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你居然想睡我(求推荐票月票)
  • 原神:异界之龙
  • 来自星空的秘密
  • 2126字
  • 2021-10-27 17:26:29

“别闹,我出去是有正事的,不是出去玩。”

“我就不,当初姐姐走的时候,你说过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

不管敖广怎么哄,影都不妥协,敖广有点悔不当初,当初多那一句嘴干嘛。(你不要,给我,我要)

敖广无奈,伸手揉了揉影的头,他这次是打算去看看蒙德城的地脉,还真不是打算去找甘雨的,真的。

“唉,那你一起吧…”

得到敖广的允许,影很高兴,但马上就变回了之前那副冰山的模样。

…………

“咳咳咳,该死的黄毛小儿,为何他的修为突然之间,就变得比老夫还高,而且他居然还把咒杀术的目标给转移到了别人的身上,这小儿究竟是何许人也…”

天玄子因为反噬,现在正咳着血,反思着到底是哪一步出现了纰漏。

“等等,那小儿有两个而且身上都带着我施展的诅咒,按理说不可能存在两个一样的人,难道…”

天玄子此时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虽然有点不敢相信,但又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

“如果是那样的话,老夫得赶紧转移,避免和之前一样的结局。”

天玄子想到这,就开始收拾起东西来了,洞府肯定是带不走了,徒弟他们就放出去历练,孙子孙女就想方设法的让她们去其他世界待着,避免这次真的绝后。

想到这,天玄子开始翻找起当年得到了一本古籍,那本古籍记载了一个阵法,这个阵法可以破碎空间,使阵法内的事物传送到其他世界,不过这阵法也有风险,不过因为古籍的残破,记载着风险的那一页已经是看不清了。

“幕儿,带着颖儿来老夫这里来,老夫有要事和你们说…”

…………

敖广通过秘境的隐藏通道,来到了地脉之树的前面,眼前的地脉之树生长得很好,起码没有衰败的迹象。

敖广拿出来刚刚从赵庭那偷偷拿来的一个小瓶子,这里面装的是空的血液。

敖广把空的血液给倒在地脉之树的树根上,敖广本身是很不想倒的,毕竟这样的大补品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搞到的,这玩意是用一点少一点的,敖广都想和之前其中一个他一样,把空抓来圈养着,把他当做一个可再生的血包,就他现在的能耐来说,那把给空抽干了,空都死不了。

最后敖广还是因为不舍,给自己留了小半瓶,可他刚转头,就看到了影那渴望的眼神。

“那个真的那么好喝吗,两个弟弟都强着喝,还有弟弟说他想了几千年,而且他喝完之后好像变帅了一点点,如果我喝了之后…”

敖广虽然不知道影的心里在想什么,但可以从她的眼神当中得知,应该是和他手中小瓶子有关,感觉影的眼神愈发危险,敖广赶紧把手里的瓶子给收了起来。

“姐走了,回去睡觉,明天带你去蒙德城玩。”

敖广的话,把影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回复了一声,就跟在敖广的身后回去了。

因为不怎么赶,所以两人都是步行回去的,这一路上敖广总是感觉被什么人在背后盯着。

每每他转身查看的时候,只看到影撇着头跟在他后面,除了影外,再无他人。

“难不成是…是那老不死的还不死心?”

和影生活了几百年,敖广压根没往她身上想,全把刚刚的奇怪赶紧归结到了天玄子的身上。

“怎么办,他不会发现了吧,如果他发现了,为什么还不拿给我,以前他不是这样的,我想要什么他都会给我的,难道他在等我开口吗,可是这件事姐姐对弟弟怎么开的了口啊,我都几百年没有向他要过东西了…”

同一件事情,同一个地方,不同的想法,一个认为是那人想搞他,一个认为那人在等她。

一路上,赵庭每每回头都没看到影的正脸,他不禁在想影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说出来,弟弟帮你解决。”

“啊?这个…内个…没什么,我没有心事。”

???

这什么情况,认识影千多年了,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的,等等,这情况我好像见到过,当年在归终姐姐和钟离老哥身上见到过,难不成…

不得不说,人生三点错觉还是很强大的,赵庭的想法现在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我把你当姐姐,你居然想睡我,不行!这绝对不行…好像也行…

就这样,两个人怀揣着不同的想法回到了果酒湖上的树屋,各自回到了房间,但都没睡着。

…………

“琴,你有没有觉得,赵庭他那个表哥的气息很熟悉。”

“确实是有这种感觉,不过他那个表姐身上却没有一点相同的气息。”

骑士团总部,两个[四风守护]正在为了工作的事情加着班。

“他那个表姐,在昨天晚上的时候,我见到过,说是稻妻的雷神,还有他从火神那换了点力量给我。”

迪卢克的话,让琴呆住了,稻妻的雷神?凝光不是说他最近一只都在璃月吗,什么时候去的稻妻,去稻妻的方法只有坐船和飞行啊,坐船的话没有半个月是到不了那边的,飞行的话一去一回也要一天啊,而且他哪来的时间去穆纳塔?

原本赵庭身上的迷就够多了,现在好了,更多了,她还叫凝光帮忙看着点,让他别在璃月搞事情,现在好了,不在璃月搞事情,直接跑稻妻和穆纳塔搞事情去了。

“行了,他的事我们就别操心了,该知道的时候他会和我们说的,迪卢克前辈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也要回去了…”

迪卢克听了之后,点了点头,他早就想回去了,就今天早上醒来之后,头就一直隐隐作痛,像被谁打了一下。

…………

“确定了吗,那个声音是从蒙德传出来的?”

“回禀女王,确实是从蒙德传出来的,而且蒙德境内突然出现强大的威压,我们的人一踏足蒙德的土地,就直接昏迷了,实力强一点的,都只能跪在地上,无法动弹…”

“行了,你先下去吧。”

那名男子在得到王座上女子的话后,恭敬的回复了一声,就退出了大殿。

“蒙德?难不成是那人吗,都几百年没露脸了,现在出来是为了什么,神位吗?如果是为了神位,五百年前草神除了他没人能当,不是为了神位那是为了什么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