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油泼面?

  • 漫威的置换者
  • 幼稚园小头头
  • 2042字
  • 2021-12-15 06:30:05

自己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这是陈昂从小就在思考的问题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能力是在福利院,当时他收养的橘猫被小混混虐待死了,当时他还小,什么都不懂,只记得修女说,橘猫再也回不来了。

他急的痛哭,许下了用自己的生命换橘猫活回来。

然后他就昏了过去

过了几天醒了,修女告诉他,那只猫在他昏倒后活了回来,但是因为几天没人喂它,已经不知道跑哪去了。

他只是以为修女骗他,却没注意到修女眼中注视神一样的光芒。

之后,修女去世了,走的很安详,毕竟她自己五十多了,还身患疾病没办法治疗。

修女临走前看着陈昂,平静的问道

“昂,我会上天堂的对吗?”

陈昂在修女的注视中点了点头,修女平静的闭上了眼。

陈昂长大后才明白,她已经不奢求痛苦的现世了,她更向往神话中的天堂。

之后,陈昂就被乔治一家收养,然后就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回忆。

……

“昂”

克丽丝打断了陈昂的回忆,她手中捧着托盘向着陈昂走过来,托盘中有一不可名状物。

“你看看我做的这个饼!”

说罢将盘子放在陈昂的面前。

陈昂拿起筷子戳了戳黑乎乎的一块

“其实我挺想不明白的”

陈昂一开口就吸引了克丽丝的目光。

“电饼铛明明能调节温度,你是怎么把它弄糊的。”

克丽丝一个抱枕砸来

“我又不知道,每次都这样。”

看着气呼呼的克丽丝,陈昂无奈的说到

“看来还是得我动手啊!”

克丽丝也不拦着,毕竟自己想吃陈昂做饭好多天了,但是嘴上却不松口。

“什么嘛,明明说好我做饭给你庆祝的。”

陈昂也没说什么,随手拿起围裙走向了厨房。

这个屋子是陈昂两年前买的,在克丽丝出生后,自己的记忆才慢慢的苏醒,就如同下了诅咒一般。

当只剩下自己与克丽丝二人时,才真正将记忆恢复。

面对催债的银行,就算是拥有成年记忆又怎样,身躯也不过是十二三的孩子。

就这样踏上了带着克丽丝混迹的生活,也是从那时候,他们来到了地狱厨房。

从最初的快餐店零工,到偷洗衣房硬币,到利用能力赚钱,如今也算是小有家产了。

但是陈昂不远离开地狱厨房,或许如他所说吧,他恋旧……

打开冰箱的一刻,陈昂不禁扶额,很多菜都放坏了,冰箱里菜和自己走的那天,不多也不少,一模一样。

反而是多了很多的零食和饮料,还有几个拆开的汉堡。

看到陈昂打开冰箱,正在看动漫的克丽丝缩了缩头,也没说话。

“嗯,我没看到就不是我做的。”

陈昂挠头想了想,自己好像还买过一把宽面。

将零食拨开,果然面好好的放在冰箱里。

将火打着,锅内加水三分之一。

趁烧水期间用炒锅将豆瓣酱加一点油炒热,干辣椒剁碎加入。

这干辣椒还是在地狱厨房外的唐人街买的,超市里根本没卖的。

将酱料翻出倒一小碗内,正好水也烧开了,将宽面加进去。

开水煮面极快,不一会面就软了摊开了。

陈昂将面捞出,放到盆里过凉水。

克丽丝早就不看动漫闻着味跑了过来。

跟着陈昂好几年,克丽丝不知怎么,偏偏和华夏川省的人一样,特爱吃辣了,但是干吃辣椒她又不适应,所以陈昂平时琢磨了很多辣的吃法。

热水煮上西兰花和几个菜叶,毕竟菜也就这几个能吃了。

克丽丝看着绿色的植物瑟瑟发抖。

面凉透了放碗里,上面放上绿菜叶,将酱料和一些佐料倒在面上。

将油烧开一勺直接倒在面上。

二百多度的油将面和菜叶烫的吱吱作响,香水直接扑面而来。

陈昂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许久不动手,但也是不手生。

将一大碗面端到餐桌上,克丽丝早就拿好了筷子在旁边等待了。

克丽丝许久前就学会用筷子了,但也只是在家里用,毕竟在她看来,用筷子和陈昂吃饭,别有一番韵味。

“(⊙o⊙)哇,真香啊。”

虽然不是第一次吃了,但是这种扑面而来的香味,要比西餐给她的感觉强烈的多。

“快点吃吧,够多的。”

陈昂用筷子夹出来一碗给自己,一大碗都推到了克丽丝面前。

克丽丝早就习惯了,也不见外将大碗拉到面前吃了起来。

在国外餐具很难买,有时候他们喝汤都用盘子。

而陈昂和克丽丝喝面用的碗,都是沙拉碗。

吃饭时陈昂很少说话,他只是吃两口就抬头看看克丽丝。

这也算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了

有一次他赚来了钱买了两份汉堡,这也算是比较便宜的食物了。

二人当时一人一个,当自己吃到一半抬头时,才发现克丽丝手中的汉堡,早就只剩了包装。

而懂事的克丽丝也不哭闹喊叫,只是静静的看着陈昂,当陈昂转过来时,克丽丝还假装将汉堡包装拿起来,放到嘴边,装作吃的样子。

从此陈昂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吃饭特别的慢,而且每吃一两口,就停下来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克丽丝。

陈昂将手边的饮料递给克丽丝,克丽丝拿起来猛灌了一口,然后嘻哈嘻哈的喘着气。

“好辣好辣”

说罢不长记性般低头接着吃

而陈昂则是笑了笑,感觉这一幕无比的温馨。

……

“BOSS,弗兰克过界了。”

靶眼是为数不多知道金并真身的人,在外人眼中靶眼是个被金并收买的刺客,而只有少部分人知道,靶眼一直是金并培养的人。

只有让自己的手下看起来不是忠诚的,才能让一些人放心。

金并笨重的身躯转了过来,身下特制的椅子咯吱的响。

身后落日的余晖照应着金并的身躯,在隐蔽的楼层上,落日的映衬下,金并像是纽约的王。

“让他帮我们处理一些不听话的杂碎吧……我要去见一下陈昂,你去安排。”

靶眼闻声退出了房间

金并将转椅转了回去,身体微微前倾,居高临下的看着窗外的地狱厨房。

“快要…重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