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达人秀来了

当朋友?

李乐康能感觉到自己正在渐渐融入这个社会,人际关系拓展了,梦想和追求也有了,不再觉得自己是上帝视角玩一款游戏。

“朋友!”李乐康点点头,伸出手来,“你是我在洛城的第一个女性朋友!”

“哇!那是我的荣幸!”

桑德拉跟着握了握。

“你来自哪里?神秘的魔术师先生?”

李乐康沉吟一下,然后带开玩笑的:“一个加州北部小镇来的追梦青年,从小人生疾苦,没有父母,大学被迫辍学去餐厅端盘子,只能拼命努力追求美国梦。”

桑德拉听到这很经典的卖惨模板,可就笑场了:“你这就像去参加选秀一样的台词,别逗我了!”

“我确实要去参加选秀。”李乐康说,“不过我说的也是真的。”

“我很抱歉……但你真的要去选秀吗?”

“美国达人秀。”

李乐康翻手变出了个苹果随口一咬,边嚼边说:“我是个魔术师,那里有我需要的舞台和观众。”

“你把苹果藏哪里了?”

她好奇的翻李乐康的手要检查,但他穿的是短袖,刚才进来也没有看到明显的突起,这真的太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李乐康拍掉了她想要在自己身上摸的手:“我用的是魔法啊,笨蛋!”

“你这么神奇,你一定会出名的!”桑德拉眼神里透着一股羡慕,“该死我怎么就不会玩这些呢!”

据说在洛杉矶好莱坞一带,你随便去个餐厅拦个服务生提问,都很可能是一个千里迢迢来逐梦的打工人!

所以李乐康问桑德拉:“你的梦想实现到什么程度了?”

谈到这个,她谦虚但又窃喜:“漫长遥远的路途只迈出了小小的一步,我的INS粉丝即将要突破十万了。”

“我给你贡献一个关注。”李乐康拿出手机来,打开了Instagram,输了她的名字,找到了页面。

随手刷了几张图,就是很典型的健身网红风格,热辣的身材,完美的蜜桃,撅个PP对镜子随便拍一张照,都能引得无数LSP在下面点红心舔屏。

很显然,桑德拉的梦想是当模特,走大秀,上杂志封面,或许某天还能跟个大咖勾搭上了,就像卡戴珊那样,网红出名挣钱到手软。

可惜,早个五六年这么玩,那是行业的先驱者,有她这种质量很容易就能走红。

但现在,同质化内容无数,大家也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越来越难!

李乐康心里这么想,但并不会打击别人的信心:“看来我也得弄个社交账号了,等到时候我出名了,作为朋友,我可以给你蹭一蹭热度。”

“你这话我可喜欢听!”桑德拉笑容洋溢,“你不像那些只想着占我便宜的臭男人,只有天真女孩才会这么容易就着了空头支票的甜言蜜语,我要热度也得是跟成功者的。”

“对极了!”

李乐康举起牛奶杯子,示意跟她碰了一下。

桑德拉性格有些现实,当然了,想要在好莱坞混出名堂,不现实不聪明的早已经成为别人成功路上的踏脚石了,环境迫使人成长。

所以李乐康脑子里曾想过什么“跟她话题投机所以迸发出了热烈的欲望”这种剧情并不现实,女人素来是慕强择偶。

当然做个朋友无话不谈,还是挺舒服的,他们聊了成名聊了梦想,早餐吃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相谈甚欢。

上午桑德拉还得去健身,下午她要去竞争一场模特走秀,为梦想在不断奋斗。

李乐康上午追剧,中午睡觉,下午自然醒来就练练魔法,然后去上班。

追梦躺赢的日子平平无奇啊。

……

就这么两天过去,达人秀的海选终于到来。

位于洛杉矶的杜比剧院内,海选正在如火如荼的上演。

现场坐满了观众,最前端四名评审正聚精会神看着台上的演出。

达人秀是近些年间风靡全球的才艺选秀活动,先后在英美澳等西方国家取得了出色的收视率,发展至今,它的冠军大奖也升级到了一千万美元之巨!

才艺、杂技或者演唱,有勇气上台的都没有庸才,然而即便如此,晋级率依然低得可怜,最终能脱颖而出者不过百分之一。

也正因如此,每一位身怀绝技的选手都全力发挥,没有保留,或释放自己的精彩,或演绎自己的绝技。

工作人员通知李乐康登台倒计时了,他前面还有两名选手,一个是印度裔的杂技演员,独自在一旁打坐念念有词,估计是开挂前置时间。

另一个竟然是熟面孔!

对方同样发现了他,长着一头黄毛的青年瞥过来,就用一种贱贱的语气:“看看这是谁!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这是多么糟糕的一天——对于你来说!”

面对对方的阴阳怪气,李乐康懒得理会:“滚你的,麦考伊!”

黄毛相当中二的:“你紧张了,但这是你应该的,因为一个强大的对手站在了你的面前,而机会往往只留给最强的那个!”

这黄毛就是上次餐厅抢走他兼职的人,有个玩魔术出名的爹,算是星二代吧,但不招人喜欢。

他俩的不对付,也被达人秀的后台摄影捕捉,他们就喜欢将这些火药味十足的“冲突”记录下来,唯恐天下不乱才能给节目添精彩。

所以主持人发现情况,递上话筒:“我能感受到你们两位的火花了,现在我想问,你们要表演什么?”

“舞台悬浮术。”

“悬浮术。”

两人的选取的内容竟然是一样的。

黑人主持顿时就夸张的抱脑袋怪叫一声,卷起来了,两个魔术师都选了同样的表现种类,这下火药味更浓了!

麦考伊盯着李乐康:“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李乐康反而笑了:“好好担心你待会怎么哭着回去找妈妈吧!”

这边主持人凑过来个光头:“那请二位好好准备,接下来先上场的就是麦考伊先生,请到我这边来!”

麦考伊要登场了,他笑容灿烂的面对镜头,装出自己是一个毫无心机,从小镇来洛城追梦的阳光纯真大男孩,卖惨骗骗关心,或许还能骗几个无知金发妞的炮,毕竟金发的智商,都懂的。

李乐康在一旁冷眼相待。

不过他承认对方的悬浮表演还是有点功底的,即便自己这些天来恶补魔术原理,但也是只能看出少数的破绽,对方明显下了功夫。

台下四个评委也是各种表情帝来展现他们的惊奇: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吞天嘴,各种哦买噶,但实际李乐康估计节目效果更多些。

评审们见多识广,不至于这一点点把戏就让他们如此惊讶,但是观众爱看,自然要卖弄这些情绪氛围。

麦考伊的表现结束了,四个评委都没有给他打×,但他是否能够晋级,还是得看最终的评选结果。

不过这家伙走下来的时候,那可真是神气得很,大摇大摆的冲他炫耀,李乐康留给他的则只有一根中指!

两人很不对付,若不是立马就要登台了,绝对能互相喷大堆垃圾话,就像UFC的赛前发布会那样。

但现在,站在侧幕的主持人已经在通知李乐康登台——

“下一位选手,李,来吧!”

ps:推荐票投一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