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度假(求推荐票 月票)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2003字
  • 2021-11-02 20:32:38

孩子交到新朋友,做家长的理应是高兴的,但赵庭听到瑶瑶说是认识了可莉,心里难免有点担心,担心可莉把瑶瑶这孩子给带偏了,别的不说,就那个爆炸艺术就一点…

瑶瑶兴致勃勃地和甘雨说着这两天发生的趣事,赵庭呢,则是去修炼去了,毕竟时间不等人。

敖广这边呢就好多了,他没有什么担心的,可莉哪怕是炸弹伤人了,只要人还有一口气,那就能救回来。

不过呢出于安排考虑,可莉还得是在他的视线下活动,以免某些人说艾莉丝生来不管。

“赵庭哥哥,可莉真的可以住在这里吗?”

可莉瞪大了眼睛,兴奋地看着敖广,她感觉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一点不真实,接着她又看向了琴。

“琴团长,可莉可以住在赵庭哥哥这里吗?”

琴原本是不同意的,这孩子的性格她是知道的,只要你稍不留神,就可能见不到她的影子。

“琴团长,求求你了,可莉保证听话。”

敖广其实想让可莉搬进来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想借着可莉的存在,让影放弃做菜的想法。

你在我们面前丢脸没问题,但你要是孩子面前丢脸,那就是真的丢脸了,加上孩子口无遮拦,用不了多久全蒙德都知道这事了。

影只要还能思考,就不会做出那种傻事,除非是受了刺激,比如说来自神子的刺激。

毕竟敖广给的刺激来说,神子给她的刺激更管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好胜心在作祟吧。

最后在可莉的百般哀求之下,琴同意了让她暂时在敖广这住一段时间,不过,也就是一小段时间而已。

可莉这孩子吧,好像有点粘敖广,睡觉都要他陪着不过敖广是什么人啊,他会接受可莉的这个要求吗,你还别说,他真的接受了。

敖广记得上一次带孩子,还是带国崩和雷军呢,不过国崩他也就带来几年,就放归自然了,就妹妹养的时间长点,也就几百年吧。

不知道那小子咋想的,国崩虽然在稻妻语里面是大炮的意思,但散兵在璃月语的谐音里面也不太好听啊,敖广严重怀疑,这小子可能会因为名字继续叛变。

可莉睡在床的内侧,敖广盘坐在床的外侧,看着睡在旁边的可莉,他真的有种这是他妹妹的感觉,记得当初小时候他对他母亲说想要个妹妹,他母亲就笑着让他找他爸说去,最后他爸的回复却是做不到。

看着真在熟睡的可莉,敖广想起了这树屋的位置,不太方便可莉出行,所以他特意给这树屋周围加了风场,而且还在树脚改造了个可莉钓鱼的地方。

这时敖广突然记起了羽球节好像没几天了,老巴那边怎么还没有点动作。

敖广决定还是去问问,怕是这家伙喝酒喝麻了,忘记了正事。

敖广确定可莉已经熟睡后,便悄悄地出了他的房间,潜入了温迪的房间,手法和赵庭的如出一辙,只能说不愧是一个人。

床上温迪正做着美梦呢,在梦中他周围都是摆满了美酒的酒柜,但突然在他的身旁出现了一道黑影。

虽然被黑影吓了一跳,但他看着这道黑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在哪见过一样。

“我记起来了,上次见到这玩意还是在上次。”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这时那黑影开口说话了“老巴别睡了,赶紧起来,有正事商量。”

一听这语气,温迪就猜到了,保准是敖广那家伙,上次梦到这玩意时,就是赵庭偷偷地摸进了他的房间。

想到这,温迪就睁开了眼,看着站在自己床边的人影“什么事啊,大晚上的,白天说不行啊?”

敖广没理会温迪的抱怨,直接开始询问温迪那事办的怎么样了。

“什么事?你交代我什么事了?”

温迪搁那耍宝呢,敖广都懒得鸟他,就让他自己搁那耍,敖广就在一旁看着。

“耍够了没,耍够了就赶紧说,没耍够就继续耍,我有的是时间。”

见敖广白天没反应,温迪也懒得继续下去了,别的不说就是累。

“行了,就先到这了,继续下去,那孩子都会被我吵醒,那些事都安排差不多了,可以说随时开始的”

“行了,趁着这大半夜的你也醒着,你就去办事吧,我也想早点开始度假生活。”

其实吧,度假什么的,敖广压根没想过,他是不是想着带着姐姐和可莉去享受一下阳光和沙滩。

“行吧行吧,我去,这大半夜的,不让我好好睡觉,还喊我干活旁。”

温迪边起床边碎碎念,说者有心,但听者无意啊,你说你的,我当没听到就行了。

温迪叹了一口气,从窗口跳出了。

既然是度假嘛,那是不是把手下的人给叫上呢,迪卢克和琴他俩是不是也该喊上。

算了,还是留给温迪自己想去吧,要是没他们的话,我就把迪卢克他们拉过来。

因为要求度假嘛,蒙德城的安全还是很重要的,不能渡个假回来家被偷了,所以嘛,敖广还是很贴心地想出来个点子,分几个分身变成那几个度假的人的样子,代替他们的工作一段日子,也不用担心工作出错,就他们那几千万年的阅历,足矣让他们胜任给大部分工作。

看着在蒙德城里面游走的温迪,敖广想着如果他们问起来,温迪如何保持不笑场呢。

温迪也替他考虑到了这个问题,那就是我不在场就行了,只要我不在场,就不会暴露什么东西。

浪了一圈的温迪最后回到了自己房间的窗台上,从怀里取出来了一封信,交给了敖广“这封信是给可莉的,你一会放到窗台上就行,至于她问起来,随你怎么说,我相信你不会说漏嘴的。”

收下了那封信,敖广取出了两个酒杯和一瓶酒。

“都找了哪些人,要不先和我说说?”

我们温迪是谁,会那么容易就屈服吗,就为了这一点酒?是的,他屈服了,都没讨价还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