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我与我的交谈(求推荐票 月票)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2112字
  • 2021-10-25 16:46:02

“哎呦,疼疼疼,姐,你快松手。”

敖广刚刚那话才说完,影的手就已经掐住了赵庭的耳朵,疼倒是不疼,主要是他的童年阴影在作祟。

赵庭在旁边看着这一幕,怎么突然既视感这么强,这一幕好像在哪见到过。

这时他的脑海里浮现了他那个完整的童年。

“你下次再敢取笑我,我就让你知道雷神的恐怖。”

这句话,敖广反正是没听进去,他可不是那长虫,他可是比那长虫强不知道多少倍的。

“等等,姐姐刚刚是不是提到了雷神?”

赵庭发现了一个重点,如果是雷神的话,那么之前那全蒙德都被雷云笼盖的场景就说的通了。

敖广揉着刚刚被影掐住的耳朵,装作吃痛地和赵庭说道:“你别多问了,你该知道的事我会和你说的,你不该知道的,哪怕你问爷爷他们,他们也不会和你说的,先回蒙德城的树屋,我慢慢和你说,也该把老巴喊起来了。”

赵庭一听到敖广对温迪的称呼,开始有点相信了敖广说的话,但如果他是我的话,那么他现在出现是为了什么,还有之前抢空的血液的时候,他说想那玩意几千年了,我之后会在提瓦特待几千年吗。

带着这些疑问,赵庭和敖广他们来到了果酒湖之上的树屋。

温迪已经在门口的秋千上等着他或者是他们很久了。

温迪在两人面前左瞧瞧右看看地,想在两人身上找出不同的地方“诶!虽然说我不是没想过,但真正看到两个‘赵庭’出现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一听这话,赵庭发现了端疑“好啊,老巴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瞒了我这么久,不行,我得报复你,我要让迪卢克一个月不给你酒喝。”

这要是在敖广出现之前,说不定还能吓到温迪,但他现在出现了,那么赵庭就没什么能威胁他的了“诶嘿!你不给我喝,你旁边这你会给我喝的…”

赵庭很气,但他没办法,温迪说的还真是这么个理,他就算和迪卢克说了,旁边这个自己再和迪卢克说“之前说的不算数,温迪可以继续喝酒。”

“行了,你们别闹了,赵庭你都二十岁了,还和个小孩子一样,真给我丢脸,老巴你也是。”

影在一旁听敖广说这话,强忍着她那颗想拆台的心,还说别人像小孩子呢,自己不也是那样嘛,之前是谁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和我撒娇说要吃三色丸子的,哼~

因为考虑到接下来的谈话时间会很长,所以敖广丢给了温迪一袋摩拉,让他去买点酒和吃的来。

温迪接过钱袋,就兴冲冲地跑出去了,敖广不禁担忧,那家伙不会都买酒吧。

敖广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拿着筷子,夹着影做的叫花鸭默默地吃着,没办法啊,受到的教育不允许他浪费食物,他此时只能屏蔽味觉,把这些失败品通通消灭。

“行了,想问什么你就问吧,在不问就没机会了,我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嗯?赵庭听敖广的前面半句还算正常,但为毛到后面半句就变味了,什么叫你的时间不多了。

“先问几个简单的吧,敖广和赵云是谁,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时候,还有你刚刚说的时间不多了是什么意思。”

敖广看了一眼赵庭,摇了摇头,从戒指当中取出了一盅清酒,先给影倒了一杯之后,才缓缓开口。

“赵云是我,敖广也是我,两个都是我,也可以说都是你。我知道你很疑惑温迪和钟离他们看到你之后为什么不认识你,那是因为过去我基本上都是用之前你看到的那张脸示人的,而且我大多数情况之下都是龙身,变成人形的时候也是带着面具的,真正见过我脸的人讲真的没见过,这么做主要是为了防止累计下来的仇家,对你你这个刚刚过来的小白下手。”

敖广说完,从戒指当中取出了一块龙面面具。

“这面具就给你了,我留着也没用什么用处了。至于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这个就说来话长了,钟离应该和你说过,我和他是在魔神战争的时候认识的,我是未来的你,也可以说你就是我的过去,至于我怎么到魔神战争的时间的,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天理];可能是[时间];或者是至上四柱;还有可能是这个世界的旧神,但最有可能的还是我们的那个坑比爷爷。”

赵庭一听,这事好像还真的是他爷爷能做出来的,但既然敖广是自己,那应该是有手机的啊“你没问过他吗?”

“我要不是没想过问那个坑比爷爷,但当我一到那个时候的第一时间就拿出手机发消息,但是完全没有信号,紧接着就碰到了个魔神,手机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毁了,这一个是我们身上霉运导致的。”

这话给赵庭惊地一身冷汗,这霉运原来这么牛批的吗。

“别小看这个霉运,这玩意让我在魔神战争期间,拉了不少魔神的仇恨,就简单地这么说,我和钟离站在奥赛尔面前,它绝对是先打我,而不是钟离。”

斯,这厄运竟恐怖如斯,那我回过去还能活吗。

“那你说的时间不多了是怎么回事。”

“这个可不是我说说而已的,你应该知道,一个人在一个主时间线里,其中的支线有很多个自己,我们当中的其中一个因为被诅咒,特意专修占卜,试图找到破解的方法,但破解的方法没找到,不过他找到了我们具体的死期,我们当中有不信命的又去找了莫娜的师傅算了一挂,莫娜的师傅当初看到那个我,死活都不肯算,说是涉及的因果太深了,在那个我的友好交涉下,莫娜的师傅还是同意帮我们算一卦,最后的结果是十死无生,这都是上一个我把记忆分享给我的,为了改命,我们不知道已经搭进去了多少个自己,这就像一个轮回,我们都在想方设法地跳出那个轮回,并且把自己变成那个唯一。”

赵庭听了这话之后,开始动容了,这他们突然就有人和你说你最多就只能活到那个时候,这谁能接受啊。

“那现在有没有出现一个意外呢。”

敖广听后,笑了一下“当然有,而且我们已经找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