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一场小遭遇

黛西和桑德拉接到电话后就过来了,她们骨子里秉承着西方人的活泼热情,进来就如同闯入花丛的蝴蝶,大呼小叫跳上他的床上打滚,然后抱着香槟使劲摇晃着,另一个拿着枕头在空中乱甩,香槟砰的打开了,泡沫喷洒,枕头乱飞,房间里回荡着妹子的欢声笑语。

李乐康坐在边上沙发,翘着二郎腿欣赏这衣服越闹越少的场景,就知道叫她们来没错!

因为一个人折腾不起来啊!

要什么缤纷繁华下的深沉?

还不如两个辣妹的打闹和春光乍泄!

闹够了给每个人倒上一杯香槟,碰杯畅饮。

“我喜欢这个地方!”

黛西侧躺在舒适的床上,手撑着脸,然后拿着香槟在那里开始抒发小资情怀:“奢靡、豪华还有处处弥漫的金钱腐败!”

桑德拉取笑她:“那也是对有钱人说的,你小心混不好把自己搭进去卖了都还在傻笑,金发妞!”

“不许用金发妞这种形容来嘲笑我!”黛西挥舞粉拳抗议,转而目光投向李乐康,“因为我会抱紧哥哥的!”

“恶!”

桑德拉受不了她这绿茶淋漓的姿态。

李乐康得提醒句:“也别忘了咱们是来工作的。”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工作两小时,娱乐一整天!”

黛西当然懂了。

李乐康这种工作状态是所有人都羡慕的。

在她们眼里这就是实力,随便上两三个月班就能赚四五百万,随便一个点子就能轰动世人……其实在不知不觉中,她们已经是信徒了。

李乐康具有吸收信仰的能力,当积攒到一定程度后,你甚至可以将其称为“神格”,只不过这一幕还太过遥远。

回到当前,他琢磨更多的还是吃喝玩乐的世俗。

就今天晚上这一顿饭,李乐康需要跟酒店集团的高层一起吃。

先把跟妹子的风花雪月放一边,他晚餐的女伴是朱迪,因为吃饭地点要求正装,他也换上了衬衫西装裤,擦亮了皮鞋,整个人精神抖擞的。

然后去隔壁房间敲了敲门,片刻后门开了,就见朱迪手里提着两双高跟鞋,一红一棕,并抛给他一个问题:“你觉得哪双合适?”

“红色。”

李乐康不假思索,

“伱穿了黑色裙子显得有些庄重,但红就让你整个人一下醒目了,作为男人都喜欢这种撩人心弦的风格。”

朱迪听了莞尔一笑,顿时有了决定。

她身上穿一件有肩的黑色连衣裙,腰部带子一系,会显得腰细胯宽,有成熟岁月的独特风韵,而细高跟,就像是墙边的红杏在挑动路人的心弦。

这种是小姑娘很难演绎的风情,李乐康这个老司机阅历丰富,一眼就知道她怎么样才更夺目。

朱迪也是毫不扭捏的换上鞋子给他展示,西方女人性格观念开放,凭什么不让自己追求美丽性感,被异性欣赏呢?

“你知道吗?”李乐康抬胳膊示意,“你让人看到了就想约会!”

“哇!你说的话我可真爱听!”

她笑着再顺手拿上一个方形的钱包,就欣然挽住李乐康手臂,迈着优雅的步子一起出门,电梯下楼,去这趟约会的意大利餐厅。

酒店集团的副总詹姆斯·皮特斯邀请了他们,陪同有他的夫人,还有另一名负责娱乐部门的高层,五个人一起在餐厅雅座聚首。

李乐康是他们重金邀请来表演的明星,话题焦点当然也围绕着他。

早在朱迪谈妥了合作,并且以工作室名义签署后,永利已经在着手“当红魔术师李乐康入驻永利”的宣传工作。

宣传海报都已经能够在前台,商业走廊或者是酒店人流量大的位置看到,并且在李乐康即将进行第一场表演的那天,订房率比平时高了一截!

这就是明星的效应,客人来了要住店,要消费,心血来潮去赌场玩上一轮,或者血拼购物,经济效益这不就有了?

所以他们希望李乐康的表演越轰动越好,甚至可以配合玩一些噱头,皮特斯就绘声绘色:“你想要借助酒店的任何道具来表演都可以,让一辆跑车消失,或者把大楼变没了……”

听到这些要把他当魔法师的期待,李乐康笑了:“我很高兴先生把我看得这么神奇,但我会根据实际情况,准备相应效果的表演的,有时候也不一定非得是大型才会震撼,重点在于表演沉浸感。”

朱迪一旁帮忙补充:“这是表演专业性的问题,极少有魔术是能够心血来潮的,当然了,乐康总是善于给人惊喜。”

皮特斯点头:“我早有耳闻了,所以我提了些不专业的意见,总之还是那句话,你是我们请来的大明星,有任何需求尽管说!”

“如果我有想法,我肯定会的!”

李乐康微笑着拿起酒杯。

众人碰杯,便继续讨论这些引人入胜、夺人眼球之事。

……

跟永利副总的这顿晚餐,也是吃得宾主尽欢,他们喝光了瓶子里的酒,聊完了该聊的天,双方最后是又握手又拥抱的暂别了。

舟车劳顿一天,又喝了点酒,倦意慢慢上来,李乐康体贴朱迪,带她回客房休息,让她多休息会儿,女人得注意保养。

两人谈笑着来到电梯处,电梯厅这边也有几个白西装在等,当中一个光头铮亮,一只眼睛好像受过伤的灰白,他好奇多看了两眼。

对方感觉却相当敏锐,目光随即扫来。

李乐康出于礼貌错开视线,没有盯着别人乱看。

上行的电梯到了。

电梯门打开,那几个白西装簇拥着光头进去,李乐康示意朱迪也一起时,其中一个白西装就挡在了前面:“你们等下一轮电梯!”

“抱歉,这还有大把空位呢?”

李乐康怀疑自己听错。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这么坚持!”

壮汉身体一点没有动的意思,话语里更是带着傲慢。

但李乐康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脚步就偏要往前,好在朱迪却及时拉住他的手:“没关系的,另一部电梯也下来了!”

这边白西装按着关门键,

壮汉目光依然盯着他。

李乐康目光也盯着对方。

一直到电梯门慢慢关上。

“asshole!”

李乐康骂了句,对方应该听到了。

但电梯已经上行。

“有钱人摆谱,你不必跟这些人较劲!”

朱迪好声劝慰,知道他是个年轻气盛的性子,特别是在女人面前,谁都要面子,但她知道怎么说:“你就不愿意我跟你单独坐电梯,偏得跟一帮男人挤?”

“嘿——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李乐康给她带歪,三言两语后,这场甚至都算不上口角的遭遇,也就完全遗忘到脑后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