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杨岩的复仇

月黑风高杀人夜,冷血无情怒火焚。

感受着城市的喧嚣,杨岩如同影藏在黑暗中的死神,盯着下方灯火通明的别墅,这里是韩家。

“怎么样了?”客厅里,那个西装老头背靠着沙发。

“爸,已经说通了,风儿马上就接回来了。”他身边站着个和韩风很像的男人。

“嗯,其他事呢?准备的怎么样?”

“一切都安排妥了,爸您就放心吧。”

“很好,过几天去把那个女人抓来,敢让我韩家如此蒙羞,我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老头阴鸷的脸上布满恶毒。

“好。”

“姥爷,您今天真是厉害,略施小计就让他百口难辩,异能者居然被整成那样。”

“异能者?不过是群走运的贫贱俗民罢了,今天多亏了孙团长,改天一定要好好去拜谢。”

就在谈论之际,韩风坐着车回来了,一家人立刻高兴万分。

接风洗尘,观看视频,爷爷为孙子报仇,看着杨岩狼狈不堪的模样,看着杨岩愤怒又无力的模样,韩风兴奋得乱跳。

“爷爷,您能和我说说详细经过吗?”

“哈哈哈,我来告诉你吧。”

韩晨大笑,将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那厕所那个女人也是爷爷安排布置的吗?”

“她只是随便抓的,这人皮面具早就准备好了。”

“也就是说她真的在厕所被上了。”

“没错。”

“太可惜了,要是我亲自报仇该多好。”

“没什么可惜的,你不是喜欢他妹妹吗?爷爷会替你弄来,你想怎么玩怎么玩。”韩晨笑道。

“喜欢倒不至于,我就是馋她的身子,叔你不知道,那个女人有多极品……”。

韩风描述着杨欣,将自己肮脏猥琐的禽兽想法全都说了出来。

出了口恶气,他们摆宴庆祝,举杯畅饮。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一部藏在暗中的手机将这一切都录了下来。

时间过得很快,醉醺醺的韩风从韩家宅邸出来,先前的阴影一扫而光,放肆地在门口撒起了尿。

“嘿嘿嘿,那个女人很快就是我的了,先前找其他人放松一下。”

水声哗啦啦响,殊不知头顶突然瓢泼而下,将他淋了个落汤鸡。

“卧槽!哪来的水……汽油?”

酒意顿时清醒,有了那次经历他已经怕了。

火之力!

面前的空气中突然冒出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韩风惊恐万状,大叫一声掉头就跑,可烈焰嗖地追上,将他整个点着。

“啊啊啊啊!!!!救命啊!!”

惨嚎霎时间将宅邸中刚散去的人唤了出来。

“不好了!着火了!”

“着火了!快去打水!!”

“少爷!!”

仆人和管家吓坏了,扯着嗓子大喊,韩晨在二楼的房间推开窗户,看到院子里的火人脸色巨变,二话不说冲到厨房砸开水管。

水流喷涌,大桶眨眼被灌满,可就在他准备从窗户跳下去时,他的老婆先被丢了出去。

“佩佩!”

一声惊叫扔掉水桶,瞬间横窜十几米,将女人的胳膊抓住。

风刀斩!

窗户外的攻击突然迎面飞来,韩晨只觉浑身汗毛炸起,对危险的感知让他瞳孔猛缩,条件反射侧身。

噗!

鲜血爆棚,如同切豆腐一般,整只右臂连同肩膀被砍断。

“啊啊啊!!!”

女人尖叫和惨叫同时响起,韩家老头跑到院子,被突如其来的惊变弄得方寸大乱。

“风儿——!!”

“爷爷!!救命啊啊啊啊!!!”

韩风满地打滚,凄厉的求救着,下人们总算打来了水,可扑过去根本没用。

“都让开!”

一个猪脸汉子抱着二氧化碳灭火器跑了出来,对韩风狂喷。

白雾弥漫,火总算灭了,可人早就烧得不成形,韩家老头脸红脖子粗,嘶吼着让人打急救电话。

眼前的事让人惊慌,旁边也一副惨状,儿媳妇摔伤了,一条血淋淋的胳膊躺在地上。

整个韩家乱作一团,刚刚还其乐融融,没想到转瞬就悲剧发生。

这只是开始,竟然都活了下来,杨岩在虚无之中注视着一切,决定暂且饶他们狗命,天快亮了,他还有别的事做。

韩家在c市之所以有权有势,除了佣兵会和秩序军,再就是商业链,从衣食住行到科技项目几乎都有涉猎。

这些年,他们油水捞了不知多少,触犯了无数律令,只要曝光,整个韩家将万劫不复。

账目和重要文件都藏在公司最隐秘的保险柜里,除了韩彦军,没人能查看,可层层戒备在杨岩面前形同虚设。

对敌人,他不会手下留情,先把韩家灭了,再对付黑龙佣兵团,不过不能急,因为现在太弱,要是处理不好,很可能连累身边的人。

就这样,几个小时很快过去,当地平线泛起鱼肚白,一切准备就绪。

……

一座百万人口的城市,为了谋生计,早晨起床奋斗的人很快就涌满了街道,有上班族有打工者,还有拾荒流浪汉。

最繁华的商业地段,车来车往、人影忙碌,市贸大楼上的电子显示屏播放着日复一日的广告,没有人会去看,也没有人会注意。

但是,就在这忽视的时候,画面突然一变,韩风的杂志封面出现在左边,右边的广告变成了西军区监控室。

奇怪的声音让大街上的人惊诧抬头。

那是什么?两个男人???

两个不知羞耻的男人!!

两个在做肮脏恶心之事的男人!

是韩家少爷韩风!!!

天呐。

另一人不认识,但他的凄惨哀嚎让观看的人受到了巨大冲击,刹那间,整片街区沸腾了。

韩家,韩老头刚从医院回来,这一晚上的折腾差点要了他的老命,可还没来得及休息,韩彦军忽然打来电话大喊:“爸!不好了!出大事了!快看电视!!”

韩老头眼皮一跳,急忙打开电视,画面正在播放那丑陋的视频,大街上那么多人看,连海报都有。

眼睛越睁越大,空气仿佛凝固了。

“啊——!!!!”

六七十岁的老头发出无比愤怒的咆哮,将遥控砸在电视上,一把掀翻茶几,东西稀里哗啦摔得粉碎。

外面还没离开的韩家人听到动静立刻闯进来。

“老头子,你怎么了?”

“爷爷。”

“爸。”

“我没事!我没事!!不要看!!滚出去!!”

韩老头面目狰狞,抄起金拐杖狂砸电视。

所有人都吓坏了,不敢上前阻拦。

就在发疯之际,外面忽然响起了警巡车的声音。

砰!!三级战士一脚踢断大门门栓,一群秩序兵鱼贯而入。

“都不许动!双手抱头蹲下!督察队执行律令!”

“站住!”

院子里乱作一团,跑步声和惊叫声四起。

又是一脚,将房门踢烂,带头者身披黑色风衣,直接掏出电磁铐和捉拿令。

“韩元士!我奉督察阁之令来捉拿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肆意触犯律令,这是所有的证据!”

带头者一把将账目副本和其他文件甩在韩老头脸上。

哐当!

韩老头的金拐杖掉在了地上,他只觉浑身冰凉,颤颤巍巍地弯腰捡起查看。一条条纪录,一张张照片,揭露了他曾经的罪行。

韩家完了。

眼睛一翻仰天直挺挺躺倒,韩家人惊声呼喊,想要冲过去,但被秩序兵阻拦,动手的直接电击伺候。

带头者似乎和韩家有仇,兴奋得狞笑连连,挥手道:“所有人,都带走!”

突然就塌了,一夜之间,在c市作威作福的韩家覆灭了,说出去如同天方夜谭,可事实就是如此。

……

安管局,两名西装笔挺的黑衣男人将证据摆在局长面前,局长连忙亲自前去把杨岩放了出来。

“杨先生,对不起!”

局长和姜恒一同90度鞠躬道歉,他们都是秩序军里铁骨铮铮的汉子出生,杨岩做为城市守护者,为c市做出了巨大贡献,此次却蒙受冤屈,他们心里替他难受。

“跟你们又没有关系,这礼我可受不起。”杨岩微微一笑。

“没其他事我们就走了。”其中一名黑衣人道。

“好,请慢走。”

离开安管局,坐上黑衣人的车,杨岩让去盛世星光。

“杨岩,你的事那边基本都了解,根据表现,上面决定让你过去,但听说你和大小姐成为了朋友,所以想问问你的意见。”

“我觉得现在挺好的,不想过去。”杨岩直接拒绝,他不能去,因为要照顾杨欣。

“我知道了,以后有什么需求尽管打电话,或者和宋教官说也行。”

“好。”

“这次的事,上面会给你补偿,具体和宋教官谈。”

“好。”

“还有,这事牵扯到了黑龙佣兵团,你最好谨慎些,不要乱来。”

“我知道。”

黑衣人点点头不再说话,十几分钟后把他放在了盛世星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