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冲动的爱

“喂?我走不了路,你进来帮我。”

电话里的声音楚楚可怜,杨岩立刻跑进女厕所,宋芷萱正靠在门上,眼睛红红的。

“上完了吗?”

“嗯。”宋芷萱吸了吸鼻子,委屈的像个孩子。

杨岩抱起她,“不能喝酒还喝那么多。”

“谁叫你不管我。”她带着一丝哭音。

“我这不是管了吗?”

“为什么不早点来?”

“我看你挺想喝酒,就没过去。”

“我哪里想喝了?”宋芷萱恨恨地锤了下他的胸口,眼睛里翻起泪光。

见她要哭,杨岩立刻道:“我开玩笑的,先前就打算过去,但是被那个家伙抢先了。”

“混蛋!呜呜呜……!”宋芷萱没想到他还有心情开玩笑,更加委屈了,忍不住哭了起来。

“萱姐,你别哭啊,怪我还不行吗?”杨岩慌了,急忙安慰,可能是小时候杨欣伤心哭泣的样子对他产生了影响,所以他最怕的就是女人哭。

“呜呜呜!!”

不说还好,宋芷萱哭得更厉害了,他顶着其他人怪异的目光把她放上车。

一路疾驰到家,酒劲上来的宋芷萱更加迷糊了,杨岩不停安慰下倒是不哭了,可下车的时候吐了一身。

杨岩把她搬到床上,犹豫了一下,只用抹布简单擦掉呕吐物。难受就让她难受去吧,总比替她换衣服好,不然等清醒了指不定愤怒还是尴尬。

收拾完一切外面已经傍晚了,杨欣忽然打电话过来。

“喂?哥,你在干嘛?”

“我在外面,很快就回去了。”

“我肚子有点疼,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肚子疼,是吃坏了吗?”

“不知道。”

“疼得厉害吗?”杨岩忙问。

“不厉害,就一点点,你帮我看看好吗?”

“电话里能看出什么?等我回去。”

“啊~,就看一下嘛。”

这话很奇怪,杨岩一猜便知道到她在想什么。

“回家看,听话。”

“好吧,不装了,你在哪儿?不许骗我,不然……”。

“杨岩。”宋芷萱突然一声嘤咛,翻身抓住他的手。

电话里没声了,杨岩暗道不好,连忙道:“是宋老师,她也被邀请了,而且喝醉了,我刚送她回家。”

“视频。”宋欣的语气变了。

杨岩太了解她了,平时只是嫉妒假装生气,而现在是真的。他没有犹豫,挣脱宋芷萱的手挂电话接视频。

“看吧,衣服很完整,我不可能几秒就穿好吧?而且我也不可能是那种人。”

“把被子掀开。”

杨岩照做,她高兴地笑了,“快点回来,我做了你最爱吃的宵夜。”

“好。”长出口气,杨岩重新给宋芷萱盖好被子。

“萱姐,我回去了,你好好睡觉。”

“不……不要,不要走,妈妈……你别走,求你了。”

宋芷萱又把手伸了出来,眼角泪水滑落。杨岩一怔,当初杨欣也是这样,哭着要妈妈。

“萱萱,妈妈不走,妈妈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杨岩握着她的手蹲在床边,撩开发丝擦掉眼泪。

没想到那个成熟的姐姐老师也有这样的一面,柔弱得让人心疼。他像以前哄杨欣一样给她哼歌,等她睡着,他才悄悄锁好门窗离开。

回到家,杨欣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痴痴地望着远处发呆。

“小欣?你怎么坐在这里?”杨岩问道。

“我在等你。”杨欣眼神空洞,之前的高兴都是装的。

“我这不是回来的很快吗?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杨岩解释道。

“其实没关系,你会喜欢她很正常。”杨欣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

“我和萱姐只是朋友,没有喜欢她。”

“哦,肚子还疼,你说过帮我看看的。”杨欣的表情恢复了正常。

杨岩微顿,张了张口道:“要不去医院看。”

“说话不算话,你自己回去吧,别管我了。”杨欣将头埋入膝盖。

“那行,我陪你坐着。”

“不需要,我有爸爸妈妈……陪。”

听声音要哭了,杨岩咬牙急忙道:“好!看!”

“嗯嗯,必须看仔细点。”杨欣立刻抬头,眼睛红红的。

“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那就用这辈子还。”

蹲下去,衣服掀起,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洁白无瑕,浅浅的腹肌若隐若现,毕竟她也是一级战士。

“行了吧?这能看出什么啊?我也不是医生。”杨岩道。

没有回答,疑惑地抬头,突然一张脸放大,嘴唇传来了柔软的感觉,杨欣充满爱意的双眸近在两厘米外。

咔嚓!!!

晴天霹雳,时间和空间凝固,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杨岩大脑一片空白,停止了活动。

一秒,两秒……他瞳孔骤缩,回过神来一把推开杨欣,自己坐倒在地。

“我爱你。”

又表白了,杨岩心脏要跳出嗓子眼了,咚咚咚咚猛敲胸膛,脑袋充血怔怔地看着她。

“我爱你,爱你,你……滴——!”

声音回荡,他仿佛产生了耳鸣,心里乱做一团。

“我想做你的……新娘。”

呼!狂风突然席卷,杨岩从地上冲天而起,眨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杨欣撕心裂肺的呐喊淹没在暮色之中。

……

啾,啾啾,啾啾啾!

早晨的鸟叫声格外清脆,一只羽毛鲜艳的雀雀站在栏杆上唱歌,它只有巴掌大,长着三梢细尾,头顶的V字羽冠异常神骏。

能出现在市区的鸟,以前必然是某种神兽了,它们现在在食物链底层,很多都被当宠物养。

宋芷萱被吵醒,睁眼便感觉口干舌燥浑身难受,掀开被子,一看身上的衣服愣住了。记忆涌来,她想起了昨天的一幕幕。

轻抚额头,看到床头柜的水和字条:萱姐,我回去了,醒来有事的话打电话。

简简单单一句话,她端起水喝掉。居然在厕所叫他进来救自己,真是丢死人了。不过说回来,自己昨天太冲动,心里莫名赌气,在那种场合喝醉了。

“他……应该没把我怎么样吧?”

“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不可能,他不是那种人,可万一呢?”

“啊啊啊!我竟然还哭了,怎么会这样~”。

宋芷萱心情凌乱,苦着脸倒在被子里。

“杨岩。”

片刻后,她猛地爬起来找到手机,在按下绿色按钮前停顿了一下,随后深吸口气打过去。

嘟——!嘟——!

连续响了十几声都没反应,宋芷萱有些疑惑,以为打错了,可备注显示就是他名字。

又重新打了三遍,还是没人接。

“睡太死了?大早上能有什么事?”

忽然间脑中闪过杨欣的脸,她心里咯噔一下。望着手机发呆,犹豫许久,咬了咬嘴唇给杨欣打了过去。

心绪不安,等了半天再次打去,还没人接,她立刻下床洗澡换衣服。

开车跑到杨岩家,发现门开着,屋子里空无一人,顿时意识到出事了,连忙赶去科技中心,在门口遇见了被围观的杨欣。

“萱,萱姐……萱姐!!”

杨欣脸上尽是泪痕,嗓子都哑了,扑进她怀里痛哭。

宋芷萱心一慌,急忙道:“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不见了,我哥不见了,呜呜呜!!”

“不,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他生气了,丢下我一个人走了,呜呜呜!”

杨欣伤心欲绝,她当时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才吻了上去。她找了他整整一夜,所有的可能去的地方都去了,就是没有。

宋芷萱看她身上泥泞不堪,连忙带去肖凝儿的地方,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

另一边,一处僻静的教堂,杨岩被钟声唤醒,身上的浓重酒气刺鼻,长椅子下还有摔碎的酒瓶。

乱飞、打拳、喝酒、冰桶挑战,昨晚简直太疯狂了,此刻他已经冷静了下来,看着教堂顶子发呆。

教会,这个旧世纪的产物,顽强地活到了现在,依然有许多虔诚信徒,成为慰籍人们心灵的地方。

钟声敲到第九下时停了,他翻身而起,走向忏悔屋。

“神父,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我现在很迷茫。”

“每个人都有罪,不必焦躁不安,让你的心平静下来。”

平静吗?杨岩深深吸气。

“我……对一个人产生了感情,她很重要,但是我不能,我知道这是错的。”

“对与错,不过是限制于现实规范下的标准,灵魂是自由的。”

“自由,可是谁能摆脱现实?”

“你要摆脱的不是现实,而是你自己。”

“我自己?”

“不错,人们往往会自己给自己套上枷锁,其实心里一直都有答案,逃避下去,只会带来更大的伤害。”

杨岩闭上了眼,记忆回到第一次见杨欣的时候。

再次陷入沉默,又过了片刻,杨岩睁开眼道:“谢谢你,神父。”

“去吧。”

杨岩起身行礼,离开了教堂。他其实并不信教,只是来寻找安慰罢了,神父说得没错,他心里其实一直都明白,一直在自我欺骗。

心境发生了变化,看着天空的太阳,沉重慢慢消散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