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交易吗?

  • 漫威的置换者
  • 幼稚园小头头
  • 2033字
  • 2021-12-11 06:30:05

“恶魔?厄运?”

“怎么称呼?”

“科尔森,菲尔·科尔森”

“哦~黑卤蛋的得力干将。”

科尔森的眉头一挑,这称呼对局长来说很形象。

纯白色的房间内,四周遍布充气软垫,屋子中间有一个全复合材料拼接的透明四方体,而陈昂此时就坐在四方体之中。

“来许愿的?”

科尔森瞳孔微缩

“我可不敢和恶魔做交易。”

“恶魔?Tui,他们也配?”

科尔森表情有点纠结,组织了一下语言问道

“如果你能透露个消息,局长说可以让你出来自由活动,前提是不能出纽约,也必须在我们的监视下。”

“这不还是交易?”

坐在地上的陈昂有些不屑

“不,这是交换。”

陈昂将目光看向科尔森,科尔森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你以为我真的出不去?”

科尔森将耳机活动了一下,缓解了一下陈昂带来的压力。

“为了给父亲报仇,他结果眼睛瞎了,为了心中想要的生活,他结果妻离子散。我们很清楚你的能力,但是也不意味着没有办法限制你。比如......你妹妹。”

嘭的一声,整个屋子晃荡了一下,陈昂冷漠的看着科尔森,科尔森咽了咽唾沫,强忍着不适和陈昂对视。

“什么消息?”陈昂转过头去,要不是为了自己妹妹能够生活下去,他能毫无压力的抹去整个纽约。

科尔森先是一愣,随后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缓缓说道。

“托尼.斯塔克三天前失踪了,我们需要他的消息。”

陈昂转头的动作一顿,随即说道。

“他没死,而且很快就会回来......不出俩月。”

“具体位置在哪?”

陈昂看向科尔森,忍不住嗤笑出声。

“这不是交易,这是交换。”

科尔森刚想说什么,耳边的声音让他动作停了下来,随后看了陈昂一眼,然后走了出去。

科尔森出去后房间内灯光放亮,在白色的空间光线更加强烈,让人无法直视。

而陈昂则看着科尔森走出去的地方,喃喃自语道

“剧情终于开始了。”

。。。

“局长,为什么把我叫出来?”

科尔森看着眼前铮亮的光头,想起来刚才陈昂的称呼,有些忍不住想笑。

“知道那个花花公子还活着就行,再说下去就是交易了,你知道交易的危害的。”

科尔森想起来自己调查的情报,头皮一阵发麻,果然不愧是恶魔之子吗,差点被骗了。

“调查的结果怎么样?”

尼克弗瑞看着监控中的男性,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这个人本名陈昂,六岁时被一对夫妻收养,在同一年他的养母怀孕了,次年妹妹出生的当天养父身亡。养母也在他12岁的时候身亡,受社区帮助,和妹妹搬至地狱厨房生活,期间一个小孩子向他许愿要得到力量,当天双目失明,但是在我们的调查之下,失明的那个人已经拥有了异常的能力,您的老朋友弗莱克向他提出过怀念以前战争的时候,第二天女儿和妻子就死在了金并的手上。”

弗瑞突然皱了皱眉头,看了科尔森一眼。

“说点我不知道的。”

科尔森一愣,随即明白了弗瑞的心情,毕竟当时弗莱克来找过弗瑞,在弗瑞看来,弗莱克过着这样的生活,有自己一部分责任。

“他妹妹12岁时,得罪了地狱厨房的小混混团体,这些混混想要对他妹妹惩处,结果当晚,这些小混混包括他们的直系亲属全部身亡,当天金并找上了他,并且满脸寒意的走出了他的房间,这之后我们才关注到他。”

科尔森顿了顿,看到弗瑞在认真听,才继续说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原本以为他的能力类似与恶魔,但我们往后研究发现他更像是许愿机一样,小时候的他很明显控制不住能力,到了大了之后,他能用自己的能力来满足很多事情,前提是满足这些愿望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他复仇那次付出的什么代价?”弗瑞突然地问题打断了科尔森的讲述。

“我们也不清楚,不过可以确定,这个代价是陈昂本身的付出。”

弗瑞点了点头,将面前的监控关闭。

“行了,放他出去吧?不过你明白,监视好他。”

科尔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该怎么做。

“他妹妹那边我们......”

弗瑞摆了摆手,示意科尔森将资料递过来。

接过科尔森手中的资料,弗瑞才继续说

“稍微监视一下就可以,别太过火,这是他的弱点,也是他无法控制的爆发点。”

科尔森点了点头,他只需要明白领导的态度就可以了,明确了态度他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

“陈昂,可以出来了。”

陈昂目视科尔森将牢门打开,他有些能力,但是他的能力不至于让他无敌,所以他当时被捕时是昏迷的。

看着门外的群山,他意识到自己并不在纽约。

“真是被小瞧了啊,竟然不是在天上。”

陈昂望着慵懒的夕阳,伸了个懒腰,而旁边的科尔森却是呆住了。

“你都知道些什么?”科尔森的声音有些不高兴

他们身为国际性的神秘组织,平时根本不为人知,如今陈昂却轻飘飘的就说出来了一个组织的秘密,他怎么能不震怒。

陈昂将双手放到眉边,眺望着远方的景色。

“知道很多,你想知道吗?”

科尔森刚想说什么又闭上了嘴

“该死,又差点中了你的计谋。”

“呵,愚昧。”

随即陈昂登上了早就停靠在旁边的直升机,而科尔森也登了上来,坐在了陈昂的旁边,从后方拿出来一个复合材料的手铐,将陈昂的手拷在扶手上。

随着飞机的逐渐上升,陈昂这才看清了附近的地形。

自己出来的地方类似与一个地堡,而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靠近海岸的小山脉上。

随着飞机的升高,陈昂看着有许多人从四方出来上了车,向着东面开去。

“真是的,我有那么可怕吗?都把我锁到西海岸了。”

说的话像是开玩笑,但是说出话的语气让科尔森不寒而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