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小弟+1(求推荐票 月票)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2019字
  • 2021-12-06 10:07:50

“经过往生的灵魂,最开始犹如一张白纸,但如果是跳过了这一步,你认为会发生什么,这么说吧,人生就如同一张书页,你的经历都写在了正面,那么背面做什么用的呢…”

“这…”

阿贝多听着敖广说道,感觉他这遇到敖广之前的日子都白活了,真的是听君一席话,白读十年书啊。

“你认为你或者说你这样的个体有多少个。”

“不清楚,但肯定不止我一个。”

接下来敖广要将讲的事,暂时还不能让众人知道,于是他就起身,向着这座岛的高处走去,阿贝多见状也赶忙跟了上去。

山顶上,敖广坐在地上看着远处,而阿贝多也站在他的身边。

“阿贝多,你认为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吗,或者说是唯一的那个提瓦特吗。”

“不敢确定,世间万物有着许多的谜题。”

敖广闻言,轻笑了一声,然后在身前变出一颗空心菜。

“要听听来自世界之外的来自世界之外的答案吗?”

阿贝多没有回复他,而是静静的坐在了那颗空心菜旁边。

“这空心菜你应该也认识,起初他们是一个个体,如果把它比做一个世界的话,每一个枝条都代表着一个分支,而它们分开的节点相当于是一种选择,比如说我面前有一个苹果,我可以选择吃或者不吃,当我做出来选择之后,那么就会出现两种结果,我吃了或者没吃,这就是分支的起因,这边的我选择了吃,不代表我都选择了吃,也有选择不吃的,如果我没有遇到这苹果,那是不是第三种结果……这就是平行世界论,这些世界里每一个都是赵庭,但他们不能完全代表赵庭…”

阿贝多听着敖广说的话,表示这和他灵魂有什么关系。

“别急,我慢慢和你说,纬度这个问题你应该知道不,一维世界……”

敖广边说着边拿出纸笔和阿贝多讲解关于世界维度的事情。

“你应该听到过孩子看到了大人看不到的东西吧,这就是世界维度关系,灵魂存在于一个更高的纬度,而我们人生活的是第三纬度,孩童因为是刚刚回到这个世界,还没有和这个纬度完全契合,所以他能看到更高纬度的东西也是合情合理的……”

敖广管你合不合理,他今天就要把阿贝多给忽悠瘸了,手底下多一个研究员怎么都好,之后这些东西的真实性交给他自己去验证,敖广要的只是阿贝多这个人。

阿贝多听着敖广的话,消化了半天,看着敖广说道:“你的意思是灵魂打架也会受伤,而它们受伤会丢失他们的记忆。”

“啊对对对。”

别的敖广不知道,反正他知道阿贝多攻略的差不多了,马上就瘸了。

“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你可以去找我的学生,他们基本上各个方面都有专攻的,大多数都在须弥,你要去的话我给你写介绍信。”

虽然还是有点接受不了敖广说的事情,但是阿贝多打算默默地消化。

“最后一个问题,其他时间是否也有你的存在。”

“没有,我是独一无二的。”敖广说完便指了指地上不知道从哪又冒出来的一株空心菜。

看着地上这一株空心菜,阿贝多仿佛明白了什么,但又没有完全明白。

阿贝多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敖广给阻止了。

“行了,该去玩了,难得来一次海岛可不是来忙工作的,你看她们玩的多开心,你不觉得该加入其中吗。”

阿贝多看着下方和雷泽玩得非常开心地可莉,也打消了继续问的念头,反正敖广又跑不了,还是留到下次问吧。

…………

“老实交代,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赤身裸体地出现在郊外。”

“小姑娘我都说了十多遍了,我死了,死了几百年了,还有赤身裸体这件事能怪我嘛,我再棺材里躺的好好的,我又没出来,你什么话都不说,直接把我棺材板给掀了。”

往生堂内,刻晴正在与一位黑发少年争执着,胡桃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这二人争吵,她看半天了那少年面色红润,哪有半点死相,简直比正常人还要健康啊。

“我说,这里是往生堂,你们在我这吵真的好吗,你们这有点影响我的生意啊。”

不是我吹,就胡桃这营销手段,她这往生堂的生意肯定不好做的,谈何影响。

刻晴觉得胡桃说的有道理,边打算把铜雀给押到执法堂去继续审问。

当她们刚出门的时候,看到了一位画着橙色眼影黑色长发的俊美男子。

“铜雀?”

“嗯?帝…钟离大哥,你可得帮我啊,我再棺材里躺的好好的,先是一群小崽子把我棺材板给掀了,我把他们赶走之后,这小丫头又把我棺材板给掀了,还要带我去执法堂啊。”

“你看上去也没比我大多数把,哼!”

钟离闻言,便询问了刻晴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得知事情的经过之后,钟离给刻晴打了包票,这铜雀确实死了几百年了,所以没有登记身份信息,并且说了他的情况和不卜庐的七七差不多。

刻晴狐疑地看着这铜雀,七七她也是见过的,但人家脑门上好歹还贴着一张符,你这脑门光秃秃地,况且你这脸上比正常人还红润,哪像僵尸啊。

虽然说有着钟离的包票,但这个没有身份信息的人,刻晴还是不放心他在城里,最终还是带回去调查了,当然钟离是陪同一起去的。

执法堂大厅里,刻晴去和负责人说明情况了,钟离和铜雀则是在一旁闲聊着。

“帝君,还好是遇到您了,不然我今天可就麻烦了,话说刚刚那小姑娘就是这一任的玉衡星?”

钟离没有回复他,只是仔细地打量着铜雀的身体,是肉体没错,但他的印象里铜雀确实是死了,哪怕是肉体都没了,突然看见已故的故人,心里难免是有点意外。

“帝君是想问关于我复活的事吧,这一切还得从天尊大人找到我说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