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初见钢铁侠

  • 漫威的置换者
  • 幼稚园小头头
  • 3011字
  • 2021-12-30 22:00:03

“入夜真冷!”

陈昂拉过一件帆布,裹在自己身上。

鹰眼和克丽丝已经被安排去休息了,只不过两人的待遇可不一样,鹰眼还被专门派了两人看着。

“沙漠里昼夜温差很大的,你习惯就好了。”

王秋拉过凳子,往火堆里添了一把材,坐在监控器旁,感受着火焰的温度。

“他在干什么?”

王秋望着显示屏中模糊的两人,他还是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陈昂要决定放走托尼斯塔克。

看着屏幕中逐渐亮起的白光,陈昂知道,自己来到这里的最终目的达成了。

“走吧,我们过去!”

陈昂没有回答王秋的问题,而且一把扯下帆布,向着关押斯塔克的山洞走去。

王秋不明所以,不过还是赶紧起身,跟上陈昂的步伐。

“那个东西是什么?”

王秋不甘心,边走边问,他看出陈昂很在乎那个东西。

陈昂头也不回,只是口中说道

“是一款足以改变世界的‘电池’,也是我们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二人很快就来到了山洞前,看守山洞的几人正围着火堆取暖,看到首领的到来,也不多问,赶忙打开了封锁山洞的大门。

大门移动的声音在黑夜中格外刺耳,里面传来了慌张的话语,陈昂二人没有犹豫,直接往里面走去。

陈昂也曾无数次想过见托尼斯塔克的场景,或许是他作为英雄来拯救这个花花公子,也或许是利用一些超前的想法建立一个商业帝国,和这个武器制造商掰掰手腕上。

但是陈昂在这里生活的越久,越发现这两种事情的不可能。

米国从来不对没背景没资本的普通人,有任何好处,这是陈昂在米国摸爬滚打十几年学到的道理。

创意被剽窃屡见不鲜,专利保护针对的是资本,寡头从来不需要国家的决意席上多一个人。

至于英雄……这个国家从不深爱自己,自己又何必深爱他?

陈昂向往的,终究还是那个留着红色血液的国度,只不过碍于很多事情,他无法回去罢了。

走了几分钟,一路上看见的都是各种简陋的机械,拆散的武器被丢掉了一旁,炸药被随意摆放。

看着眼前拿着扳手,警惕照着的斯塔克,旁边名叫伊森的医生,却是跪倒在地上,双手背在脑后,口中呼喊着托尼,让他跟着做。

“不必了!”

陈昂一开口,伊森和斯塔克都看向他,因为陈昂讲的是英语。

“托尼斯塔克,斯塔克集团的领袖,闻名于世的花花公子…”

“还有慈善家!”

嘴上不饶人的斯塔克下意识顶了一句,虽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好,但是帅是一辈子的事。

王秋跟在陈昂身后,看陈昂拿起闪着光芒的机械,他不明白这个小东西,如何改变世界。

“想回去吗?”

陈昂看着两人问道

饶是斯塔克的脑回路,也被这个问题问的一脸懵。

他到底是谁?让自己回去?开什么玩笑!不是要让自己生产导弹吗?

“将斯塔克供能的方舟反应堆缩小化,这是多么伟大的成就…这要是用在城市供能和新能源开发上,足以让整个中东的石油产业陷入崩溃。”

斯塔克脸色发黑,他原以为这里不过是落后的战区,没想到还有这种聪明人。

斯塔克踱步到工作台旁,手中做着小动作,将一些图纸打乱,口中说道。

“那我也将会被无尽的杀手刺杀,除非我将这项技术向全世界公布,不过我作为商人,也失去了赚钱的机会。”

陈昂看着斯塔克的小动作,也不制止,他知道桌面上摆放的是初代马克战甲的设计图,可是这种初级品,对他来说没什么吸引力。

“那么,你说放我回去的条件是什么?”

托尼迎着陈昂目光,他知道自己可以谈条件了。

“我需要十个反应堆,之后就可以送你回去。”

“这里钯元素不够”这是托尼的试探。

陈昂用手指了指外面

“斯塔克集团生产的武器有很多,足够你拆的。”

托尼有些沉默,他本以为自己的动作都在对方的盲区中,没想到还是被看到了。

看着沉思的托尼斯塔克,陈昂还是挺佩服他的,他也算是能为普通大众付出一切的人,远比所谓的队长要强得多。

“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喜欢未雨绸缪。”

陈昂拉开一个椅子,不管上面的灰尘,直接坐了上去。

“你也看到外面的武器了,全是你的企业生产的,但是这些东西全是用来打米国军方和他们的傀儡的。”

想起记忆中,托尼身穿战甲屠戮外面的士兵,而米国军方还夸赞他,这是多么悲哀的事。

“就这来说,你叔叔奥巴代比你强不是一星半点,至少他也算是做了善事。”

奥巴代的姓名一出来,托尼就惊恐的看着陈昂。

他虽然有些想法,但是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一直不愿意相信,但是从眼前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他又加深了几分怀疑。

“你我都知道,这些反抗者不足以对米国造成威胁。十个反应堆,我放你回去,并且对你马克战甲提出点建议,还有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你父亲母亲的秘密……”

陈昂还没有说完,托尼就直接冲了上来,还没近身就被王秋直接拦住。

“你到底是谁?你知道什么?”

托尼的情绪已经癫狂,身体的损伤和在洞中的囚禁,已经让他情绪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下;陈昂说出反应堆和马克战甲时,就已经打破了他对自己的信心,而提出他父亲的时候,就是压垮内心的最后一根稻草。

托尼撑不住了

伊森也赶忙上前,抓住托尼往后拉,生怕面前两人给自己一梭子。

王秋抓住托尼,眼睛望着陈昂,有些疑问现在该怎么办。

陈昂也不着急,用手指了指托尼,托尼竟然双脚离开地面,凌空飘了起来。

“别着急…我们慢慢谈……”

。。

事情发生了很多,但是如今,也才过去了一天而已。

斯克鲁人莱恩假扮的弗瑞静坐在大厅首位,看着周围忙碌的手下。

“还没有找到吗?”

“长官,我们动用了有权限调动的卫星,还是没有找到。”

莱恩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自从他以为这是个美差接手后,从来没这么头疼过。

“监听系统怎么样?”

“监听系统观测到关键词‘陈昂’一千五百次,其中四百多次来自伯灵顿,二百多次来自地狱厨房,剩下都是其他国家包括地区比较零散的。”

“伯灵顿?”

莱恩摸着自己的下巴,从未听说伯灵顿有着什么势力,那么要不要让人去调查一下呢?

“鹰眼还没有消息吗?”

“还没有长官!”

正在莱恩刚想问些什么的时候,一位女特工往他这边走了过来。

“希尔特工,怎么了?”

莱恩模仿着尼克福瑞的动作和语气,都快成为一种习惯了。

“娜塔莎特工回来了,现在在休息区。”

莱恩二话不说赶忙起身,向着休息区走去,他现在格外需要情报。

休息区的娜塔莎瘫坐在沙发上,头发凌乱,战斗服也有多出割伤,手上还有不少凝固的血液。

“娜塔莎!”

“长官”

看到弗瑞进来,娜塔莎立刻起身,但是又猛地坐在沙发上,她实在太累了,整个人都站不起身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失联了。”

莱恩假扮的弗瑞忙上前按住娜塔莎的肩膀,示意她不用起身,说一说发生了什么更为重要。

“我听从任务去接触了目标人物克丽丝,但是在回安全屋途中遇到了手和会的忍者。”

娜塔莎回忆着当时的情况。

“那些忍者轻易不露出马脚,因为当时没带联络器,我就跟了上去,没想到发现他们在和人接头。”

娜塔莎隐晦的看了一眼弗瑞,发现他神色没有变化,继续说道。

“之后手和会的忍者分开行动,我跟随一队前往了一个隐秘地点,正要打探些情报却被他们发现了,我逃了一夜,这才逃了出来。”

这一夜远比娜塔莎描述的凶险的多,她本身也是药剂的实验者,身体异于常人,就这样还是被这些忍者追的筋疲力尽。

“克林顿呢?”

娜塔莎进来的时候就听到发生了很多事,很多人在提克林顿的名字和称号。

“鹰眼现在失踪了,联系不上他。”

娜塔莎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克林顿是她为数不多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人,她平时有什么情绪也是和克林顿说,如今克林顿的失联,对她无疑是种打击。

“别紧张娜塔莎,鹰眼是个合格的特工,他不会有事的。”

娜塔莎也缓过劲来,僵硬的点了点头。

‘弗瑞’眼看劝说无果,不由得看向希尔,希尔鄙夷的看了弗瑞一眼,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

莱恩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这以后不会给弗瑞惹什么麻烦吧!”

想归想,但是莱恩没有说出来,而是在希尔的眼神下,赶忙出了休息室,重新回到了指挥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