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虬变蛟,好过螭(求推荐票 月票)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2626字
  • 2021-12-22 18:44:19

通道下到尽头,走到了一处非常宽阔的空间,大概有十几亩的大小,这处空间的顶上悬着一个巨大的萤石,在这空间的周围生长着非常多的花草,不仅如此,旁边还有果树,如果不是最边缘的石壁提醒,还真的让人以为这仿佛不是地下,而是大棚。

“妙妙,都到了,你要从我肩膀上下来了吧。”

敖广非常无奈的抖了抖肩膀,试图把肩膀上的jk美少女妙妙给抖下来,只可惜他这一抖,肩膀上的妙妙直接双腿交叉,双手紧紧地保住敖广的脑袋。

你们觉得这不合理?其实这很合理刚刚是在阵法外面,阵灵没有形体,现在都到了阵法里面了,咱还不能拥有个形体吗。

既然妙妙不肯下来,敖广也不强求了,在他来看,妙妙这丫头就和他孩子一样的,女儿对父亲撒娇不是很正常吗。

既然都到了,敖广便带着钟离和赵庭去他会客的地方,当初敖广可是在这住了几个月的,那段时间他可是把虬给吃透了,哪个部位的肉该怎么做才好吃,这世间没人比他更加清楚了。

在敖广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一处边缘,这里摆放着一些简单的家具,一张床,一套桌椅,一个灶台还有几个书架。

除了这些家具外,还有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这些都是烟绯平时过来找妙妙玩的时候带过来的,书架上面大部分都书也是,其他的就是璃月的那几位常驻仙人带来的。

没办法啊,敖广不在,这丫头一个人在这太可怜了,这些当叔叔阿姨的不得帮衬点吗。

其实吧妙妙如果一个人无聊的话,可以把七七喊过来,那孩子平时也是挺无聊的,不过因为复活时魂魄没找全的原因,导致了她的记忆储存不住,怕是之后忘记来这地个的路。

“妙妙帮我去沏一壶茶,我和你钟离叔他们聊会。”

听到敖广这么说,妙妙就算心里不愿意,但还是从赵庭的肩膀上爬了下来,提着水壶到了旁边的一处井口打水去了。

敖广招呼几人坐下之后,钟离就忍不住开口了。

“妙妙这孩子这些年来一直在等你,她一个人平时在这看着虬也挺可怜的,也没个朋友,如果不是有烟绯在的话,这孩子不知道这些年会变成什么样。”

钟离讲的这些,敖广也是知道的,但知道归知道,他也没办法啊,人生在外身不由己,如果不是当初怕天理来搞他会影响时间线的发展,谁愿意离开啊,别的不说,就这龙肝他都四百多年没吃啊,虽然说有着在稻妻天天补充的蛇肉,但那个不敢直接拿出来吃啊,影还在旁边看着呢。

“敖广,这妙妙啥情况啊,她出不去吗?”

敖广听着这个赵庭的话,不由地撇了撇嘴,叫你平时多读书,你却想着去养猪,现在知道知识的重要性了吧。

敖广在心里吐槽了两句之后,还是非常耐心的给赵庭科普了起来。

这阵灵和器灵不太一样,这器灵幻化成人之后可以带着本体一起走,就好比一把剑,你看到的是一位漂亮大姐姐手持一把绝世好剑屹立在那,可实际上是一位剑灵和她的本体屹立在那,这器灵和阵灵的相同之处呢都是不能离本体太远,这器灵可以带着本体走南闯北,你让阵灵试试,这一走得带走一大片土地,咱先不说能不能带得走,就是带走了也累都累死了。

“哦~我明白了,所以说这妙妙的问题能不能解决。”

你明白个der你明白,听懂了吗,这是阵灵,不是器灵。

“有,问题很好解决,那就是把妙妙和阵法只见的联系切断,让她不再是阵灵。”

赵庭一听这个答案,开始觉得没什么问题,但他记起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我记得有阵灵的阵法损坏的话,阵灵也会受伤,而且有阵灵的阵法失去阵灵后,阵法的强度也会降低的吧,如果阵法强度降低了,那还能困住虬吗。”

敖广听了赵庭的话,不由地笑了起来这是什么白痴问题。

为了打消赵庭心中的疑惑,敖广带着赵庭向着这片空间的中心位置走去。

等两人快到中间区域的时候,赵庭看到更高慢慢看着非常平整的地面突然多出来了一个深坑,深坑当中有着一条体长二十多米身体非常修长的龙型生物,它拥有着暗蓝色鳞片,奶灰色的鬃毛上沾满了鲜血。

在虬的身下是一个池子,下面暗红色的血液全部都是来源于它的,这些血液通过敖广布置的一个特殊阵法,会将其变为养分输送到地面的土壤中去,虽然说这有点不太人道,但是被虬吃掉的那些人看到的话,一定会拍手叫好,这妖物就不能这么轻易让它死了。

“哟,虬你的气色不错啊,还喘着气呢,怎么样我这大保健阵法可以吧,不仅无人打扰还有美女一对一陪伴,怎么说都是五星级待遇了吧。”

敖广的声音,惊醒了在下面假寐的虬,一双车轮大小的龙目死死地盯着敖广和赵庭,那眼神恨不得是把这俩家伙给生吞了来了,可是捆绑着他的锁链使他无法做出任何动作。

“啊呀呀,你这角怎么断了一个,现在的话不能喊你角虬了,得喊你蛟了吧,不过还好你比那个没有角的螭好一点,起码还有一支,哈哈哈哈。”

面对敖广的嘲讽,虬没办法做到任何反击,现在的它连说话都费劲,被困的这几千年它可以说是一直在苟延残喘,哪怕是它要死了也会被敖广给救活过来,敖广不在的这几百年里都是由妙妙代理的。

那么有的读者就要问了,是什么使敖广做的这个地步的,问得好,下次不许问了。

敖广这么做,主要还是记仇,当初这长虫可是在他刚穿越的时候死命地追他,如果不是敖广跑到了归终的地界,被归终拦下来了,敖广此时说不定就没机会在这嘲讽它了,这也是敖广为什么多次帮归终当僚机的原因。

最后看了一眼敖广,虬就闭上了它的眼睛,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喂,你现在这什么态度,当初你可不是这样的,当初你可是非常桀骜不驯的每次看到我的时候,即使身上拴着铁链也会扭成麻花般的样子靠近我的,真的是渣男,哦不对,应该是渣龙…”

赵庭就这么看着敖广不停地造嘲讽虬,虬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但敖广还是乐此不疲,赵庭在这里面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赵庭在记忆里翻找着敖广和虬发生的事情,结果啥都没找到,很显然又被敖广剪掉了。

敖广骂虬,他又没办法参与进去,只能无奈的研究起了困住虬的阵法。

这最接近虬的阵法就是那个把它血液转化为养料的阵法;在后就是一个杀阵,这个杀阵是独立的,能量来源是血液,所以虬这属于是自产自销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一套敖广是用的很好的;再后面就是组合阵了,这就是敖广说的那个成功把赵庭想法实现的阵法,幻阵、杀阵、困阵、转化阵还有隔绝阵,这些阵法加到一起形成了这整个封印。

这些阵法就是敖广的底气所在,光是钟离的锁链它都没有挣脱,更别说那单个杀阵了,杀阵完了还有一套组合阵,这些阵法哪怕被破了也足够撑到敖广过来把虬再次镇压,所以说赵庭的担心完全是没必要的。

“大人,茶沏好了,这次沏的是您当年留下了的那大红袍…”

一听妙妙说到大红袍,敖广顿时感到一丝不妙,这傻孩子咋啥都敢拿出来啊。

敖广匆忙地赶到妙妙身边,刚准备询问是哪个大红袍的时候,钟离就先开口说话了。

“敖广,这茶的味道很熟悉啊,很像是我当年丢的那一盒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