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青莲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1991字
  • 2021-11-05 08:57:54

望舒客栈阁楼之上,两名男子坐在栏杆喝着酒,这时一名男子取出了一个包袱递给了另一名男子“魈,这些药就留给你了,平时别那么拼,你的命不是别人的,而是自己的,就这么死了,以后哪有机会再吃到杏仁豆腐。”

看着手里的包袱,魈仿佛感觉回到了数百年前敖广离去的那一幕,当时他也是给了自己一大堆药,接着就消失了四百多年。

“大人这次要离开多久?”

敖广诧异地看着魈,几百年没见,这家伙变了不少啊。

“呵,这次不会像上次一样的,没人能拆散我和甘雨,谁都不行…”

两人喝完壶中的酒后,敖广就独自离去了,留下了魈一人坐在栏杆之上,魈打开手中的包袱,只见其中有着数个玉瓶,还有着一朵青莲和一本由敖广手写的书籍——《青莲》

青莲出淤泥而不染,这本《青莲》是由其中一个赵庭专门为被业障缠身的魈量身定制的功法,敖广在稻妻整理记忆的时候,特意整理出来的。

魈翻看着这本去《青莲》,在最后一页看到了敖广留给他的话。

小老弟,当你看到这一页的时候说明我已经到了我最重要的一个阶段,当你之后再见到我的时候,如果发现我变了,切记想方设法地把我带到甘雨那边,到时候我应该封印了我九成的能力,你应该能打的过我。还有就是,假如现在璃月的赵庭消失后,我还没出现的话,蒙德就拜托钟离老哥和你们照看一下。最后一件事,这本《青莲》是为你量身定制的,可以清除身上的业障,旁边这朵青莲的用法书里写了我就不多说了,想感谢我的话就记住第一件事。——敖广留

敖广留得话其他都还好,就敖广说应该打的过他的这里,有着很大的问题,就他还在原来魔神麾下的时候,就从传言里听说了,敖广吸收了不下五位魔神的力量,而且敖广身上一堆的阵盘,其中不少是杀阵,你说就打现在的赵庭的话,他还可以试试,但打敖广就算了吧,他杏仁豆腐还没吃够呢。

魈看着敖广离去的方向,不禁摇了摇头,老大啊,你要不全部封印了吧,我怕还是打不过你。

“铜雀。”

敖广来到了郊外,对着一处破烂的房屋喊到。

见他喊完之后,还是没半点反应,随即不耐烦的对着那破房子说道“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把这铲平种苹果了。”

“哎呦,天尊大人怎么这么大火气,小人不记得死前招惹您了。”

敖广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道虚幻地身影从房子后面缓缓走出。

“放屁,当初我喊你帮我抓两只鹤回来,我好炖汤喝,你小子倒好,一声不响的就给我死了。”

铜雀听敖广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他想死的吗,他也不想的好吧。

“还是别聊陈年往事了,天尊大人这次找小人是有什么事,小人现在就只剩一缕残魂了,什么都做不了啊。”

切~

敖广就猜到这家伙会这么说,当年这家伙可是想方设法地拒绝敖广给他的命令。

其实这也不怪铜雀,敖广这家伙隔三差五地就喊铜雀是帮他搞点食材了,有时候还喊他出国搞,可以这么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两百天是在找食材的路上,清理邪祟都变成找食材顺带的了。

敖广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一个球扔在地上,接着只见那球落在地上,瞬间闪耀出一道光明,光明消失后就看到一具和铜雀虚影长得一模一样的身体。

刚刚那一幕要是配上一句“就决定是你了,去吧,铜雀!”估计更有画面感。

“这个,够不够你办事?”

“可以,晚上。”

接着敖广又扔出一部功法在那身体上面,铜雀见状,顺便翻了一下。

“这个,学了能不能白天出来?”

“可以,不过走不远。”

“那这个再加这个,能不能白天晚上都办事。”

“敢问您是要?”

“我要闭关了,找你帮忙带个孩子。”

听到孩子这个词,铜雀尤为震惊,仿佛是听到了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啥?这才几百年啊,你和甘雨就有孩子了?我果然赌输了,不过这事不是应该交给萍姐吗?”

“想什么呢,我出去几百年,这才是第一次回来,哪来的孩子,再说了有孩子我不能喊钟离他们带吗,得要找你?”

“那大人这是?”

“朋友家的孩子,现在住我那,喊你过去就是负责做饭,照看一下孩子的安全。”

听到这话,铜雀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已经输了呢,结果是还没定胜负,不就是带孩子吗,能有多累,小孩子什么的,最听话了。

“好的大人,小人明白了,不过小人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和这具身体契合,你也知道,小人现在就是一缕残魂…”

敖广懒得和他说了,直接变出一棵树来,让它形成了一具棺材,随后把地上那具身体和功法扔了进去,顺手挖了个坑埋了。

“一个月后,我来找你,要是一个月后,你还没搞好,我就让你知道,当初那群小崽子宁愿自杀也不让我折磨。”

敖广放下这句话之后,就直接飞走了,留下了铜雀一个人站在风中回想起敖广的折磨魔神时馋人的味道,哦不,是残忍的味道。

敖广看着头顶上的太阳,想着也是时候回去了,再不回去的话,那姐姐估计又要上手做饭了,为了保住自己的厨房和树屋,敖广特意加快了速度。

“卖唱的,赵庭他人呢?”

树屋内,派蒙正在质问着温迪,但温迪完全不吃她这一套,依旧是悠然自得地坐在那喝着酒。

哐嘡!

客厅的门被敖广大力的推开,在看到影正坐在客厅喝茶,便放下了心来。

还好,差点以为厨房不保了。

“赵庭哥哥!”

人未见,声先至。

敖广刚顺着声音看去,就只见可莉已经从楼上,向着他跳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