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没有朋友

对于达人秀的比赛,李乐康是志在必得的。

它是现阶段自己出名的理想跳台,平均每期近千万的观众,现代化科技带来了远古时代所很难达到的传播覆盖面,而这仅仅是平均值。

要知道作为优秀选手,爆款网红,那更是万众瞩目,依靠人气基础来搞个社交账户,发放些粉丝福利,偶尔跟家人们互动一下,那不就齐活了?

李乐康心里构想片刻,随手虚空一指,桌面上的扑克飞跃起来,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控它们在空中排列队形。

然后他手指头一勾,扑克牌簌簌落下,重新叠好,但当中一张黑桃K就迅速飞到了他手中,王牌尽在掌握!

这是魔术师难以实现的画面,但对于魔法,这只是很初级的念力操控罢了!

当然了,毛躁的新手是无法做到这么细致的。

虽然李乐康不再是昔日的大魔导师,但操作经验却延续了下来,以至于他的操作精准度,远超常人!

时间到了傍晚,李乐康收拾东西出门去工作。

他的邻居也正好这时候回来,带着一阵香风和所有男人都无法忽略的蜜桃臀,她俏皮的招了招手:“嗨,我的魔术师邻居,对吧?”

鉴于西方人对亚裔面孔的辨认模糊,李乐康能够理解,翻手再是个卡片剪的红心:“猜对了的礼物!”

桑德拉看着手里的红心,再看这家伙装酷离去的背影,笑了声,不过他这把戏还有点意思。

李乐康离开了,朱迪给他引荐去一家新的餐厅表演,但当他到位的时候,经理却急匆匆出现,很歉意的对他说:“抱歉今天太忙了没来得及通知你,李,我们的合作被老板取消了。”

李乐康略显诧异,就询问道:“可以跟我说说原因吗?”

经理毕竟理亏在先,他歉意的:“并不是你个人的问题,主要是我们不是以表演为主的场所,店面为了效益考虑,我们请了更加符合条件的魔术师。”

“也就是我,李先生。”

这话从背后响起,李乐康回头看,是个白人青年,一头黄毛穿着西装,单手翻着一副扑克牌,登场造型相当装逼。

“我看过你的资料,没有名气没有奖项,却肆意哄抬表演价格,无疑是在给协会成员制造矛盾,你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李乐康很是疑惑这家伙主动冒出来:“等等,你又是什么人?”

“詹姆斯·麦考伊。”黄毛青年话语不乏骄傲,“知名魔术师大卫·麦考伊,正是我的父亲。”

“看来你父亲混得不怎么样。”李乐康耸耸肩。

“你!”麦考伊被噎了一下,“我只是代表协会在拓展市场,这些小生意对我来说是例行任务,但对于你就是不可舍弃了,所以说话小心点。”

他的一番骄傲陈词,却只迎来了李乐康的无情嘲讽:“你还得罪了自己的雇主,情商也是低得可怜。”

“你竟敢——”

眼见这两人有矛盾火花,经理赶紧劝开了:“没能及时提醒我们非常抱歉,我们相信朱迪女士的推荐,您的表演肯定不差,但是我们的平台不太适合,还请见谅!”

“好吧,我能理解。”

李乐康也不强求什么,也确实他的开价比较高,建立在他还没什么名气的情况下,不一定所有人都愿意买单。

所以他们选了个星二代,也说得通。

他潇洒的摆了摆手,离开了这家餐厅。

麦考伊瞥了他一眼,然后装作不在意的拍了拍衣服,他要开始表演了。

李乐康站在路边望着车水马龙,演出意外取消了,一时间竟然没了去处。

他发现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

当忙碌中断的时候,孤独感就悄然涌上了心头。

李乐康上辈子虽然宅,但也是有几个死党能玩,游戏里大把狐朋狗友的。他站街头琢磨片刻,然后迈步朝着黑杰克酒吧方向走去。

习惯的从员工后门进,轻车熟路来到后台,他们的大管家朱迪女士依然忙碌着,有条不紊指挥今晚的表演嘉宾,安排着节目名单,完了还能抓一下女服务生对顾客的态度问题。

“乐康?今晚你不是没有节目吗?”

朱迪转头时看到了倚在门边的李乐康。

“没,我只是顺路过来看看,就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李乐康没地方可去,而这里又是他比较熟悉的地儿,有漂亮的长腿女服务生看,还认识个爱吹牛皮的酒保,大总管朱迪是刀子嘴但豆腐心,骂人厉害但却从不以势欺人,所以大家虽然有点惧怕她,但也尊敬她。

朱迪并不难看出这小伙子的孤单,不过她却哼了声:“我看你是故意来这跟卡特混酒喝的!来!帮我把这些东西搬一下,然后让那几位女士快点动身……”

“好的。”

李乐康也不矫情,撸起袖子就搬东西,又去跟今晚的服务生妹子核对活动主题,作为一家比较高档次的酒吧,主题活动丰富,表演内容质量都要跟得上。

不是什么人都能像他这样技术过硬,日子轻松写意。哪怕端盘子也分高低端,这里的顾客消费档次高,给小费自然也痛快,竞争压力可就起来了。

李乐康帮忙跑跑腿,传传话,等到外面秩序运转起来后,拿着对讲机的朱迪终于可以放下来,从口袋里摸出一盒香烟,朝他示意,

李乐康不爱抽烟,但感觉这时候拒绝会不自在,就接过了,两人凑着打火机点着,倚在门边,吞云吐雾。

“你几岁了?”

“二十一。”

“哦……刚开始你过来,我还以为十七八岁。”

“亚裔显年轻。”李乐康笑。

“对我来说都没区别。”朱迪手指夹着缭绕的香烟,“我女儿要是能跟你一样聪明懂事就好了。”

李乐康瞧了她几眼:“你看起来不像有孩子的年纪。”

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拒绝这种赞美,尤其是不经意间的自然流露,朱迪笑出声来:“噢我有了的亲爱的,她十六岁,整天做梦想要出名,要一步登天,上大学对她来说不如去参加选秀当明星,还有更多无法令人理解的想法。”

“这个年纪的叛逆是必然的。”李乐康说,“让她吃点苦头,知道追求梦想的艰难,没准就乖了。”

“或许你说得对。”朱迪端着手若有所思,然后别在腰间的对讲机响了,她拿起来听了听,吐槽:“我真是一刻都不能离开!”

说完她掐灭了香烟,拍了拍他手臂:“自己去玩吧年轻人,请你喝杯啤酒——你没开车来吧?”

面对她投来的审问眼神,李乐康笑着举手作投降状:“没有!嘿我搬家了,就住在附近,走路来的!”

“去吧!”

ps:日常求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