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队长没死!

  • 漫威的置换者
  • 幼稚园小头头
  • 2012字
  • 2021-12-12 06:30:03

“你自己的危害你自己清楚。”

科尔森强忍着不适回答,他明白陈昂并不是因为远才那么生气,而是因为他那个异父异母的妹妹——克丽丝。

“你妹妹的事不用担心,用东方智慧的语言来说,不祸及妻儿。”

陈昂这才将身体放松的躺座椅上,感受着飞翔在空中的感觉,嘴中却说道:“愚蠢的翻译。”

看着放松下来的陈昂,科尔森也是长舒了一口气,多亏局里的心理分析师对他进行了一个多月的监控分析,才知道了他的软肋,不然他这种人物,不知什么才能克制住他。

听闻克丽丝没事,陈昂这才是真正的放松下来,若不是在被囚禁期间,担心自己如果做了什么事,会影响到克丽丝,他早就不顾一切的冲出去了。

望着远方的夕阳,他思绪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昂,快一些,安妮已经到医院了,希望出生的是个小公主,两人平平安安的。”

乔治手忙脚乱的收拾着桌上的奶瓶,尿不湿。慌乱的将他们放在背包里。

旁边的陈昂手足无措,一会将水杯拿起来再放下,一会将自己买给妹妹的娃娃拿起来。

乔治看着旁边手足无措的陈昂,走向前去摸了摸他的头。

“小家伙,要是小公主的话,你以后就要有一个妹妹了,你以后可要好好照顾她。”

陈昂用力的点了点头,他来到这个家里已经半年了,他只记得在福利院的时光,却从没体会过家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家的感觉吧?’

陈昂心想着,嘴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

“昂,傻愣着干什么?走啊,出发啊!”

陈昂看着站在门前冲自己招手的乔治,微笑着跑了过去。

。。。

“陈昂,陈昂”

陈昂睁开眼睛,冷冽的目光让久战沙场的科尔森都有些胆怯。

科尔森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陈昂的目光吓到了,他曾经给弗瑞讲过,陈昂有时看他的眼光,他只在某些穷凶极恶的杀手脸上见到过。

看到是‘熟悉’的科尔森,陈昂这才将自己紧张的情绪放松下来。

“怎么了?”

看着如此自如的转换,科尔森忍不住想知道,自己查到的那些时间里,他究竟遭受过什么。

“到机场了,咱们得做专机过去。”

“渍渍渍,专机啊,还真是有钱。”

科尔森忍不住咳嗽了一下

“快走吧,你都睡了两个小时了,再晚到纽约都深夜了。”

科尔森挥了挥手,两个特工爬上直升机,将陈昂的手铐打开,重新拷在两个手上。

“你为了神盾局可真是将生死置之度外啊!”

陈昂是了解剧情的,但是如今看到科尔森竟然不带自己手铐的钥匙,他还是忍不住动容。

“当然了,你的危害太大了,如果没办法将你‘平安’带回纽约,我会尽力将你‘留在飞机上’。”

“哈哈哈哈”

陈昂突然地大笑让科尔森有些迷茫

“怎么?”

“真是好笑,我的危害太大?我可不是为了处理所谓的恐怖分子,就往人家大使馆丢炸弹的那种人,我最对也就帮我们和谐的小区处理了一些疯狗而已。”

科尔森知道他说的那种人是谁,但是更让他在意的是,第一次有人将地狱厨房称呼为和谐小区。

“当然,我说的是你的潜在威胁。”

“呵”陈昂忍不住嗤笑一番

“果然,你是个称职的特工。”

陈昂前世看电影时对科尔森的感官还是挺好的,但是如今接触到真人他才明白,特工就是特工,他们被培养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任务不折手段。

他们本质上就是虚假的结合体,虚假的背景,虚假的语言,虚假的承诺。

科尔森也不在说话,他的身份终究是特工,他的国籍终究是米国人,若是说了些什么违规的话,他的职业生涯也就此断送了。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混到八级特工的。

众人直接绕过登机的地方来到了停机坪,与陈昂想的不一样,他们乘坐的并不是大型的客机,而是小型的私人飞机。

“想不到尼克弗瑞还有这爱好?”

看着眼前粉红色的飞机,陈昂对着科尔森调笑的说着。

“是不是尼克弗瑞睡觉穿的睡衣,也是粉红色的?”

科尔森的特工心让他也有些好奇,随即摆了摆头,将这想法丢了出去。

“我们可没有那么多资金,这是租的。”

看了看随意的陈昂,科尔森继续说道。

“你的身份在局里是保密的,所以我们只能用这种方式把你送到纽约。”

陈昂想到神盾局那被渗透的如同筛子一样的情况

“确实应该保密。”

陈昂觉得尼克弗瑞现在在自己眼中,还算是做对了一件事,如果知道自己的人比较多,类似九头蛇这样的组织,一定会为了让自己效力而伤害克丽丝。

踏上私人飞机的机舱,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豪华,只是空间更加的大,座椅更加的舒适。

科尔森坐在陈昂的身边,将两人的手拷在一起,并且将钥匙给另一个特工。

陈昂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科尔森操作,虽然自己没尝试过这个手铐的强度,但是在科尔森的重视程度看来,这个手铐的材质不一般。

“菲尔特工...”

“我们关系还没那么亲密吧?”

陈昂讪笑一声,有点神秘的靠近科尔森,悄悄地说道

“听说科尔森特工的偶像是队长斯蒂夫罗杰斯?”

科尔森转过头疑惑的看向陈昂

他不在乎陈昂知道自己的偶像,毕竟队长对大多数米国人来说,都是偶像。他在乎的是这个时候陈昂提起队长的意义。

“怎么了?”一天的时间相处下来,科尔森也摸清了陈昂的脾气,只要说话做事不触及陈昂的底线,他还是很好相处的。

“如果说队长还没死......”

话还没说完,科尔森就紧张的转过身,右手抓住陈昂的肩膀。

“队长真的还活着!”

“当然,只是我需要借用一样东西。而且,这不是交易。”

陈昂耸了耸肩膀,将科尔森的手甩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