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充满恶意的大唐
  • 大唐闲人
  • 疙瘩
  • 2812字
  • 2021-09-23 15:24:17

第一章 充满恶意的大唐

大唐武德九年八月二十一日,长安城上空阴云密布,像一口大锅一般,扣在长安城上,让城内城外原本就因为颉利大军来袭而弥漫的令人揪心的紧张气氛,更加压抑了许多,几乎让所有唐人都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随着颉利大军来犯的消息传入长安城,刚刚即位的李二下旨宣布长安城戒严,此时长安城所有城门都处于唐军的严密管控之中,城墙上一队队唐兵,披甲持锐阴沉着脸在城墙上侍立亦或是跟着军将在城上来回巡弋。

夯土而成的巍峨城墙,在夕阳之下,显得有些斑驳,稍稍损害了这座这个时代最伟大城市的威严,无数临时征募的民壮在城墙上如同蚂蚁一般的忙碌着抢修城墙上的缺损部位,对受损的城墙进行抢修加固。

还有许多民夫和唐军兵将,将长安城外临近城郭的一些建筑拆毁,并且将拆下的砖石瓦块以及木头的梁柱运入城中,摆在城内的城墙脚下,准备充作滚木礌石之用。

他们同时还将城外数里之内的树木砍了个精光,树干拖入城中,充作滚木之用,树枝就地烧毁,以防留在城外为颉利大军攻城所用。

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身穿着一件破旧的麻衣,衣服上还打着几个补丁,站在巍峨的城墙上,趴在内侧女墙上俯瞰着这座城池,看着城中那一条条街道和坊墙将整个长安城分割成一个个方块,形成了一百多个坊市。

这些坊市显得整齐划一,散发着一种森严的美感,大气而且磅礴,但是同时又都形成一个个独立的防御单元,此时的长安城就是一座标准的军城,使之又平添了一种肃杀之气。

现如今的所有坊市都已经关闭,让这座城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只剩下了巡街的武侯和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唐兵,让这座城市显得死气沉沉。

时不时有一些骑兵呼啸着冲入不远处的延平门,朝着皇宫方向驰去,街道上还时不时的有一些战马飞驰而过,这些人不是斥候,便是令使,将城外的消息传入城中,亦或是把宫中刚刚即位的李二的圣谕传递给城内外各处的将领。

城上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一股紧张的神色,军官们不断的厉声喝骂着那些城上抢修城墙破损的民壮,命他们不许偷懒,加快速度,甚至时不时会有兵将挥舞皮鞭,抽打一些在他们看来偷懒之人。

而此时的他实际上却根本没有在欣赏长安的雄浑和丰伟,因为他心中正充满了愤怒,一想起这些天的遭遇,他就出离的愤怒,忍不住竖起中指,在内心中问候着李世勣家里坑他的那个缺德玩意儿!

“颉利来犯关我鸟事,你们不是不认我这个亲戚吗?现在你们家要向李二表忠心,才想起小爷,敢情小爷对你们家来说,就只是一个可以随时送去死的炮灰?

小爷这具身体今年十五不到,无父无母,除了一个小妹之外,再无亲人,而你李世勣家,居然也下得了手能干出这种缺德事,把小爷我塞到这长安城中来送死?难道你们就不怕天打雷劈吗?这次这仇小爷跟你家算是记住了!”徐淼心里面碎碎念着。

而他骂的这个李世勣,就是后世隋唐演义里那个鼎鼎大名的半仙徐茂公,徐茂公本名徐世勣,字懋功,原追随瓦岗的李密起兵反隋,李密降唐之后,他也投顺了李唐,李渊赐徐世勣李姓,于是徐世勣便改姓叫了李世勣,有朝一日待到李二驾崩之后,为了避李二的名讳,又改名李勣。

李世勣降唐之后,为大唐开国立下了大功,后来名列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乃是大唐初期的名将,几乎可以和大唐军神之称的李靖比肩齐名。

而徐淼乃是李世勣远亲,祖籍曹州,乃曹州徐家的偏枝,李世勣祖上原来也是曹州徐氏,隋朝期间迁居到了滑州卫南县,所以两家离得有那么点远。

徐淼父亲早丧,母亲为了生计,艰难带着徐淼兄妹去年辗转千里来长安投奔李世勣家,但是却没想到并不被李世勣家所认,后来勉强为他们母子三人在万年县录了籍,便将他们随便安置在了远离长安城的终南山中一个小王庄之中,对其母子三人再不过问。

可怜他的母亲刚刚落脚下来不久,便积劳成疾一病不起,半年前撒手人寰,丢下了他们兄妹二人艰难苟活于世,但是即便如此李家也没有过问他们的事情。

可是万没想到的是,这次颉利可汗,李世勣家召集族人以及城外青壮庄户入城助战,不知为何却想起了徐淼这个原本并不为他们所认的穷亲戚,把徐淼强行赶入到了长安城之中充当炮灰。

徐淼这几天每每想起李家对他们母子的薄凉,还有如此的做法,便怒不可遏。

“还有你贼老天,既然给小爷一个重生的机会,但是你为什么不好事做到底,给小爷随便找个王侯勋贵哪怕是富贵人家呢?却偏偏要让小爷在这穷小子身上重生呢?真是磕个头放仨屁,行善没有作恶多!”骂完李家之后,徐淼便又开始咒骂老天。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忽然间传来了一声沉闷的雷声,在长安城西方向的地平线,闪过了一道闪电的白光,一场雨可能要来临了。

正在心中怒骂老天的徐淼听到这声雷声,立即就收起了中指,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赶紧把手指在屁股上擦了擦,偷眼朝天空看了看,生怕自己刚才内心的心思被老天知道,一怒之下落下一道闪电,把他给劈了。

好在这一声雷声过后,就偃旗息鼓了下去,头顶也未再打雷,徐淼这才放心下来,于是再次陷入了回忆。

就在十天前,他还好好的生活在二十一世纪,过着普通人那样的逍遥日子,虽然生活压力不小,但是只要不提结婚的事情,倒也算是衣食无忧。

十多天前,他正利用周末优哉游哉的在终南山享受野驴的生活,可是一不小心却在山中和驴友走散,迷了路之后连饿了三天,就在他发现一块抛荒的红薯地,兴奋至极的冲进去扒红薯的时候,却怎么也未曾料到,突然间一群炮弹却呼啸着落在了他的身边,一颗炮弹准确无误的落在了他两腿之间,然后就没然后了。

他只记得就在炮弹落在他裤裆之间之前,他还在惊恐万状的大叫,老子不就是偷几个红薯吗?至于拿大炮轰吗?

原以为就这么彻底挂了,可是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魂魄居然莫名其妙的穿越千年,在长安城外大唐这个少年身上得到了重生,可是这才刚刚搞清楚状况,还没来得及庆祝他的重生,他就发现这个大唐这个时代似乎对他充满了恶意。

原本并不认他这个亲戚的李世勣家,忽然间莫名其妙的又认了他这个亲戚,承认了他是李世勣的远房子侄,但是这次认亲,却是不怀好意,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李世勣现如今虽然远在并州统兵,可是留在长安的族人却认为,新帝登基、颉利来犯,正是他们家要向新帝表忠心的时候。

这时候他们很有必要组织族中的子弟以及青壮庄户入军,作为义兵,来协助李二御守长安,但是不知为何,他们却想起了徐淼这个原本并不被他们承认的族亲,愣是把徐淼弄到了长安城中,准备让他充当李家的炮灰。

李家为什么做出这种缺德事,徐淼不清楚,但是觉得这其中一定有鬼,只是具体原因现在他不知道罢了!

如果依照徐淼现如今的性子,假如他不是很清楚此次渭水之盟的结果的话,估计当时就带着妹子远遁千里、逃之夭夭了,哪儿有可能来长安城中,为李世勣家当炮灰!只因为他明知颉利大军根本没到长安城下,所以他这才捏着鼻子以李家义兵的身份进了城。

也正因为这件事,现在徐淼对于李世勣家,可谓是充满了怨念,这几天每每闲下来的时候,一想起这件事,就忍不住在心里屡屡问候那个李家坑他之人的老婆。

除此之外,对徐淼来说,还有一个咒骂的对象,那就是万年县南部,他们兄妹生活的小王庄附近那个为富不仁的刘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