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那一个雪夜(求推荐票 月票)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2326字
  • 2021-12-26 12:07:22

昏暗的天空中飘舞着雪花,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一个只穿着一件粗麻布长袖的六七岁大的孩童在雪地上走着。

他赤裸的双足被雪地上的积雪冻的发紫,他的周身没有一个活8物,有的只是已经冰冷的尸体。

他不知他要去哪,只知道他停留在这一定会死,但就这样的环境,他又怎么凭借自己活下来呢。

他踏着厚厚地积雪,周围被雪装饰地一尘不染,整个世界就仿佛变成了一个洁白的画卷,而他却想是这幅画卷上的一点污渍,他最终还是会因为寒冷或者饥饿而倒在这雪地上,让这副画的作者重新在这处瑕疵上上色。

这孩童原本着一个幸福的家庭,他有父母,也还有两个姐姐,平时虽然不能吃饱,但总还是饿不着,整个部落的人都很团结,虽然平时可能会有点小矛盾,但一段时间之后也就过去了,但就是这原本美好的局面,在一天前被打破了。

在距离他们部落的数百公里外,有着另一个部落,那个部落所信奉的魔神名为螭,因他们部落的族人觉得自己的领地没有瓦沙克的领土物资丰富,而且螭比瓦沙克要强,为什么就不能抢过来呢。

不只是螭的族民这么想,连螭也是这么想的,所以魔神之间的争斗一触即发。

瓦沙克是不善战斗的魔神,他主知识,他能看到过去和未来以及所有隐藏或者是失传的事物和知识,包括也可以看到他的死期。

就在数年前,他就曾和敖广提起过此事。

“好友,我的寿命即将走到尽头了。”

对于这位盲人朋友的话,敖广当时是噗之以鼻的,他当初是这么和瓦沙克说的。

“咒自己死的,我还是第一次见的,且不说魔神寿命悠久的问题,就算有人要杀你,你都知道了还不会跑吗。”

“我跑了,我的族民怎么办,况且这是命数,哪怕我跑得了一时,也跑不了一世,哪怕他不会杀我,也总会有人补上这个漏洞的,我——在劫难逃。”

瓦沙克的话让敖广低下头沉默了,他何尝不是一直再跑吗,他这都是第多少个了,可之前的他也没看见跑掉的,不然他也不会在这喝着茶和瓦沙克闲聊了。

沉默良久,敖广抬起头望着瓦沙克那副看破生死的表情问道:“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帮我救一个孩子。”

“孩子?哪家的孩子,我现在就去,哪怕是摩拉克斯的孩子我也给你抢过来,额不对,按现在的情况来看摩拉克斯只可能和归终走到一起,那他俩的孩子也不需要我管啊。”

敖广的话把瓦沙克给整乐了,他很喜欢和敖广待在一起,你永远想不到敖广的下一步或者下一句话是什么,他的身上充满了变数。

“哈哈哈…不是他俩的孩子,要是他俩的孩子能就我们部落,都不用你,我都想办法撮合他俩,我让你救的那个孩子就在在外面。”

瓦沙克说完,便把手指向了门外的一名孕妇,那名孕妇背着一两岁大的女童,洗着衣服,旁边还有着一个追着蝴蝶的小女孩。

“你让我救哪个,捉蝴蝶的话、背上的还是肚子里的,还是说那个在洗衣服的大孩子。”

“当然是肚子里的,那是一个男孩,之后他出生时我会把全族的气运都转移到他身上,也只有他才能肩负我们全族的气运,他是我们部落最后一个婴儿,他生来就肩负着延续种族的使命,我看到他将是未来最出名的魔导师。”

敖广在心里暗暗记下了那名孕妇的长相,都说孩子多多少少都长得像母亲,希望这孩子也一样。

“行了,我记下了,还有没。”

“还有最后一件事,当你和摩拉克斯杀了那个杀了我的魔神之后,记得找到我的头骨并转交给那孩子,这也是我能为部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瓦沙克说完,就不在多说什么了,哪怕敖广询问了具体时间,瓦沙克也不肯多透露什么,只给了敖广一个模糊的时间——那是一个大雪天,就这答案让敖广在每年长达四个月的雪季顶着大雪眺望瓦沙克的部落,就这样保持了七年。

这七年里让归终安排照顾敖广生活起居的丫鬟一位这位大人好像有着什么大病一样,就那样站在庆云顶上,你问他吧他说是完成友人的遗愿,可也没见到他出去奔丧过啊。

就这样,敖广等了七年,这七年里敖广不止一次和瓦沙克说起过喊他给个准确时间,可他每次都说快到了,让敖广再等等,直到七年后螭部落的壮丁们挥舞着武器攻进了瓦沙克部落。

这一天原本敖广以为又要继续等待时候,一处冲天的火光吸引了他的注意,那个方向正是瓦沙克部落的位置,敖广见状喜出望外,吩咐了旁边的丫鬟先自己回去,他要去奔丧了。

敖广说着是去奔丧,可在这丫鬟玉蝶眼里,他那表情就好像是说人是我杀的一样,完全没有一个赶去奔丧的人该有的表情。

没办法,这大人走了,咱一个普通人也不能继续搁这山上久留,可正当玉蝶要下山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事情,这好像是敖广带她上来的,这山顶上完全没有下去的路。

好在这山上有带来的一堆柴火,不然敖广奔完瓦沙克的丧,回来又得奔玉蝶的丧,咱将其称之为吃两桌席。

…………

“弟兄们,女的全部带回去,男的通通杀掉…”

原本祥和的瓦沙克部落,在今天迎来了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劫匪,这群劫匪烧杀抢掠,残忍到令人发指,更有甚者一枪捅入一名孕妇将其高高挑起,他们的脸上的笑容逐渐扭曲,仿佛是深渊里跑出的恶魔一般,完全没有人性。

“玄机,你在下面藏好了,千万别出声,也别出来,等到外面没有声音了再出来,记住娘的话。”

一位母亲把一名男童藏在了粪坑当中,随后她离开没多久,藏在粪坑里的男孩就听到了她母亲的声音。

“你们两个要做什么,给我放开,瓦沙克大人不会放过你们的…”

一听到瓦沙克,这两名男子当场就笑了,平时他们说不定还会被吓到,可今时不同往日了,其中一个非常戏谑地看着男孩的母亲说道:“你口中的瓦沙克,早就被我们的螭大人一口咬掉了脑袋,现在的头颅都还在我们螭大人的脚下踩着呢,怎么可能还有机会管的了你们呢。”

这男子说完,便协同另一名男子把男孩的母亲拖拽到了一片空地上,并让她蹲在地上,除了男孩的母亲以外,还有着数十名妇女蹲在这块空地上,旁边还有七八名手持武器的人看守着。

这些女子看着所爱之人一个个的倒在这些恶魔的兵刃之下,陷入了深深地绝望,那昨天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人此时正慢慢地失去了生的温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