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危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2085字
  • 2022-01-13 16:50:44

进入了赫乌莉亚的部落,敖广看着这安静的部落,又看了一眼远处依旧能看到火光的瓦沙克部落部落的方向,心情非常复杂。

明明就只有几百公里,但两个部落却完全是不同的景象,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两个部落此时都很安静,一个是死的安静,一个生的安静。

看着这安静祥和的部落,敖广淡淡地和赫乌莉亚说了一句:“你说如果有一天整个世界的魔神都退出历史舞台,那人类是否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去抵抗那些灾难呢。”

“呵哈?如果我们真的退出了历史的舞台,那人类应该已经有力量应对一切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提前一步退出,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保护我的族民,我不想让他们和瓦沙克的族民一样。”

对于赫乌莉亚的话,敖广并没有回答她,他很清楚,赫乌莉亚要想退出,除了被多位魔神围攻以外,是不可能被单杀的。

就赫乌莉亚现在的实力来看,她不去让别人提前退出就不错了,谁还敢打她的主意啊,难不成是想体验一下变成盐的感觉吗。

赫乌莉亚看着旁边的敖广,差不多猜出了敖广认为她的话是看玩笑的,但她也只是一笑而过,对于死亡这件事她可是在瓦沙克那打听过的,虽然他没直接说,但是她敢肯定,最终得到神位的不是她。

“什么话都别说了,先带我去看看那孩子,刚被灭族,我去安慰他一下。”

摩拉克斯要是在旁边,估计连嘴里的茶水都能喷出来,你去安慰,你原来还会安慰人的?

赫乌莉亚闻言,莞尔一笑,带着敖广回到了她的住所。

推开门,只见一个一丝不挂的孩童正呆坐在水盆当中,任由旁边的侍女清洗着他的身体。

可这一幕在敖广的眼里感觉有点不对劲,那侍女的眼里冒着光,犹如饿狼看见羔羊一般。

敖广看着那侍女,把头靠近赫乌莉亚说道:“姐,你这侍女哪找的,怕不是正太控啊。”

“正太控?那是什么?”

嘶~

要不是条件不允许,我高低给你整两句,但现在毕竟有着个孩子在这。

不再理会赫乌莉亚,敖广走向玄机,随后蹲在他身旁,张开嘴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不是敖广不想说话,而是他不知道说什么。

面对一个刚被灭族的孩子该说些什么,在线等,挺急的。

“那个,玄机?”

男孩听到有人在喊他,便把头抬起看向敖广。

男孩觉得面前的人很眼熟,但记不起到底是在哪见到过。

“大人,您是?”

(||゚Д゚)

这一问可给敖广整沉默了,不久两年没抱过你嘛,现在居然连我都不记得了,亏我还想安慰你来着。

这一大一小的对话给旁边赫乌莉亚都给逗笑了,起初她还担心这孩子看到敖广会过段跟着他走呢,现在一看,这担心完全是没必要的。

“玄机啊,我是瓦沙克的朋友,几年前还去他那抱过你呢。”

敖广这么一说,玄机算是知道了他为什么看敖广会觉得眼熟了,确实是有个长角的家伙和他关系不错,但好像那家伙一直是在骚扰他姐姐。

“原来是敖广大人,然后呢…”

(°д°)

什么叫然后呢,咱俩,老熟人了,你被灭族了不得找个熟人投靠吗。

“我…是来接你走的。”

听敖广说这话,旁边的赫乌莉亚可就坐不住了。

“咱们可说好了的,你答应过我小玄机留在我这的。”

敖广看了赫乌莉亚一眼,非常平静地说道:“有些事情,还是让这孩子自己决定比较好,有些事情我们不该干涉,也不能干涉,你说呢。”

敖广这后面听上去是在询问,但赫乌莉亚听到的意思是“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之前的话是我骗你的。”

赫乌莉亚拿敖广没办法,她不是归终,如果是归终的话,敖广还是会听到,但对于她这“陌生人”的话,敖广可是一点都听不进去的。

“玄机,你是跟我走还是留在赫乌莉亚这,无论你选择哪一种,我都尊重你的选择。”

你这是尊重?怎么这话语间充满了威胁。

其实敖广也不太确定,这孩子跟他走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如果瓦沙克看到的未来是玄机跟着赫乌莉亚的,那么如果敖广把玄机带走,那瓦沙克看到的未来就不会发生,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出现变数。

对于敖广的顾虑,已故的瓦沙克表示,我是瞎子但不是傻子,要是没把握的话,我敢把这孩子交给你?我直接丢给摩拉克斯不行吗。

“我…我…”

说实话,玄机面对这选择还是挺困难的,一个是经常骚扰姐姐的人,一个是救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敖广看上去很凶,选旁边的姐姐的话,他可能要打自己;如果选他的话又对不起救了自己的姐姐。

“那个…我能都选吗。”

嗯?(-_-)

嗯?(・・)

就这一个回答,敖广就知道瓦沙克为什么说这孩子是希望了,正常孩子在做选择的时候只会纠结,但这孩子直接选择全都要。

敖广看了一眼旁边的赫乌莉亚,随后就开始在心里想着如何双赢。

‘每个部落住半个月还是直接先住半年呢…’

比起敖广的这些不成熟想法,赫乌莉亚的想法就成熟很多了,她想的是怎么合理的吧这孩子和敖广这赠品都留下来。

“决定了,这孩子前五十年在我那,后五十年留在你这。”

敖广嘴里说着,心里暗叹自己真特么机智,这孩子前半生都在自己那过了,那后半生还会跑吗。

敖广的话,引得旁边三个人都瞠目结舌,是世上怎么会存在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不是说男人都好面子的吗,这人怎么直接把面子丢在地上摩擦了。

赫乌莉亚翻着白眼,面向敖广想着,你怎么不说这孩子生前在你那死后埋我这呢,你这么不要脸,归终她知道吗。

说实话,归终还真的知道,如果说人都是要面子的,那么敖广就不能算人了,他的面子早就被他败光了。

“玄机留在我这,你要照顾他的话就留下来,如果不行就反过来,玄机去你那,你留在我我这,你和他总得留一个在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