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天玄子动手(求推荐票 月票)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2159字
  • 2021-10-25 17:03:51

“他现在难不成已经跳出去了?”

敖广轻笑着摇了摇头,笑眯眯地看着赵庭“他不仅没有跳出去,而且还没有成长起来。”

赵庭被敖广盯地有一点不舒服,于是他就向左边移了移,结果敖广的目光还是盯着他,他右向右边移了移,但敖广的目光还是盯着他。

“那…那个,你该不会说的那个就是我吧。”

敖广打了个响指“不愧是我,脑子就是好用,没错,就是你。”

赵庭有一点无语,他没有感觉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啊,为什么回是他呢“emm你怎么怎么确定,我没有感觉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啊。”

“现在发生的一切,包括你现在看到我和影姐姐,还有和空完成交易,都在之前没有发生过,之前的我们,包括我见到之前的我的时候,都是在穿越前的前几天见到的,而且别提和空交易了,我和他做交易的时候,直接是谈崩了,立刻就动手了,其他的要么就是没鸟他,要么就是把雪山上那个深渊法师杀了,还有个更牛逼的,为了空的血,满世界追杀他,真正和他完成交易的人就你一个,就在他们留下来的记忆是这样没错。”

啊这,追杀空的那个自己怕不是,喝上瘾了,然后毒瘾犯了。

“等等,既然你有他们的记忆,那为什么还会被魔神偷袭。”

“这很简单,他们都是在记忆上面设置了禁制,我也是花了两千多年才解开,我见到前面那个我时,他的修为都已经到了渡劫期了,但他还是说自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关于我们为什么会死,我们有着一个猜测,世界之外应该是有着一个老不死的在对我们下咒,目前只有两种方法打破这个僵局,第一个是等我们的坑比爷爷发现,并且干掉他,这个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得活到那个时候,但我们每一个活到那个时候的,第二个就是,修为高过那个老不死的,这样我们就能多撑一段时间,然后走出这个世界,自己去杀那个老不死的,怎么样是不是很简单。”

我简单你马勒戈壁嘞,还特么修为高过那老不死的,渡劫期的都没活下来,所以那老不死的应该是脱离了修真的范畴,都已经到了修仙的范畴了,看来我是死定了。

敖广看出了自己的心理活动,便开口安慰道:“别灰心嘛,我们也是出过散仙的,这次给你的记忆我不会加禁制的,接下来你的修炼相当于是重修。我们当中还是有很多优秀的存在,比如我专修阵法,上一个我精通炼器,还有一个就更牛逼了,专心破解这个时间的法则,目前为止他成功破解了大半,除了这些,还有放弃练枪,转为剑修的,也有专心炼体的,就我记忆里面,我们的前身不下四位数…”

听了敖广的话,赵庭心里稍微好受了点,但仅仅只是一点,就这些如果全部练起来,不说修炼的资源,单是时间就不够。

“我知…卧槽,妈的,别这个时候搞我啊。”

敖广刚想开口,但他的头突然开始痛了起来。

敖广抱着头,面色狰狞地趴在座子上。

“喂,你没事吧,影姐姐,你快看看他…”

…………

“小兔崽子,之前我失误没找到你的真名,现在既然你自己说出来了,那可就别怪老夫狠毒了,要怪就怪敖东那老东西,谁叫他灭了我满门。”

天玄子说完,便快速变化这手印,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咒杀术。

…………

砰砰砰!

敖广痛苦地用头撞着桌子,但是却没半点作用,桌子都被他撞烂了。

“老杂毛,想小爷死,你想到太美了,拼命硬,小爷还没服过谁…”

敖广说完,便直接扔出一个阵盘,随后盘坐在地上,开始抵抗作用在他身上的咒术。

赵庭和影站在一旁手足无措,赵庭刚刚在影口中得知了,敖广从来没有发生现在这种状况,但结合敖广刚刚说的,有个老不死的盯上他们了,还有那一句“老杂毛”,可以猜到,应该是那个老不死的动手了。

突然,敖广身上爆发出强大的威压,赵庭和影都直接被瞬间压在了地上跪了起来。

这威压的范围很广,直接盖住了整个蒙德,奔狼领的狼群,除了安德留斯没本体,其他的都夹着尾巴,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天上的鸟儿在威压释放出的的一瞬间全部掉到了地上。

旁边的蒙德城就算是最惨的,现在没有一个人是站着的,平民基本上都已经昏过去了,哪怕是有着神之眼的人,都是被敖东的威压压得半跪在地,他们想起身,但是却赶紧肩膀上面有着一座大山一般,完全动弹不得。

温迪原本正在酒馆点着他买的就,突然就被威压压的跪下了,动都动不了,他上次遇到这种情况还是上次。(滑稽)

正当众人向着是发生什么事情的的时候,从果酒湖中心的树上传来了一道声音,这道声音哪怕是敖东没有特意控制传向远方,但它自己都已经响遍了整个提瓦特“老杂毛,你想小爷死,那么你就得付出响应的代价!”

“咋不可能!散仙巅峰!怎么可能!几天前他不是才元婴吗?”

天玄子也来不及震惊了,赶忙变化手印,施展咒杀术最后一步,如果杀不掉这个敖东,那他必定遭受到反噬。

哪怕他也是散仙境界,但一个是中期,一个是巅峰,况且这是拼命格的,他这辈子最多就只能突破一个小境界了,但敖广不同,他才四千多岁,还不到五千岁,就凭借着两千多个留下来的一千多万年的修炼经验,前途必定不是他这个散修能比的。

咳,噗。

“你他妈的,跟我死磕是吧,赵庭把龙面面具给我!快点!”

但在他说完之后,却无半点音响,于是他把头扭过来看向赵庭。

只见赵庭正大汗淋漓地半跪在一旁,动都动不了,更别提给他那面具了。

敖广见状,才注意点他把威压给释放出来了,难怪,这个世界瞬间安静了。

于是敖广把威压给收回来了,赵庭如释重负地瘫坐在地上。

“别他妈坐那了,赶紧把面具给我哪来,再拖一会我可能要暴毙在这了。”

赵庭闻言赶紧起身拿起座子上的面具,递给了敖广。

此时蒙德城内,琴她们感觉可以动了,便没有丝毫犹豫,向着赵庭的方向火速赶往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