一起攻打娄烦部。

若是赢了,草场让给那个部落首领。

但是昨日夜里,腥风血雨漫天下。

今天一大早,探子们禀报,娄烦王所在的王庭发生了一件波谲云诡的事情……

当探子不断传回消息之后,嬴疾正在商议对策,听到消息后惕然心惊!

什么?

怎么可能?

不可能!

一夜的腥风血雨之间,八万北庭娄烦主力被屠戮!

旭日朝阳升起的一刻,嬴疾率军走出军营,行至把娄烦部落时,看到了一条河,凭空出现在荒漠之上。

那河水的颜色居然是暗红色。

河水怎么可能是鲜红色的?

并且带着浓烈的血腥味?

这什么情况?

是人血还是牲畜之血?

嬴疾蹲下在手指尖抹了一滴,闭上眼睛一闻。

是人血!

嬴疾开始怀疑这是娄烦王的布置的奇怪陷阱。

可是当他小心翼翼率军进入娄烦大本营后,看到了令人惊悚惶恐的一幕。

左有横七竖八的尸体,断肢残臂铺满地,可怕!可怕!

右有烧毁殆尽的辎重粮草,绵延数里,恐怖!恐怖!

遍地狼烟,伏尸数里,一直到眼中尽头,写满了残酷与血腥。

嬴疾将军大胆猜测,昨天夜里,这里爆发了大战!

不,不应该说是大战,而是屠杀!

八万娄烦的主力兵马,全部遭到屠戮!

嬴疾诚惶诚恐,不敢隐瞒,占其为功劳,立刻上奏秦候。

到底是谁屠灭了娄烦,这几天成了嬴疾心中最大的恐惧。

如此恐怖的战力,即便是秦国战车恐怕也难以抵挡!

这股神秘的力量,到底要做什么?

他们是在娄烦的敌人还是有意帮助我秦国吗?

偏殿里,秦候紧紧的攥着嬴疾上奏的奏折。

这股力量不仅仅是嬴疾的恐惧。

更是秦候如鲠在喉的噩梦。

秦国境内亦或者百戎大草原上有一股蛰伏的力量。

在影响着秦国、百戎,甚至能够左右秦国乃至其他六国国运。

这股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恐怖的力量,到底来自何方,又藏在何处?

秦候一点头绪甚至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现在竟然屠灭了娄烦八万主力兵马,这更让秦候如坐针毡,夜不能寐。

这样恐怖的战斗力,趟若是对秦国将士攻击,我秦国全体将士能否抵挡?

秦候在偏殿内来回焦急踱步,后宫大宦官黑夫进入偏殿:

“上报君候,大良造张仪,犀首公孙衍,太尉魏冉殿外等宣召。”

此时秦候正忐忑不安,三个心腹大臣的到来,顿时让秦候些许心安。

张仪和犀首等人进入偏殿。

三人进入偏殿后,纷纷恭贺道:

“恭喜君候伐灭娄烦,得报二十年前娄烦侵略我秦国的大仇!

朝廷一定要为嬴疾将军立碑表功、檄告天下!”

三个人激动不已,娄烦已灭,从此以后,秦国东北边镇暂时安定!

秦候不动声色的将嬴疾的奏折递给了三人:

“你们看看吧……”

张仪接过奏折后,原本得意骄傲的笑容,顿时凝滞。

犀首公孙衍、太尉魏冉凑过来看到奏折上的内容后,也是面面惊惧!

震撼之余,嘴角震颤张仪的说道:

“这……这……君候……怎么又是这股神秘的力量?

一夜之间屠灭八万娄烦主力,最为吓人的就是不惊动对阵的嬴疾所部。

这实力,着实吓人,着实惊悚,着实震撼!”

一向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张仪连连惊叹,内心震撼可见一斑。

犀首公孙衍与太尉魏冉,眉头紧锁,面色难堪。

这股神秘且恐怖力量,暗藏于秦国与百戎交界的地方,他们也只是听过一些捕风捉影的秘闻。

他们猜测这股蛰伏的势力很恐怖,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

这股力量竟然恐怖到一夜之间覆灭八万娄烦主力的地步!

“三位老臣,对于娄烦的覆灭,你们怎么有什么想法?”

偏殿内,悄然无声,心跳可闻!

张仪和犀首自然也知道隐藏力量的危险。

现在当着嬴疾的面覆灭娄烦。

这是无意为之?

还是故意炫耀?

……

三公子府邸,嬴天躺在大殿里饮酒,一旁坐着上卿蒙骜之孙蒙恬。

蒙恬看着洒脱不羁的三公子,试探道:

“三公子,如今大秦已有崛起之势,随时东出,公子不想去封地施展抱负吗?”

两年前,嬴天已经被封为咸阳城主,那个时候还未成年,不去咸阳赴任有情可原。

如今已经两年过去,身为秦国公子,嬴天该出山施展心中抱负了!

类似蒙恬的这种靠军功上位的家族,都盼望着能靠自己拼搏出出人头地的机会。

只不过现在打仗的事情,因为岁数太小,经验不足,轮不到他们。

军权都掌握在老一辈将领的手中。

而嬴疾和蒙骜、王翦等人,正值壮年,根本不会放权给初出茅庐的小辈……

所以像蒙恬一样的少年将士,都盼望着跟随哪位公子赴任封地做出一番功绩出来,施展抱负,早日出头。

让长辈们好好看看,他们这些小辈,也不是仰仗福荫的碌碌无为、混吃等死的匹夫。

嬴天看了蒙恬一眼:

“去封地?去封地干嘛?

在庸城狗马弋猎、醉生梦死,到处和美女玩耍,潇洒着不好吗?

为什么抛弃眼下的享乐去封地?

还受人猜忌。”

嬴天又喝了一口酒道:“宏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间一场醉!”

蒙恬端起酒盏,轻饮了一盏,若有所思。

虽然三公子说得话好像一个纨绔膏粱,但是蒙恬与嬴天是发小,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再也熟悉不过。

他知道三公子潜龙在渊,腾必九天。

如今三公子表现出来的自甘堕落,肯定是演给外人看的。

正当嬴天与蒙恬喝酒的时候,一个宫里的小黄门匆匆进入了公子府。

小黄门进入了殿中后,开口催促道:

“三公子啊,您赶紧入宫去教书馆吧,您又十多天没上课了。

您要是再不入后宫,再不去教书馆学习课业,君上就该发怒了!”

嬴天敷衍道:

“你就跟君父说,我昨夜痛饮至天明,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没办法去教书馆学功课!”

小黄门的脸色十分难堪,其他的公子都恨不得在秦候面前拼命表现,为什么三公子却处处表现得像个无所事事,整日饮酒作乐的纨绔公子?

“三公子……”

“去吧,去吧,别打扰本公子喝酒的兴致!”

嬴天挥了挥手,宦官无奈的退了出去,他能怎么办呐?

心中盘算:

这可恶的三公子!

真要是按照三公子交代的,如实告诉秦候,三公子醉酒贪睡,不去教书馆学习?

那秦候发起怒来,第一个怒斥的人就是我们这些下人了。

小黄门只能被迫帮三公子蒙蔽,去欺骗(去偷袭)秦候,说三公子在自己府中用功读书至早晨,无法去教书馆学功课……

(本书糅合很多不同时期的历史人物,并未史盲,凡有历史常识性做错,请评论指出。

我重复一遍!这不是按正史写的。)

(新书:我的三魂七魄皆无敌,跪求支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