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准备让空大出血(求推荐票 月票)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2047字
  • 2021-10-24 16:43:37

敖广听了这话,忍不住想吐槽,但他现在是哑巴,没办法开口,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真不愧是我啊,对于吃,真的是没有抗拒力…”

影见他也没再说什么,便同意了,刚好那鸭肉需要处理一下。

敖广取出了三只鸭子,开始指导影怎么处理,赵庭则是在一旁看着。

他怎么也想不出影是怎么从啊啊啊的声音当中理解敖广的意思的。

敖广再指导影处理鸭子的同时,自己也处理好了一只。

他把处理好的那只收入戒指当中,并且拿出了戒指里面那只没处理过的鸭子给换了上去。

这也不能怪他,这影的做菜天赋真的是一言难尽,正常的食材哪怕是一锅乱炖都能很好吃,但到了她这总是会发生各种诡异的情况,比如你没放盐,但菜却咸的不行;明明炖了两个小时,最后开锅菜居然还是生的。

鉴于几百年来的经验,他打算悄咪咪的做一份然后把其中一份失败品给顶替掉,最后不管怎么说都有一份成功的菜,起码她不会继续刚刚那样了。

“兄弟,你们需要帮忙吗?”

赵庭在一旁看得不好意思了,这等着别人做好自己吃,怎么也说不过去吧,况且还是第一次见面就混别人一餐饭吃。

敖广听了,连连摆手,他想帮忙的心意敖广心领了,但要是他过来,敖广之后就不好操作了。

敖广让影拿荷叶把这些鸭子包起来,他去取一点泥巴。

说是取泥巴,实际上是先把自己手里这只鸭子给搞定,毕竟在影的眼底下没办法处理。

处理完后,敖广就用一张荷叶捧着一摊泥巴回来了。

趁着影给荷叶上敷泥巴的时间,他干净把他这边的这只鸭子给埋进碳火里,埋完之后,赶紧去帮影去了。

他以极快的速度搞点了两只鸭子,接着就先影一步把鸭子埋进了炭火里,不过这次他就埋了一只,另一只他给收起来了。

敖广做的这一切,赵庭都看在眼里,就刚刚看影那处理鸭子的手法,很明显就不是经常下厨房的样子,所以这只烤猪应该是他烤的。

在影把她手里那只鸭子埋进炭火之后,三人就开始吃起了烤猪。

因为敖广当初流浪了不知道多久,想吃东西就得自己做,久而久之厨艺见长,虽然可能比不上香菱的厨艺,但在一般的酒店里还是可以当个掌勺的存在,就他那一道爆炒魔神心,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可不是吗,单是主食材就不一定能搞得到,更别提做菜了。

“那个,现在可以问一下你们从哪来的吗?”

在吃完这一整只烤猪之后,赵庭总算是想起了正事。

值得一提的是,这只烤猪主要是进了两个赵庭的肚子,影吃的连十五分之一都没有,不知道是放不开还是吃不惯。

关于他身份的事情,敖广想了很久,既然要改命,要不改地彻底一点,反正哪怕他失败了,面前的这个自己不是还有机会吗,反正不知道有多少个自己终结于这件事当中,最多就是他死,把机会留给后面的自己,要是成了,那么自己就有机会成为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赵庭了,想到这敖广下定了主意。

“不急,还有叫花鸭没吃呢,关于来历的事情,等你和深渊的事情谈完之后我慢慢和你说。”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赵庭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因为这声音就是他自己的,而且他对面的两个人都没开口说话,那么这话是谁说出来的。

“好了,别左顾右盼了,我就在你对面,深渊那边的人快来了,你先过去吧。”

这次赵庭确定了,这声音是对面那个“哑巴”兄弟发出来的。

他刚想说什么时,空就已经带人从望风角上空的时空隧道中飞了下来。

赵庭看了一眼这对姐弟,眼神非常复杂,给了敖广一个眼神之后,就向着空他们飞去了。

赵庭离开之后,影忍不住问了身旁的弟弟。

“这件事以前发生过吗?”

“以前没发生过,但现在发生了,单是我们在这吃东西就没有发生过,既然要改命,那就彻底一点,赌赢了我就是那个唯一,赌输了大不了和之前的我一样,没有谁能真正不怕死的,我也不例外,真正想死的人是与世界的联系断了的那种,我们不同,我们在世界上有兄弟,有朋友,有爱人,有亲人,单是你这么漂亮的姐姐,我就不想死了,更别提我还有着其他的朋友。你说是吧,老巴。”

敖广最后一句把影给整懵了,这里除了她和他,哪还有其他人啊。

蒙德城旁的赵庭树屋上,温迪正在秋千上弹着琴,听到了风带来了敖广的声音,摇着头笑了。

…………

“风神我来了,圣遗物你带来了吗?”

赵庭没直接回复他,而是手指身旁的坑洞开口说道“这事咱先不谈,就这的那座神像,你用完之后能不能给我还回来,作为第一个被偷神像的神很丢脸的。”

没错就是那个隧道下面的坑洞,这里原本是有座七天神像的,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对面那个贼娃子喊人给偷了。

看这温迪在外面耍的开心,家里东西被偷了也不知道管管。

“哪怕不还回来也行,但你多少给点补偿吧。”

空直接被赵庭这一套给整沉默了,我凭本事偷的为什么要还回来,你还想让我给钱?

“你要什么…”

赵庭听了,知道了空妥协了,赵庭想着这次怎么也得让空大出血一次。

赵庭眯着眼,对着空露出来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你的血液,我要五百毫升,这就当做补偿了。”

空没做出反应,悬崖上面的敖广率先笑出来了,当年他也是这么开条件的,结果和空就直接打起来了,在打斗中,用以伤换伤的代价才搞到了空的血三十毫升左右,而自己则是从新把一只手和一条腿给接上了,不知道这个自己会不会这样。

听了赵庭的条件,空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都变成了猪肝的颜色,不知道一会会不会变成肾虚的颜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