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抢血喝(求推荐票 月票)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1910字
  • 2021-10-24 19:42:45

“关于赔偿的事情,后面再说,先说圣遗物的事情,你那现在有几套。”

空突然问起这个,让赵庭有些意外,看来自己之前开始收集的时候星空就知道了。

正在赵庭犹豫要不要都给他的时候,敖广直接开始在悬崖上面喊话了。

“喂,把冰套留下给我,其他的全部给他。”

这次直接不装哑巴了,敖广是用嘴巴说的话。

敖广说的这话,赵庭也是同意的,除了冰套,其他的他留着也没什么用,这玩意可能和深渊有关系,那给下面的人用,也有着一定的风险。

“除了雪山得到了一个不能给你之外,其他的我这有六套,开始你的出价,先说好,我只有你的血…”

空算是看出来了,赵庭算是盯上他了,就上次见面时,这家伙就想方设法地想要给他放血,特别是添了一口他的血之后,赵庭那眼神就像是秃鹫看到腐肉一样。

“一套五十毫升,六套三百毫升,关于神像的赔偿,给你一百毫升怎么样。”

这给两个赵庭听的是目瞪口呆,上面那个没想到空居然会同意,不应该是直接打起来吗;下面这个没想到,空居然给的这么少,就那个火套而言,那玩意差不多是他拿命换的。

“多少?!”

“总计四百毫升,是我给多了吗?”

“你误会了,神像这个价格差不多也合适了,但那圣遗物可是我拿命换来的,为了那些玩意可是流血又流汗,所以得加钱!”

最后在赵庭的一番权衡之下,最终把价格定到了每套一百毫升的价格,空讲什么都没用,悬崖上的赵庭看着,都已经把烧杯给空准备好了,就等空放血了。

“哎呀,你别怕嘛,你放血,我再给你造血,相当于你白嫖六套圣遗物还有一座七天神像,这么划算的生意,怎么想你都不亏吧。”

在空先支付了神像的赔偿之后,赵庭开始给他治疗了。

三分钟之后,空发现好像真的没什么影响,自己的状态反而更好了,于是空开始了长达三分钟的放血过程。

这个过程当中,两个赵庭都在疯狂地分泌唾液,都强忍着把烧杯当中地血一饮而尽的冲动。

在等赵庭给空治疗的时候,敖广已经走到了赵庭的身旁,手里给他递了个包裹。

“包里是圣遗物,把这些给他,你的那些自己留着。”

听着敖广的传音,赵庭打开了手中的包裹,随后他的脸色都变了。

‘这家伙有点东西啊,哪怕是造价的也得见过啊。’

赵庭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就直接把手上的包裹丢给空了。

空检查了一下,确认了没有问题,就直接带着人走了。

确认空走了之后,敖广解除了变身术,恢复了原貌。

空一走,敖广就打算开始分赃了。

“快,拿那玩意给我喝一口,这玩意我想了几千年了。”

听到声音的赵庭扭过头去,看到了一张与自己有着九分像的脸,还有一分不像是因为那张脸居然比自己还帅一点。

“卧槽!你谁啊,干嘛变成我的样子。”

“别特么废话了,先拿空的血给我喝一口,我喝了再解释。”

见赵庭手里没动作,敖广直接上手抢了,抢到手之后,直接向赵庭扔了一个阵盘。

大阵瞬间启动,把赵庭困在其中。

见大阵把赵庭困住了,敖广就方向地端起烧杯吨吨吨地喝了起来。

“卧槽!混蛋,你给我住嘴。”

嗝!

敖广喝了大概五分之一,就停下来了。

“我说你别那么小气嘛,毕竟我俩谁跟谁,我喝不就得你喝吗?不过这味道确实比爆炒魔神心的味道好不少,得看看之后能不能把空当血包给圈养起来。”

喝了一口之后,敖广就把阵盘给收回来了。

赵庭一冲出来,就对着敖东脸上一拳打出,但是被他轻描淡写的接下来了。

“啧啧啧,连自己这么帅的脸都想打,你还真能下得去手…”

赵庭见一拳不成,接着就一把把装着血液的烧杯给抢拉过来,自己喝了一口之后,就直接放进了戒指当中。

“行了,空走了,你的来历可以说了吧。”

“你慌个球,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敖东骂完之后就后悔了,嘛赵庭好像和骂他没区别。

赵庭感觉也怪怪地,被一个长着自己脸的人给骂了,有一种镜子里面的自己开口骂自己的既视感。

“呀啊~!”

一声尖叫,打破了两人尴尬的局面。

敖广不用想都知道,应该是影把叫花鸭给挖出来了,不知道他的那只糊了没。

“弟!你快过来!”

影这一声让两个赵庭都打了个哆嗦,他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从小被姐姐赵妍支配的恐惧。

敖广看着旁边和自己神同步的赵庭,不由笑了起来“哟,看来你是想起了被咱姐姐赵妍支配的恐惧了。”

一听到姐姐赵妍的名字,赵庭愈发觉得边上这人的身份不见得,说不定还真是自己,姐姐赵妍的名字自己自从来的提瓦特之后从来没有和别人提起过。

“来了没,快点!”

听影又开始催了,敖广给了赵庭眼神后,就直接跳上了悬崖。

赵庭见状接赶忙跟上。

“姐,啥事啊,你咋叫这么大声,难不成有魔神复活了?要是这样,我再做一次爆炒魔神心。”

“说什么呢,你看这个。”

顺着影手指的方向,赵庭看着三只摆放整齐的叫花鸭。

赵庭看着这三只叫花鸭,很不理解,三只鸭子有什么惊奇的,难不成鸭子说话了?

敖东见状拿出一双筷子,挨个试吃。

呸,这只咸了;呸,这只没熟;嗯?这只应该是我做的。

“姐,认识你三千多年了,你终于成功地做出一道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