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妙啊~(求推荐票 月票)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2059字
  • 2021-12-22 10:06:16

“谁说一定要封印松动了才过来,我这些阵法借它玩了几千年了,距离上一次收租都是四五百年前的事情了,我过来收点租金不行啊。”

敖广说完这话,还傲娇地双手叉腰别过了脑袋。

收租?收租!收租!?

钟离脑海中一直重复着这两个字,在他的印象里,这虬可是除了让庄稼长得好点没啥利用价值了。

突然敖广不知道什么原因打了个饱嗝,钟离这才记起这敖广可是魔神战争期间最恐怖的家伙,你被他抓到如果身上带有有价值的家伙还好,要是没有的话,你是兽型就留下身体组织,人型的话就直接丢到地里当苦力,可以说是他看见头顶上飞过的鸟都想捉下来给它们做个马杀鸡然后再请它们蒸个桑拿。

前面提到他的凶名可止小儿夜啼可不是说说而已,不然就他立的那石碑也没有任何警示,却怎么也没见有人误入过。

“敖广,你说的收租不会是你以前干的那事吧…”

“哎呀老哥,我你还不了解吗,我向来都是弱水三千,我只取一半的。”

这就够过分了吧,别人都是只取一瓢,你直接取一半。

钟离看着敖广身后的石碑,当初他说喊敖广立个石碑警示一下,但这好像也没写警示的话啊。

“老哥看啥呢,下去了,那家伙不知道走到哪步了,咱得快点啊。”

钟离摇了摇头,虽然说这石碑没有警示的话语,但是确实是有着警示的作用,不说别的,就敖广那封号到现在都还能唬住人。

敖广带头,直接跳入湖中,钟离也紧随其后。

…………

“妈耶,这幻阵离谱了吧。”

赵庭此时正在这处封印的第二环,第一环是障眼法,总共有三个洞口,两个是假的,还有一个被阵法隐藏了起来,在常人眼里就是一面石壁,赵庭开始是让风去探路的,结果风直接就顺着这隐藏的洞口进去了,这刚好就被他误打误撞进来了。

这幻阵能影响人的感官,你在幻阵里面走一圈之后会发现,你又回到了刚刚进入幻阵的那条道路。极其的烦人。

“嘻嘻,这人好傻!”

!?

突然起来的陌生声音,使得赵庭警惕了起来,这地方可是困着一条妖龙的,能在这地方出现的东西决定都不一般。

赵庭谨慎的看着四周,只要看到一点不对他就马上出手,实在不行就撤退。

在赵庭的背后,从石壁里面走出了一名少女,少女看样子只有二八年华,身上穿着一套水手服,就是我们所说的jk制服,头上扎着两个马尾辫。

“吔?原来是大人啊,大人您都几百年没过来看我了,妙妙好想你啊。”

赵庭寻声望去,看到了这名身着jk制服的双马尾少女,少女身体虚幻,仿佛是不存在一样。

“姑娘你是人是鬼?”

赵庭这一问,这名叫妙妙的少女可就不高兴了,不记得她的名字就算了,还问她是人是鬼,气得她跺了跺脚,嘴巴鼓成了仓鼠,模样煞是可爱。

赵庭看着少女生气的样子,想着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不该问少女是人是鬼的。

“那个…妙妙姑娘,我们认识吗?”

赵庭这一句话,让妙妙蚌埠住了,什么叫我们认识吗,人家日日夜夜盼你来看她,你来一句我们认识吗,你这真是厕所里跳高,过分。

“你…”

“妙啊,才几百年没见,你现在连我都不认识了?”

正当妙妙想说话的时候,从妙妙他们身后的通道里传出来一道声音,伴随着的还有脚踩在沙地上的沙沙声。

随着敖广和钟离走出通道的转角,他俩的身影进入到了赵庭和妙妙的实现当中。

看着两个一样的声身影,妙妙的CPU直接当场短路了,嘴里小声的:“诶?两个大人?怎么会呢?没可能啊,难不成有一个是大人的孩子?”

看见敖广来钟离来了,赵庭便感觉迎了过去。

“敖广你怎么来了,老哥居然也来了,这么晚还出来是要吃夜宵吗。”

一听赵庭这话,敖广就来气,直接一巴掌呼在了赵庭的头上。

“我不来能行吗,我不来的话你说不定就把我的储备粮给放了,没看到我在外面立的石碑吗。”

被敖广打的赵庭倒是觉得没什么,被自己打一巴掌能有什么呢,不这个时候该关心的重点是敖广刚刚说的储备粮,原来虬活着是因为它能吃的缘故啊。

不理会赵庭了,敖广走到妙妙的身前,看着妙妙还在喃喃自语的样子,直接弹了她一个脑瓜崩。

“丫头你在念叨什么呢,几百年没见有没有想我?”

被弹了一下的妙妙抱着头蹲在地上,那眼神就像是个受了气的小媳妇一样。

“大人一走就是几百年,留妙妙一个弱女子在这看着那丑不拉几的泥鳅,谁不想你啊。”

这给赵庭在旁边看得是一愣一愣的,几百年?丑不拉几的泥鳅?这虬到底是有多少种称谓啊,还有姑娘你那眼神也不得劲啊。

看着这个场景,赵庭觉得这里面有秘密,敖广给他的记忆里面完全没有关于这处封印里发生的事,难不成…

“咳咳,赵庭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妙妙,这处封印的阵灵,年龄大概和烟绯差不多,是当初我来改进阵法时偶然诞生的。”

赵庭一脸无语的看着敖广,就算你说是偶然诞生的我也不会相信的,这偶然诞生出了jk少女?很明显是你安排的好吧。

“妙妙别闹了,把幻阵解除让我们进去,我今天收一下五百年都没收到租金。”

妙妙还是很听敖广话的,敖广刚说完就直接起身拍了拍裙子是并不存在的灰尘,手向着前面一挥,就看到地上的青砖上亮起了光芒,随后就见墙砖向下凹陷,形成了一条向下的通道。

赵庭见此,算是明白了刚刚为什么走半天都走不出去,合着这一层全是幻阵,虬还在下面呢,这虬也怪可怜的被埋了一层又一层,血放了一次又一次,皮被扒了又要长,长了还要扒,这敖广比吸血鬼还恐怖啊,简直是让吸血鬼见了沉默,让资本家见了都羞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