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这姑娘谁啊(求推荐票 月票)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2285字
  • 2021-12-21 04:29:26

“在轻策庄那边有一条螭你知道吧,除了螭之外其实还有一条虬,虬那玩意现在应该都还活着,只不过因为它隔三差五的就会被我给放血,所以他这么久都没有出来搞事,当初钟离是想把他杀了的,但我不同意啊,这优质食材没了不就太可惜了吗。”

敖广说起这件事,还不由地觉得自己做的没错,虽然说虬的肉吃起来很柴,而且肉有种酸涩的味道,但是并不是没办法解决啊,况且不吃肉的话,不是还有着龙肝吗,再不济把它骨头拆下来一部分还能熬汤,可以说这整条虬龙都能烹饪,所以敖广把它留到了现在。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就不怕虬出来报复吗,这还真不怕,虽然说当年拿下它是有钟离出手的,但是那都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的它对于敖广来说不过是一条会飞的四脚蛇而已。

听到了敖广的话,赵庭仿佛是明白了什么,但是又不太确定地问了一句。

“那个,你困住他的阵法不会就是…”

敖广没有说话,只是给了一张笑脸,这还用说吗,当然就是这个倒霉长虫是试验品啊,在这长虫的身上成功后,困住若陀都是轻而易举的,所以在璃月的地界上,或多或少都存在着敖广阵法的身影。

“既然阵法你都研究出来了,那为什么你给我的记忆里却没有关于这方面呢。”

敖广这次依旧是没有说话,用手敲了敲桌面示意赵庭看着他的手,随后他不知道从哪搞出来了一个布袋,接着就直接往袋子里丢进去一把刀,然后一股脑的往袋子里装东西,最后最底下的那把刀因为其他物品的挤压,刀刃在袋子上开了个口子,然后随着装入袋子里面的东西越来越多,那个缺口也越来越大,最后以那把刀为首的物品全部顺着那个缺口落了出来。

看着最后装不了任何东西的袋子,敖广把袋子丢在了那堆物品上面,就是整个人站着那堆物品旁,看着赵庭用双手手做了一个请看的姿势。(请自行脑补人类之光黑人小哥的场面)

赵庭看着敖广,敖广明明什么都没说,但是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你的意思是我就像这个袋子,过早的拥有力量可能会把自己毁掉?”

敖广没有鸟他依旧是眯着眼睛一副笑脸看着他。

其实敖广的意思是,你看这个袋子,里面装再多的东西最终还不是在地上的吗,我们就是这个地面,反正早晚都是我的,我干嘛着急这一会呢。

虽然说赵庭对他的介绍有着一定的出入,但无伤大雅,起码不会和他要那阵法的阵图了。

正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解释敖广是解释了的,怎么理解是你赵庭的事情,我敖广无权干涉。

赵庭得到了这个解释,想了想也是过早得到这力量他会飘的,之后可能被天理干死。

“阵法的疑惑解决了,但我还有个问题,老巴你旁边的那姑娘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姑娘哪有姑娘,现在坐在桌子旁的女性就只有影一个人啊,其他的哪有姑娘啊,都是爷们。

听着赵庭说的,众人不禁都看向温迪,连温迪自己都在他左右看了看,没看到有陌生的姑娘啊,他旁边就特瓦林啊。

“老巴你装什么,你旁边除了那姑娘还有谁在,哪怕你比砂糖还近视也该看得到吧。”

砂糖:你礼貌嘛,我戴眼镜招惹你了?

温迪不确定地手指向旁边一头绿色秀发正默默喝着茶的特瓦林问道:“你不会说的是他吧。”

“啊对对对,就是她,你从哪拐回来的,我这才去璃月多久你就拐回来一个女孩子,我继续待几个月,你是不是要给我发喜帖了。”

见赵庭这激动的表现,敖广为首几人都在憋着笑意,怕笑出来使赵庭没面子。

“不是,我说的有错吗,难不成这是敖广你拐回来的?你这么做对得起甘雨吗?”

赵庭这一句话让影和温迪蚌埠住了,还是笑了出来,敖广也笑了出来。

这几个人笑着,只有特瓦林一个人委屈巴巴的看着赵庭。

“二哥,我是特瓦林啊,你之前还骑过我呢。”

?!!

“姑娘你别乱说,我家特瓦林是一条龙,龙你知道吗,就是天上飞得,飞累了还能在地上趴着的那种。”

神他妈飞累了在地上趴着,你咋不说天热了还会去水里游呢。

赵庭这句话,让几人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哪怕平时在人面前都是御姐范的影,都笑得咳嗽了起来。

笑了一会之后,敖广还是得把事情说清楚,不然赵庭可能去甘雨那告状,别不信,就他这连自己都坑的习惯还真的能做出这件事。

“那个…哈哈哈…这个…哈哈哈…他还真是特瓦林,而且他是男的…哈哈哈…”

别人的话赵庭可以不信,但这敖广的话他还不得不信了,哪有自己骗自己的人啊。

诶,孤陋寡闻了不是,自己骗自己的人多了去了,你看那些舔狗,哪个不是自己骗自己的。(这句话没针对任何人)

虽然是有敖广的话作为肯定,但是吧赵庭还是接受不了,你说你如果是长得帅点我倒是可以接受,打你这长得比姑娘还姑娘就过分了吧,这除了胸平一点,你从哪看都是个女孩子啊。

赵庭了解特瓦林化形的来龙去脉之后,不由地看向那只诶嘿怪,这家伙在这事当中虽然是没有参与,但是他却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业,这家伙要是不开口的话就和个姑娘一样,特瓦林大概率就是受到了这点影响才变成这样的。

几个人又闹了一会,敖广表示他要回去睡觉了,想让赵庭快点回去。

“行了,今天晚上这地方算是没你的床位了,感觉回璃月去吧。”

“啊这,敢情我才是外人啊,现在连我的床位都没了?”

当然这些话不过是开玩笑罢了,自己和自己闹着玩的,这些房间当初都是赵庭分出来的,有没有空房他不知道吗。

“记住在璃月好好待着,有可能的话把空逮住再抽他几升的血,蒙德这地方他是不敢再出现的了,对了还有着个上次忘记还你了,喏…”

敖广说着便从戒指当中取出了一个面具,赵庭看着敖广手上的面具想着这玩意为什么总是要传给下一个自己,如果他这次不带这面具回到过去会怎么样。

虽然说只是一个想法,但是却是在赵庭的脑海里面扎根了,这面具的来历没人说的清,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按理说几千万年的时间这面具应该出现损坏了,但这个却是一点岁月的痕迹都没有,连上面的漆都没掉。

接过面具,赵庭就和众人打了个招呼,会璃月去了,他这次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