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当猎物的觉悟

黛西可不管桑德拉怎么鸡皮疙瘩,她现在就是受到竞争对手刺激下,全面激发了演技,将一个漂亮善良还有点可爱的妹妹演绎出来了。

虽然在桑德拉眼里,那是绿茶妹妹,但是男人就吃这一招啊!

在他们眼里,她只是懂我疼我还懂事的好妹妹啊!

李乐康跟她互动有声有色,他把硬币变到对方头发里,把签名的扑克牌从朋友家的相框里拿出来,伴随着她演技到位的惊讶,整场戏都活了!

李乐康甚至产生一个念头,如果在对方不知道魔法秘密的情况下,黛西或许是个非常理想的舞台助理。

她高挑靓丽,又有不错的演技,完全可以担任魔术师女伴,专门负责吸引观众眼球,增加节目观赏性,或者帮助使用道具。

因为有些魔术单靠一个人也不能完成,比如砍头,比如逃生术,李乐康都需要有助手来帮忙砍他或者绑他。

但魔术师女助理那肯定会涉及到魔术的秘密,有些操作甚至是由女助理完成的,像李乐康这种玩魔法的就有点难搞。

暂时想不通,派对现场的热闹很快又把他注意力给吸引过去。

马龙他们正在组织游戏,今晚人气颇高的李乐康当然也被邀请过去,玩的第一个就是扔乒乓球到杯子里,这是相当经典的游戏,大学生都会。

不过惩罚内容那就是大人的了,比如让漂亮的妹子上桌跳个性感的舞,比如让男的找个妹子玩撞气球的游戏。

简单,但是上头。

主要是这帮老白玩起来都很投入,氛围自然就会嗨。

李乐康仗着自己一手魔法,可没少赢。

酒他喝最少,妹子他抱最多,脸上不知不觉就积累了大把唇印,甚至还有大胆泼辣的都想把他拐到二楼房间去霍霍了。

只是随时盯着猎物的桑德拉和黛西,这时候她们就统一阵线了,内斗先放一旁,首先联合击败这些婊砸,不能让她们得逞了。

“今晚乐康必须是我们的猎物!”

“他想跑就煎了他!”

她们满怀雄心壮志,到嘴边的肥肉,不管是出于漂亮女人的自信,还是雌性竞争的心理,怎么可能会让呢!

最终她们一左一右将李乐康牢牢保护了,脸上满是对其她女人的警惕,可就让一旁琢磨明白关系的麦克,哈哈大笑。

等玩到差不多后,李乐康要告辞。

麦克还贴心提醒:“如果你不适合开车了,可以在这里住下。”

“不用了,我状态很好。”

李乐康给自己加了个专注光环,轻松免疫醉酒状态,也因为他带着两个妞,今晚有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丢了任何一个都可能会成为别人的猎物了。

出于男人的占有欲,他要带回自己的窝。

于是就搂着两个女人的腰,晃悠着出了门。

她们晚上玩得很兴奋,酒绝对没少喝,但意识还算清楚,至少从一数到十是非常流利的。

只是走路应该不太直了,就很亲密搂着他,一人一边的在他耳边吹气,说一些乱七八糟没有逻辑的话。

“好了都上车!我们回去了!”

“桑德拉!转过来坐下就好!”

开车载着她俩回去,到了公寓还得一个个扶着上去,因为喝醉了的人脚步虚浮,走不好直线,三层楼愣是走了五六分钟才到。

然后桑德拉靠着门口翻包包找钥匙,黛西嫌站着累干脆把高跟鞋一踢,一屁股坐到地上,嚷嚷着她想要吃三明治不要减肥。

“找到了。”

桑德拉终于找到钥匙,李乐康接过帮她开门,再分两次将她们运到客厅沙发,自己也是累得直喘气的坐下不愿意动了。

“我情愿举两百斤的杠铃,也不愿去扶一个醉鬼!”

李乐康仰头望着天花板,这会儿已经没什么夜间游戏的心思了,就想赶快安排她们,回自己舒服的床上好好睡一觉。

可是他屁股刚想要抬起来,就被黛西给按了回去:“你还想回去?”

然后她翻身骑到腿上,双手环着他脖子,眼睛直勾勾盯着他,喝酒泛红晕的脸上带着那种抓住猎物的得意笑容。

“你把手放到我腰上来!”她要求。

李乐康照做。

“然后,你可以对我做任何想做的——”

这氛围本来是挺好的,如果不是她张嘴想说话却突然打了个酒嗝。

将这个气氛完全毁了的话。

李乐康挨熏了一脸酒气,香喷喷的女神顿时成了卖酸菜的大婶了,他忍着:“咳咳咳!我觉得你醉了,黛西,还是改天再来商量这个事吧!”

“不!不不不!”

黛西摇晃着脑袋并不放手。

李乐康真怕她晃晕了吐自己一脸啊!

“救我!桑德拉!”

李乐康扭头想要找她的对手帮忙,但瘫坐沙发的桑德拉只是瞧了他一眼,冷笑一声,然后将房门钥匙往那胸间一塞,就埋没掉了。

“啊哦!”

李乐康看了眼被屋内反锁的房门,这下想要出去都难了!

桑德拉从沙发上爬了过来,一把推开发疯的黛西,骄傲宣告:“碧池这是我的主意,让我先来!”

轮到她把李乐康按倒了。

“呜呜呜呜!”

说实话,这种感觉让李乐康并不舒服。

原以为自己是猎人,没想到自己从头到尾都是猎物。

被这两个小婊砸套路,踩进陷阱给绑个结结实实,死到临头了才知道自己是要被她们瓜分的蛋糕,这感觉相当不舒服。

真的!

……

次日上午。

李乐康从隔夜的酒精混杂了香水和古怪的气味中苏醒过来,拿开了缠绕脖子让他呼吸不畅的手,再拿掉压在自己肚子上的脚,起床了。

垫着脚尖悄悄下地,找到了扔到角落的裤子穿上,只是掌握不了平衡还得单手扶一下墙才稳住。

回头望了眼,这两个都是荷尔蒙旺盛的健身达人,平时一个都让普通人不敢轻易招惹,后果可想而知。

穿好裤子后,提着自己的鞋子悄悄离开,轻手带上了卧房们。

用千辛万苦从桑德拉身上拿到的钥匙开了屋门,终于是迈出了回归自由的一步,开门就见到狗麦克准时叼着饭盆在等他了。

做一只单身狗也没什么不好。

李乐康突然想到。

喂了狗,自己也啃了个白色灵魂豆,然后弄早餐,煎了两块牛排,蒸了五个鸡蛋,倒满一大杯牛奶,咕咚咕咚下肚,终于感觉能量在缓缓回复。

而他只需要小半天的就能够恢复活蹦乱跳,下午他就能跑去健身房撸铁了,虽然强度有所减弱,但事实证明,这身体还是很给力的。

回头交易点多了,让卷灵找找有没有强化体术这方面的,再怎么贵都要啃下来,毕竟身体是第一本钱呐!

傍晚时刻他回来了,有大半天没见到这俩妞,有点奇怪,于是敲了敲房门。

敷着面膜的黛西开了门,李乐康却没有迈步进去,而是探头往里瞧了眼,这小心翼翼的动作可把她逗笑了,

“进来吧,这里是安全的!”

“我只是想问问吃饭了没。”李乐康讪笑着进来,看到穿运动装的桑德拉从房内出现了,“嗨!”

“嗨!”

桑德拉气色不错,面色红润的焕发着活力,脚步轻快,看起来整个人都处在愉悦的情绪中。

再看黛西也是一身轻松的状态,李乐康随口说:“你们都还好吧?”

“美好的一天,怎么了?”桑德拉反问。

“嗯那个昨晚……”

“噢!”她反应过来,“如果你说那件事,那时我们都喝醉了,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不算,别放在心上。”

他转头看黛西,黛西也点头:“这再好不过了,然后……那我还是说句,你挺好的。”

“所以我们交情照旧?”

“当然!”

“肯定!”

李乐康松了口气,话说渣男怕什么?

一个是怕负责任,二个是怕承诺。

现在两样都没,她们直接把昨晚的事情抹掉了——将自己成为猎物的场面除掉了,心里头竟然隐约冒起一股感动。

他想着如果好好谈,正经一点的,也不是不行,毕竟她们都是善解人意还体贴的好妹妹啊!

桑德拉打断了他的美梦:“我得去上课了。”

“我晚上要去排练。”黛西也说,“恐怕没法陪你去吃饭了。”

“没关系,下次!”

李乐康也只是美国式的假客套,嘴上这么说了,但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她们这么说他自然就借着台阶下来。

聊完后李乐康告辞了。

等到房门关上,屋内两闺蜜你看我我看你,然后都笑了。

“亚洲男人真可爱。”

“有力又可爱。”

“说实话好久没有这么畅快了。”

“他完全超出了我的预计。”

一说到男人的好,这两人目光对视,竞争的火花似乎又迸发了,黛西哼了声:“我知道你想什么,但他早晚是我的猎物!”

“你就做梦吧!男人离不开的是我这种能给予他一切想象的类型,我只要稍稍扭个屁股,他就会被迷得神魂颠倒!”

黛西冷笑着揭短:“我还记得不久前有人因为怀疑自己没吸引力,气急败坏的样子!”

桑德拉打断:“闭嘴碧池!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还是各走各路,看谁能够笑到最后吧!”

ps:求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