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偶遇优菈洗澡(求推荐)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3608字
  • 2021-09-03 19:41:09

赵庭顺着声音走到一个山洞前。

从洞口向着里面望去,洞内闪烁着怪异的红色光芒,光芒闪烁的很有节奏,就像是心脏跳动的节奏一样。

“过来....过来....到我这里来....”

陌生的声音不断地催促着赵庭向着山洞里面走去。

这时的赵庭意识非常的混沌,完全是靠着本能在行动。

此时在赵庭的意识当中。

赵庭闭着眼躺在一片混沌当中,在他的旁边有着一条二哈一样大的黑龙虚影,想要把赵庭给吞噬了,但是它做不到,赵庭的意识比它想象的要强大,它现在不过是一缕残魂,想要夺舍非常的困难,也就在赵庭被击中那一锤之后,赵庭的愤怒给了它可乘之机。

赵庭的意识现在很混沌,这个时候就是它的机会,它想要蛊惑赵庭去喝下它的血,使赵庭变得暴戾再一点点的蚕食赵庭的意识壮大自身,最后成功夺舍。

这时赵庭已经来到了杜林的心脏前,这颗硕大的心脏就算主人已经死亡只剩一缕残魂的情况下还在兢兢业业的跳动着,这一跳就是一百多年,什么叫劳模,这就叫劳模。

赵庭拿着长枪在杜林的心脏上划出一道小口,里面的血液顺着小口喷涌而出,赵庭立马把嘴贴了上去,贪婪地吮吸着从小口中流出的血液,这些血液顺着他的嘴巴进入他的身体。

血液进入赵庭的身体后试图从毛细血管进入和赵庭自身的血液融为一体,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因为魔龙杜林的血液和赵庭的比多多少少有点捞,导致赵庭的身体不接受它们这些难民,杜林的血液当然不服,我们是过来殖民的,你们居然敢不让我们就去。

随后双方开始了交战,是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打得难舍难分,给杜林都看呆了,它是万万没想到啊,这家伙的身体居然想要把自己的血液排出在外,它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于是便帮着自己的血液进入赵庭的血管中。

赵庭的潜意识里感觉到身体不舒服,他的身体便停止了继续吮吸杜林的血,这一停吧就犹如切断了杜林方的后勤补给,随后他这边就开始了节节败退。

因为杜林刚刚帮着自己的血液进入赵庭的血管,耗费了大量的精神力,这使得他对赵庭的精神的影响便小了,这影响一变小吧,赵庭就开始从混沌当中慢慢的醒来。

杜林这次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让自己的血液进入赵庭的身体,还把自己给累到了,而且不让自己血液进入的理由竟然是赵庭的身体嫌弃自己的血液品级低,还被看成了难民,这放谁的身上谁都受不了。

赵庭这时悠悠地醒来了,看着这颗杜林的心脏,还有嘴巴里的一股铁锈味儿,赵庭大致猜到了是杜林的残魂刚刚影响了自己的意识,大概率是想要复活。

赵庭想要把杜林的这颗心脏彻底摧毁,但是这杜林又和阿贝多有着关系,赵庭思考再三之后就打消了这个想法,随后他就离开了山洞。

出来山洞赵庭看着自己满身都是血,就想找个地方洗洗,刚好这条路下面就有一条河,于是他快速的向下面的河岸跑去。

..........

优菈结束了任务,迎来了难得的休假,于是就打算今天去龙脊雪山旁边的河里游泳放松一下,她早晨就从蒙德城出发到了龙脊雪山的河畔旁,因为担心会她洗澡的时候有人出现,所以她就到了下游瀑布的地方去了。

到了瀑布旁,优菈检查了一遍,确定了周围没有人后,她开始褪去身上的衣物,露出了羊脂玉般洁白的躯体,随后下水整个人没入水中。(lsp别瞎想,穿着泳衣的)

赵庭此时也已经到达了河岸旁,赵庭看着面前的河,直接穿着衣服跳了就去,赵庭在河中脱下衣服开始清洗着上面的血迹,衣服上的血液在河水中扩散开来,又顺着河流向着瀑布的方向飘去。

很快赵庭就清洗完了,但是因为在水中泡着是真的舒服,所以赵庭一时半会不打算上岸。

赵庭此时就穿着一条短裤在水中游着,这河水很清澈,不像地球的河流非常浑浊,毕竟这个世界没有像地球那样,有一群资本家带头搞工业污染的。

赵庭此时把这个身体全部潜入水下,在河中玩起了潜水。

优菈在瀑布旁清洗着身体,突然发觉水的颜色有点发红了,感觉像是血一样,随后她便向着上游游去。

因为她是在水面上,而赵庭是在水下,所以他们很巧妙的没碰上,这要是碰上了,真的是说不出的尴尬。

赵庭此时已经有到了下游,他把头探出水面呼吸着新鲜空气,他的目光被河岸边的一抹蓝色吸引了,赵庭游近了才看到,刚刚看到的那一抹蓝色原来是一套叠放整齐的衣服,只不过赵庭看着这衣服觉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到过,又记不清是在哪见到的。

赵庭就这么在水中思考着。

优菈也已经到了赵庭刚刚洗衣服的地方,没看到有尸体之类的东西,但是他在岸边看到了脚印,脚印看上去很新,像刚刚踩上去的一样,而且脚印就是到这里就消失了,优菈不禁想到是不是到对岸去了,于是她又像对岸游去。

因为刚刚在水中,赵庭没有听到有人划水的声音,但现在他出了水面,很形象的听到他刚刚游过来的位置有人在游泳,在他的视野中,远处从石头后面游出来一名蓝色短发的少女向着对岸游去。

“卧槽,原来是优菈,我说这衣服我看怎么这么眼熟。”

赵庭看到优菈顿时有点慌,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他什么都没做,但却是慌得不行,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在做坏事的时候旁边突然出现个人。

赵庭赶紧上岸穿上了衣物,穿好衣物的他赶紧就开溜了,要是被优菈看到肯定会被认为是偷看她洗澡的。

此时优菈已经在对岸上岸了,环视一周也没有发现脚印什么的,这时她刚好看到她放一放的地方有着一个绿色头发的人影在那边穿衣服,优菈赶紧下水游了过去。

等优菈游到的时候赵庭已经跑远了,优菈赶紧穿上衣服,顺着赵庭留下的痕迹跟了上去。

赵庭已经快到了山脊守望的大门,只不过赵庭看着远处大门旁边站着两名愚人众重卫士,想要悄无声息的过去开门进入秘境显然不可能,那就只有打,但是又怕秘境里面冲出一大群愚人众,以他现在的情况打一两个到时没问题,但是愚人众要是用人海战术那谁受得了啊。

赵庭就这样趴在地上思考着,顺便恢复一下体力。

这时赵庭突然感觉后面好像站着个人,赵庭缓缓地转过身,只见优菈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就这样在赵庭身后站着看着他。

“唉我去!优菈你这不声不响的出现在别人身后很容易吓死人的。”

“哼!敢说我长得吓人,这个仇我记下了。”

赵庭坐起身来看着优菈。

“话说你怎么找到我的,找我干嘛。”

“我要是找不到你我就不用叫‘浪花骑士’了,我问你之前河里的血是不是你干的,还有你跑来这里干嘛。”

听到优菈问的问题赵庭开始在心里权衡起来,优菈来问他肯定是看到他了,如果回答是他干的那优菈肯定会问是谁的血,如果回答不是,那肯定会被问在那里干什么,一般人没事不会来龙脊雪山的,况且赵庭不可能这么巧闲逛就碰到优菈洗澡的地方,说以说如果回答不是肯定会被怀疑是不是偷看优菈洗澡的。

“是我干的,至于是谁的血,我不太方便说。至于我来这里主要是为了那个秘境”

优菈听了赵庭的回答很不满意,基本上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如果不是赵庭干的他不会出现在那,不是为了秘境也不可能到这。

赵庭看着优菈的表情,感觉到了不妙,连忙撇开话题“话说你不用执行任务?还跑到这来。”

“我也是人,也是需要休息的。”

赵庭听了,心里一喜,这不是帮手送上门来了吗“刚好,帮我个忙,之后答应你个要求,怎么样。”

“嗯?什么要求都可以?”

“额...也不是都可以,比如说让我去死这种要求我做不到,但是你要是让其他人去死我尽量做到。”

“这样啊,行,要求什么的还没想好,等想好了再向你提,不过你要我帮什么忙。”

“也就陪我逛一下那个秘境而已,对了,如果杀了那两名愚人众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嗯?只要不被人发现,基本上没什么后果,骑士团和愚人众的关系不怎么好。”

“这样啊,我明白了。”

赵庭刚刚说完,人就已经向着重卫士那边走去了。

和他们就只有十几米的距离时赵庭喊道:“嗨,两位大哥,你们知道晨曦酒庄怎么走吗,我都绕了大半天了,还是没找到路。”

冰铳重卫士听到赵庭的问题后示意水铳重卫士给赵庭解答。

水铳重卫士指了指璃月的方向说:“晨曦酒庄就一直顺着这个方向就能看到了。”

赵庭听到后不禁暗骂“妈了个鸡掰,本来看你回答我都不想杀你了,你特么让我去璃月找晨曦酒庄,你个鳖孙,死有余辜。”

“哈哈哈哈,谢谢大哥,这点钱你们拿去喝酒。”赵庭说着便拿出了一个装着莫拉的袋子,里面的摩拉不多,就一千多,但是里面除了摩拉外还有着十几颗树种。

赵庭把袋子给他们后,边走得远远地,然后让种子快速生长,种子生长是需要养分的,那这些种子所需的养分从哪里来呢,当然是愚人众的身体啦。

那名水铳重卫士把袋子放在自己的胸口处的内包简直是找死。

种子们开始生长处根系,感知到水铳重卫士的体内有着大量的养分,便快速的把根系从他的皮肤钻入。

旁边的冰铳重卫士发现了不对便走开了想问发生了什么,水铳重卫士捂着胸口,冰铳重卫士把头伸过去查看,结果种子的根系飞快的扑向他的脸顺着他的七窍进入他的体内,直接破坏了他的大脑,没有给他一丝反抗的机会。

远处的优菈看着这一切,顿时感觉头皮发麻。

种子的根系穿过他们体内后到达了地面,然后扎根进了土里,随后树木快速生长着树干和树根把两个愚人众缠的严严实实的,最后直接看不出里面有着两人,赵庭还是有点担心,于是便让树木把他们的尸体给拖入地下,这样赵庭放心多了。

优菈这时走了过来,看着赵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赵庭到时没管这么多,直接去推开秘境的大门,喊了声优菈之后就先就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