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活下去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2033字
  • 2021-12-27 12:37:17

看着亲人们的离去,蹲在地上的妇女们都哭成了泪人,她们都知道如果被带回去会发生什么,那是一个地狱,一个魔鬼们享乐的地狱。

璃月女子大多性情忠贞,面对这种情况,她们能想到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自尽,这是她们唯一不用受到折磨且有尊严的死法,一旦到了螭部落,她们将沦为繁衍和发泄兽欲的工具。

已为人母的这些妇人已经下定了决定,但她们放心不下的是她们的孩子们,这些未经人事的女孩如果真的落入那个魔窟,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于是这些妇人们决定先送走孩子们,然后她们咬舌自尽。

于是这些坚强的女性,便看着身旁自己的孩子,尽管心里百般不愿意,般还是下了手。

在旁边看守的守卫很快发现了不对劲,原本聚在一起的这些女人正在从中间开始,一个个的倒下,很快就只剩下了七八个还活着的年长女性。

“老大,快来看看,这群贱货自杀了,快来啊!”

听到手下的声音,一名独眼肌肉壮汉扭过头来看向他手下的方向,只见此时那些被捉住的女人已经只剩下七八个还在坐立着的了。

“他奶奶的,你们怎么看着的,啊?这么多人看不住这些女人,你们干什么吃的…”

骂归骂但他还是忍住了打手下的念头,现在最重要的时刻是把这些女人还有粮食以及一大堆过冬的物资运回去,运不回去的就地烧掉。

就剩下的这七八个女人被这些严加看管,可谓是一对一看管了,在这些恶魔的眼中,这些女人已经是他们的私有物了,不允许她们有任何闪失。

大约他们花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把这整个部落都给搜了个遍,把粮食和动物皮毛这些都给搜出来了并且统一带走。

“老大,等我一下,我去方便一下。”

“快去快去,一天天的,真是懒人屎尿多,弟兄们准备回去了。”

那名长相猥琐的小弟得到了独眼壮汉的允许之后,拿着两节木棍就直奔茅房去了,而他去的那个茅房正是那男孩藏身的那一个。

男孩听着头顶上的声音,他不敢发出一点动静,深怕引起那猥琐男子的注意。

男孩的正上方,那猥琐男子解开裤腰带,直接开始释放自我,他胃里翻江倒海的,随时都有可能吐出来。

“啊~真舒坦。”

大概一杆烟的时间后,这猥琐男子拿着这树枝刮干净之后,就提起了裤子,走出了茅房。

“老大,我好了,咱们出发吧。”

那独眼壮汉见猥琐男子走出之后,便吩咐手下押着众女带着活物向着他们的部落出发了。

而在他们离开的一柱香的时间之后,那男孩终于爬了出来。

“呕…呕呕呕。”

男孩一爬出来,直接跪在地上呕吐了起来,这一是因为他身上的气味,二是这非常恶心的场面。

男孩的面前是一片火海,地上有着无数具尸体。

男孩无助地看着周围的尸体,眼里的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男孩的双腿颤抖,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有一群强盗来进攻他们的部落,为什么之前还抚摸他头的大叔现在却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玄机…玄…机…玄…”

正在抽泣的男孩听到了有个声音在呼喊他,他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倒在血泊当中的女子阵歪着头看着他。

男孩看清了那女子的长相,赫然就是他的亲姐姐,男孩用着那颤抖的双腿支撑着身体向着他的姐姐靠近着。

“姐…姐,你怎么了,姐…呜呜呜…”

“玄机…离开这里…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去找…”

男孩的姐姐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便失去了最后的气息。

男孩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姐姐的尸体,他最后一个亲人就这么死在了他的面前,而他却无能为力。

男孩抱着他姐姐的尸体哭了很久,直到他记起他姐姐的遗言,离开这里,活下去。

男孩艰难地爬起身体,脱掉了真是沾满污秽的衣服,这衣服已经被完全浸泡,非常的潮湿,如果穿着的话他可能会死于体温过低。

男孩在地上一名无头男性的身上扒下来一件粗麻布制成的长袖,最后看向了他曾经生活的部落,随后接在夜色里消失在了茫茫大雪当中。

在男孩走后,敖广终于是赶到了瓦沙克部落,哪怕是他也没见过这种景象,满地的残肢断臂,一地的尸体,看的他直犯恶心。

敖广记得瓦沙克的话,要救下那个男孩,随后他就开始在这个部落里疯狂的寻找那个孩子。

可他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于是就想着他是不是被螭部落的人给带走了。

想到了这里敖广就想着螭部落的位置赶去,希望在路上能找得到那群匪徒。

因为大雪的缘故,而且他们还押着妇女带着活物,所以这群匪徒的的速度非常慢,敖广飞了一小会就看到了他们火把所发出的光亮。

“老大,你说我们这么做会不会引起其他对我们出手,我听说瓦沙克和摩拉克斯他们部落的一个人关系不错啊。”

“怕什么,摩拉克斯而已,如果不是他和归终结盟,我们螭大人早就把他给灭了,就他手下的一个喽啰算得了什么。”

“这么说你很勇哦,连摩拉克斯都不怕。”

“当然,我…”

这独眼男子话刚说道一半,突然发觉到了不对,这声音他从未听到过,而且刚刚和他说话的小弟在他前面,而这声音却是来自头顶。

敖广的声音让这些人感到惶恐,纷纷拿起武器望向头顶,然而却是什么也没看到。

“谁!出来,别鬼鬼祟祟的。”

这独眼壮汉一开口,手下便纷纷附和着,好像这样就不那么怕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使得这独眼男子汗毛炸起。

独眼男子耳边突然传来敖广的声音,而且他的耳朵还能感受到敖广说话时吐出的热气。

“关于我是谁,你的小弟不是说了么,我就是你说的那个摩拉克斯手底下的喽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