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收租(求推荐票 月票)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2074字
  • 2021-12-21 14:51:23

晚风错过赵庭的发丝,站在石门之上,看着这两个由石门分隔开的国家,他觉得有点好笑,明明地方不怎么大,却还分成两个国家,现在好了,这些国民怎么样想不到自家老大都变成一个人了。

“这大晚上的没事干,要不去看看那家伙说的虬?顺便近距离看一眼他那个阵法是怎么样的。”

人嘛都是想到啥就干啥,特别是咱男人,平时都是不怎么思考的,你就像你在宿舍打着游戏呢,这时旁边铺的老王来了句走不走,你端着手机就在旁边跟着就出了宿舍门。

赵庭来到轻策庄,看着璃月这养老圣地,除了路旁的几盏照明的灯笼,是一点光亮都没有啊,而且除了鸟叫和虫鸣声,你是一点人为的声音都听不到,非常的祥和。

降落在一片湖泊旁,赵庭明显感觉这一出地方不对劲,植被异常茂盛,而且还没有鸟儿在这旁边筑巢,连虫鸣都没,太离谱了。

站在岸边,看着这月光下照耀着的湖水,湖水很清澈,但你却是看不到湖底。

就好像这湖底是一处深不见底的深渊一样,光线照进去都无法逃离。

正当赵庭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这湖水旁边的一块石碑吸引了他,虽然这周围的植被很茂盛,但是这石碑却是没有被半点遮挡,就好像是有人定期清理一样。

走到石碑旁,赵庭看了一眼石碑,瞬间就知道这玩意是谁立的了。

[古有妖龙作乱,后被镇压在此,愿后世没有煞笔手贱,不然本座又有的忙了。

——青影斩魔天尊]

就后面这一句,赵庭想都不用想,铁定就是他留的,单是那国粹就不是璃月文化现在该出现的。

看着这块石碑,赵庭想着要不要等他回去后也随便留些刻字石碑,让后世学者头疼。

既然这石碑是自己留到,那就没多大的事情了,直接就下水,一条血脉低下的虬龙加一条死了不知道多久的螭龙,哪能把他拿捏不成?

在赵庭下水后的一瞬间,他发觉这水下的景象和他睡眠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在水下望是一点望不到底的,可他一下水就看到低下好像是有着亮光的存在,而且还不远。

赵庭朝着亮光传来的方向游去,大概向下游了十多米,他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失重的感觉,整个人就从那水中掉了出来,扑通地就摔在了一个石台上。

随着赵庭落在石台上之后,石台瞬间亮起了一道蓝光,随后一道道复杂的花纹从赵庭身下的石台上亮起向着周围蔓延。

正在赵庭感叹这阵法做的真好的时候,某个在嗑瓜子的摸鱼青年开口爆出来了一句国粹。

“这家伙真的是闲不住啊,如果不是看在是一体的份上,我非得把你吊起来先看着我在旁边吃肉,饿你一个星期。”

说归说,但咱还得去看看,谁知道那虬现在怎么样了,正好九百年没去收租了,用着他几百年的阵法,多多少少得回报一下吧。

你这话说的,人家是被困住的,又不是它自愿的,人家也不想的,天天就在这五百来平的空间里扭来扭去的,时不时还得被风刃来两下,这样持续几百年谁愿意啊。

“我去璃月看看老朋友,你们有谁一起的没?”

看着这客厅上,影穿着丝质睡衣裙靠在沙发上看着轻小说,温迪正在和特瓦林推杯换盏,显然都没有鸟他的意思,敖广无奈地只能自己去了,原本还说组织一下今天晚上再搞个宵夜的,可他们这让人太心寒了。

推开门,看着这天空中的那一轮明月,不禁想说这月亮真不会看事情,这种情况怎么说也得换个月黑风高的情景吧,之后得找个机会吧月亮安排一顿,顺便去看看那三女神的宫殿在没在上面,如果在的话说不定还能捡到什么呢。

敖广解开头上束缚头发的发带,放下了那一头淡绿色的秀发,那发质让女孩子都羡慕,但她们最羡慕的应该还得这哪怕不打理都保持顺滑的特点。

没错,从海岛回来后的敖广又把头发变成了长发,不为别的,就为了这穿着一袭青衫再没上一头长发那很仙的气质。这里咱就得说一下,他也是可以吧头发变成黑色的,但是变成黑色不就没什么特点了吗,你看把这玩意染成绿色多醒目啊。

一脚踏空,他整个人乘风而去,长发随风摆动,就仿佛是一道拖尾一般。

敖广一跨过璃月的边境,钟离就从他的床榻上坐起了身来,不是他不想睡啊,主要是这敖广每次不打招呼的来准是要搞点事情。

这赵庭闲着没事干,导致这两个人也连着受罪,所以说咱吃饱了就找个地方躺尸,不然很可能拉仇恨的。

既然敖广都到了璃月的地界,钟离肯定是得过去看看的,就敖广现在的位置来看,那地方确实存在着个小麻烦。

下床,也不管穿衣,钟离直接就从窗口跳了出去,一边飞一边变换着现在身上的服饰,这招他也是和敖广学的,不得不说这招确实实用,可以应对各种情况。

敖广到达镇压虬的那个湖泊的时候,没有感受到虬的暴虐的气息,这证明了隔绝阵法依旧还在运作,也证明了赵庭还没找到虬。

“老哥来的够快的啊,我前脚刚到,你后脚就到了。”

敖广说着,便转身看向身后的钟离。

“老哥你这身我可是好久没见过了,上一次见你穿我记得还是归终姐姐还在的时候,这衣服我记得还是她送你的吧我还以为你给弄丢了那。”

这敖广不说还好,一说就把钟离的思绪给拉回了过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他的记忆里他和归终见面发时候总是能找到敖广的身影,石头后面,房子上面,水缸里面,树冠上,你问敖广他为什么出现在这吧,他的回复总是一句“没事,我溜达。”

敖广也是,说起归终他就满肚子的气啊,他都这么给她当僚机了她都没拿下钟离,也怪钟离不开窍,不然敖广现在估计都抱侄女了。

“咳咳,不说我了,你这大晚上来这是为了什么,虬的封印也没见松动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