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演讲(求推荐 月票)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4794字
  • 2021-10-04 12:47:26

推开门的赵庭,看到了琴面前坐着一道紫色的人影,少女一身华贵的紫色连衣裙,紫色紫色的长发梳成了双马尾,这不是璃月刻晴刻师傅还能是谁。

“哟,璃月七星当中的玉衡星出现在我这,看来是帝君和你们说了结盟的事情了。”

赵庭说着,从书架旁拿来了一把椅子做了上去,就这么上下打量着刻晴,不得不说王胖子的审美很OK,赵庭就看着刻晴都觉得赏心悦目,但是在游戏里,刻晴也只能在他的仓库里与七七做伴。

见赵庭来了,刻晴赶紧起身给赵庭打了招呼“您好!风神大人,您和帝君结盟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我这次前来主要是商讨关于结盟细节上的问题,您看我们是否找个地方单独谈谈。”

“单独谈就不必了,你直接和琴说就行了,蒙德现在主要是琴在打理,我和你们帝君一样,只是给一个大的方向,具体的事务还是他们在打理。”

听到赵庭都这么说了,刻晴也不好再说什么,其实他想和赵庭单独聊聊的原因是因为凝光给出的任务,想让她看看赵庭是一位怎么样的神明。

赵庭这个人啊,在管事和不管事之间徘徊着,你说他管事把,他又好像什么都没做,你说他不管事吧,他又好像做了什么事情,归结起来,他也就比温迪好一点。

随后就是琴和刻晴两人的表演时间了,在两人交流的时候,赵庭时不时的再提出点意见。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十一点,已经快要到了午饭的时间了,赵庭想着刻晴应该是连夜赶过来的,应该还没吃饭,便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喊二人一起吃饭去了。

别人大老远的赶过来找你谈结盟的事情,你不可能让别人饿着肚子谈吧,更何况别人还是个女孩子,不管是心理上还是赵庭受到的教育上都不允许他这么做。

在几人简单的吃完了饭之后,赵庭就先他们一步去往了蒙德大教堂。

琴也邀请刻晴,去蒙德大教堂听赵庭讲话,刻晴闻言立刻就同意了,她正好借助这个机会看一看赵庭是怎样的神明,能让帝君都与之结盟。

当赵庭来到蒙德大教堂的时候,教堂没空的广场上都是人满为患,这是他没想到的,教堂给更是座无虚席,除了前面三排座位被琴命令人空了出来,其他的位置都是座无虚席,旁边还有不少站在的人。

赵庭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来,这大概就是国家领导人的魅力吧。

因为教堂的大门被堵的人满为患,赵庭只得从侧门进入了。

进入教堂的赵庭,刚想顺着台阶走上台去,却歌特林德修女给拦了下来。

“有礼貌的小绅士,那上面你可不能上去哦,一会风神大人可是要上去演讲的,被他看到你在上面的话风神大人会生气的。”

赵庭闻言,抽了抽嘴角,他这个角都可以看到,坐在第二排的凯亚和丽莎还有派蒙正在憋笑。

赵庭拿出怀表,看了看,还有十分钟才到是十二点,于是便给歌特林德修女道了个歉,就坐到了凯亚身旁去了。

看着凯亚和丽莎还有派蒙那憋笑的样子,赵庭非常无奈,当风神站在负责供奉风神的修女面前,他居然认不得,这谁受得了啊。

随着时间的流逝,迪卢克带着可莉也来到了教堂,随后琴带着刻晴也赶到了。

琴在安排刻晴入座了之后,看着赵庭,心里很疑惑,他为什么还不上台,在丽莎和她简单的讲了下情况之后,琴差点也没憋住笑了出来,幸亏她忍住了,不然赵庭可是会给她增加工作量的。

修女们这边非常着急,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但她们的风神大人还没出现,殊不知她们的风神大人刚刚打算提前上台的,但却被他们拦了下来。

赵庭拿出怀表看了看,就只剩一分钟了,该来的都来了,没来的也不等了。

赵庭第二次打算上台,但又被拦了下来,刻晴坐在第一排,把他们的话听到清清楚楚的,差点也笑了出来,但一想到自己代表着璃月,便强忍了回去。

在赵庭的苦口婆心之下,和歌特林德修女说,自己先上去稳定一下局面,等风神大人来了就离开下来,赵庭这才被允许走了上去。

赵庭控制着风元素,把他的声音传播出去,即便是正常的说话声音也可以传播的很远“各位蒙德城的居民,大家中午好,各位吃饭了没,我刚刚吃了。”

赵庭的话让下面的居民听了都很想笑,但都忍住了,他们没忘记那些愚人众是怎么死的,现在那些愚人众的头七都还没过呢。

说实话赵庭还是很紧张的,毕竟是第一次上台发言,一前在学校里都没怎么上过讲台,更别提发言了。

“开个玩笑,大家别介意。那么我们开始正式的话题,今天我要讲五件事情,第一点,关于蒙德制度的改革,大家都知道,在风神还是巴巴托斯的时候,他基本上都不在蒙德出现,这导致了愚人众那群兔崽子在我们蒙德搞了不少事情,现在我来了,如果是带着友好来到蒙德的土地上,我表示欢迎,如果是带着敌意来到蒙德的土地,那我表示他们将有来无回,我们不惹事,但不代表我们怕事!”

“好!风神大人讲的好啊!”

“风神大人讲的太棒了!”

“风神大人我要给你生猴子!”

…………

等等!是不是混进了个奇怪的东西?

赵庭抬手叫停了呼喊民众,在他没看到的地方,歌特林德惊讶的张开了嘴巴,就在赵庭刚刚发言的时候,她想把赵庭拉下来,但是被琴拦住了,在琴对解释下,他才知道赵庭的身份居然是风神,这个被他拦了两次的少年居然是风神,这搁谁身上都接受不了。

“好了各位,停一停,我继续说了,在昨天驱逐愚人众的时候,不少人可能认为我是暴君,但是我要在这和各位说一下,我给过他们机会,我留了两天的时间给他们撤离,而且在下达斩杀命令的时候又叫骑士团的众人对他们进行劝退,但是他们非但不领情,还对我们骑士团的诸位骑士大打出手,你们说他们该不该死?”

“该!风神大人好心好意饶他们一命他们居然不珍惜,这一点人简直是活该!”

“对!说的没错!”

“对!而且他们没少在蒙德搞小动作。”

“风神大人你好帅啊,我要给你生猴子!”

……

赵庭抬了抬手,示意众人停下“接下来也是关于愚人众的事情,经过骑士团的查证,和多位骑士亲耳听到的,被骑士团浪花骑士优菈所逮捕的劳伦斯家族的成员舒伯特参与和谋划颠覆蒙德,想要使蒙德恢复奴役制度,参与此事的愚人众成员已被全部斩杀,已下是对舒伯特的处置,判处终身监禁,剥夺劳伦斯家族成员身份,没收一切财产,且因其态度恶劣,被捕后不配合调查,以下是追加处罚,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剥夺探监许可权,并吊在城门口一个星期”

“好!风神大人做的太好了!”

“对!我早就觉得这家伙有问题,没想到居然暗地里谋划这么恶毒的计划。”

“风神大人我要给你生猴子!”

……

这次赵庭确定了那道奇怪声音的来源了,这声音居然是来自一位角落里的花季少女,为了给少女留点面子,赵庭选择无视了她。

“在这里,我对那些有着某些想法的家伙说一下,不要产生任何颠覆蒙德想法,不然你们的下场会比舒伯特要惨得多。”

赵庭说完便用目光扫视这教堂内每一个人,有个别几个人在听了赵庭的话之后低下了头,赵庭默默的在心里记下了,这些都是国家内部的安全隐患。

“那么我就开始将第二件事了,人人平等,相信大家都知道,而且大多数人呢都做的很好,但是并没有做到完全的人人平等,我为什么这么说呢,浪花骑士优菈,我相信各位都不陌生,劳伦斯家族的后裔,一个整天把记仇挂在嘴边的女孩,这个女孩扛着来自家族和你们的双重压力,守护着我们的蒙德,但她最后得到了什么,得到的是罪人的后代这样一个称号,得到的是所有人对她冷眼旁观,得到的是每个人视她为瘟神,得到的是商人们都不卖东西给她,并且呵斥她,你们说着公平么,别人拼了性命守护着你们,你们说这公平么。”

这时下面突然穿出了一道声音“可是她的祖先……”

“说的好啊,说的太好了,她的祖先,那么你说的那些事她干过吗,她得到过什么吗,没有,什么都没有,明明没有伤害过你们,你们却这样对待她,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可她是罪人的后裔,看看那个舒伯特。”

“讲的好,呵,舒伯特,那么请问舒伯特是谁逮捕的,又是谁把他送进监狱的。”

“啊这……是优菈,但谁知道这是不是他们的阴谋。”

“好啊,那么请问你怎么证明你不想颠覆蒙德,就凭你是曾经受害者的后裔吗?怎么不说话了,那么我们说说特瓦林你们为什么会原谅它。”

“是因为它[四风守护]。”

“那么我现在把优菈任命为[四风守护]你们就能接受她了吗?很显然不能,和你们说个秘密,我在外面的世界见到过太多国家,从奴役制度被打破不过百年,便团结在一起共御外敌,现在至冬对我们虎视眈眈,你们却想着内讧,都特么千年的时间了,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啊?”

赵庭这时越说越激动,最后都忍不住开始爆粗口了,这吓得下面的居民都开始瑟瑟发抖了。

“不好意思,失态了。各位人都是会变的,我们不能认为坏人生出的一定是坏人,好人生出的一定是好人,人都是因环境而改变的,当你们认为那是坏人的时候,你们也不见得是好人,别人正在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你们对她、对她们的看法,你们却一直否定她,伤害她,你们何尝不是变成了和他们祖先一样的人呢。我们要给别人一个改过自新机会,我们应该去试着接纳他们,如果你们就这样伤害了一个好人,我相信你们到死的时候也不会瞑目的。”

赵庭的话让台下的众人都沉默了,他们不知道这么仇视劳伦斯家族多久了,他们从小听父母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劳伦斯家族的人全是罪人。

众人沉默了良久,突然,不知从响起了掌声,随后便有人跟着鼓掌,接着众人都鼓起了掌。

赵庭见状,感到非常欣慰,这个国家的统一,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也是最艰难的一步,那就是放下仇恨。

赵庭看向离他最近的琴还有刻晴,刚刚的掌声就是由她们二人带动的

教堂侧门旁的优菈已经哭成了泪人,她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条会有人为她发声,为了她这个罪人发声,姗姗来迟的安柏碰巧撞见了这一幕,见到优菈哭了,便上前去安慰她,这一幕就像是懂事的妹妹安慰着爱哭鼻子姐姐。

“好了,沉重话题讲完了,接下来我们讲点轻松的,璃月相信大家都知道,商业之都,我们蒙德呢虽然被称为自由之城,但是呢,在我调查了一番之后,我发现我们蒙德的生活水平和居民收入,都远远落后于璃月,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晨曦酒庄的酿造业,但这个和我们蒙德的居民没多大的关系,而我们蒙德肉类的主要来源主要还是靠猎人捕猎,和小规模养殖,所以我决定接下来几年蒙德大力发展养殖业和种植业,让蒙德在这两项产业里也能在提瓦特这片大陆上拍的上号,接下来蒙德将出台一些政策,大力扶持这两项产业的发展,从而进一步提升我们的国民收入。”

“好!风神大人果然还是为我们着想的。”

“我真是该死!我刚刚居然还质疑风神大人。”

“风神大人我要给你生猴子。”

赵庭终于忍不住了“那边那位姑娘,请你矜持一点,女孩子家家的,说话要注意分寸。”

赵庭把众人都逗乐了,而那位姑娘此时已经羞红了脸,用脚在地上扣着三室一厅。

“好了,那么我继续了,因为[四风守护]空缺已久,于是我决定任命几位新的[四风守护],东风之龙——特瓦林,这一位不变;北风之狼——安德留斯,众人没事别往奔狼领跑,那是安德留斯的驻地,狼领地意识可是很强的;南风之狮——琴,就是大家熟知的骑士团代理团长;西风之鹰——迪卢克,相信大家对他的身份都很熟悉,我就不多解释了,新的[四风守护]就是这几位,大家鼓掌。”赵庭说完便率先鼓起了掌。

在赵庭的带领下,蒙德城内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

“迪卢克前辈,没想到我们又可以并肩作战了。”

不只是琴没想到,迪卢克自己也没找到,实际上这时赵庭临时想到的。

温迪这家伙不合适,肯定会偷懒;凯亚更不想,坎瑞亚遗民,赵庭对他不完全了解;安柏?那更不行了,这元气少女守不住秘密,要是让她掺和进计划里,还没开始就已经暴露了,思来想去也就只有迪卢克了,与其让他当那劳什子的暗夜英雄不如拉过来当[四风守护],守得住秘密,又是前骑兵队长,完全合适,最主要的是赵庭的钱包这下彻底绑定了,钟离有名为达达利亚的钱包,他赵庭有着名为迪卢克的钱包。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件事,经过我和岩之神摩拉克斯的商讨,蒙德和璃月决定结盟,之后会把通往璃月的道路进行修缮,以方便通商和两国的交流,如果可以的话,麻烦到时候大家出一份力。那么今天的讲话到此结束,各位没吃饭的感觉去吃饭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

赵庭说完,便带着众人骑士团的众人出了教堂。

在从侧面出去的时候便看到,优菈红着眼眶正抱着安柏痛哭,在她擦眼泪的时候看到了赵庭一行人,这下不止是眼眶红了整个脸都红城了熟透了的水蜜桃,可爱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