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狗麦克

兴致昂扬的麦克挂了电话,李乐康也放下手机,回头瞥了一眼二哈。

它就蹲在饭盆面前,支棱两只前腿坐着,却不动。

“你不吃这个?”

“嗷嗷嗷嗷!”

它叫着。

李乐康听不懂狗语,但想了下,让卷灵来帮忙翻译,后者还真的读懂了:“它说要吃有堕落灵魂的。”

“忘记你是一头地狱来的恶犬了!”

李乐康光顾着打电话了没注意,也正好给自己兑个灵魂看看味道。

他现在账上还有六千多交易点,先行购买两个,包邮而且速度贼快。

普通品质的堕落灵魂就送到了手中,看起来就是颗白色的MM豆,放嘴边轻轻咬了口,有一股清凉的感觉顺着喉咙下肚,然后蔓延全身。

噢噢噢噢!

李乐康身体轻轻颤抖起来,这感觉就像七月的天突然跑进空调大开的商场里,浑身的毛孔打开拼命吸收清凉,岂是一个舒服了得。

直接把剩下的仍嘴里嚼碎吞下,这种感觉继续在发作,人清爽了,脑子清醒了,对于法术的使用更是有一种后劲充沛的感觉。

感觉这时候放个大招都还能再雄起一次,而不用躲到角落里憋着慢慢回蓝。原来这就是游戏里嗑蓝的感觉啊!

看来以后不能光用身体硬抗消耗,该补还是得补。

再看一旁眼巴巴盯着自己的小二哈,李乐康刚想把豆扔给他,但转念一想,跑到餐厅用个酒瓶子将豆子碾碎了,然后当着狗的面,洒到狗粮中,用一根手指头搅了搅,然后推到它面前。

整个过程,小二哈就用一种炯炯有神的斜视盯着他。

卷灵很自觉的翻译:你比我还狗!

“我没让你翻这句!”

“吃吧,咱家条件暂时不行,我刚看了你的饲养说明书,阴间阳间的东西都得吃才能快快长大!”

狗子虽然不情愿,但奈何东西都已经混进狗粮里了,只能埋头一顿啃。

凡狗的智慧怎么能跟人相提并论呢。

李乐康坐在一旁乐呵看着。

以后的开销怕是要多一条狗了,它不同自己,现阶段饭量还好,每天最只需要一个堕落灵魂,意味着日开销一千点,日后会涨。

狗比自己能吃……李乐康撑着下巴看它暴风吸入消灭了狗粮,又想到一点:“还没给你取名字呢,你想叫什么?”

吃饱了的小二哈乖巧坐着。

“叫你杰瑞,不好?汤姆?烂大街了……”

李乐康给它试了一堆名字都没反应,最后随口甩一个“麦克”的时候,这家伙竟然叫了!

“卧槽你这家伙!”

李乐康打了它脑袋瓜子一下,

“别的名字你不喜欢,就偏偏要跟我朋友同名对吧?麦克?我琢磨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你就看上这名字了对不?”

“嗷嗷!”

“麦克麦克麦克!”

“嗷嗷嗷嗷!”

得,看这兴奋劲,这狗以后就叫麦克了。

重复了十几遍后,狗麦克这名基本上没得跑了,李乐康心里默默为自己好友道个歉,谁让你这家伙的名字别致呢!

狗麦克玩够了,累了倒头便睡,李乐康就给它收拾一下狗窝放它进去,然后自己回到房间,坐回床上,日常练习法术。

熟练才能又快又准,发动于无形之中,覆手间千变万化……练到中午累了,狗麦克却休息充沛了,便开始无师自通,学习拆狗窝。

“卧槽麦克!你这个狗!”

李乐康拎着它的后颈皮提起来,狗麦克四条腿还在扒拉着空气。

“小小年纪你就想学拆家了……看来得溜溜你!”

李乐康给它戴上了项圈,绳子一扣,出门遛狗。

宠物医生的话他也没白听,狗子爱拆家,多半是闲的!

拉它去楼下院子跑个二三十圈的,要不找辆自行车让它拉着跑,将浑身精力折腾完了,晚上保证老老实实趴着一动不动。

所谓累成狗如是也。

此时的三楼邻居,这俩昨晚闹到半夜的闺蜜也悠悠醒来了,身段婀娜的桑德拉只穿着一条T裤,就打着哈欠上洗手间。

黛西对着镜子刷牙,见桑德拉在旁边马桶坐下,她吐掉了嘴里的泡沫,问:“昨晚竟然没有人得手?”

桑德拉手托着下巴,身体弯成一道迷人曲线,她蹙着眉头也在思索。

其实这两闺蜜私底下有过打赌:谁能先搞定乐康这小子。

别以为女人单纯,私底下的话题可是百无禁忌,车速根本不存在上限一说,反正她俩自从都展露对李乐康的好感后,私下就聊起了要公平竞争,然后加一个无伤大雅的赌注,谁先得手谁就是女王。

所以便是昨晚都这么热情的原因,又是遇到李乐康娱乐事业大成就,理应是畅饮狂欢和发泄的夜晚,却没想到他最后能无动于衷。

“或许,他喜欢的是男人。”黛西想象力丰富,说完自个先笑了:“但说实话,感觉更有挑战性了!”

“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碧池啊!”桑德拉白了她一眼。

黛西又猜:“或许是他东方人比较害羞的缘故。”

桑德拉不信:“怎么可能,他以前主动瞄我屁股,还说这才是对美的尊重……该死!这小子越来越出名了,他身边就会涌现无数的碧池,而我却还在卡进度!”

黛西给自己抹唇膏,然后抛出个泼辣的想法:“显然你一个人搞不定,不如我们两个配合,将这家伙牢牢夹住!”

桑德拉虽然身材热辣,但思想却没那么奔放:“我不跟别人分享男人,我只享受当独胜者的快乐!”

黛西冷嘲热讽:“亏我还想着帮你,你就眼巴巴看着他被别的婊砸投怀送抱,然后被狗仔曝光出名,接广告接走秀数不过来,提前走完你的梦想之路吧!”

桑德拉被她说得不爽,但作为女人的伶俐也迅速找到了反唇相讥的机会:“可千万别忘了你也是这样,一个满嘴放荡却束手无策的小亩苟,甜心宝贝这招对男人失效了,多么悲哀!”

黛西被踩了尾巴一样:“你竟然敢这么说我?贱人我杀了你!”

两人怒目相对,进而发展为闺蜜互掐,扑打在一起折腾了个春光四泄的,若是有人在现场那指不定鼻血。

在外边遛狗的李乐康打了个喷嚏,他并不知道自己昨晚错过了什么,但即使知道也不在意,因为机会永远给有实力的人留着。

没实力的只会遗憾于机会错过了,再也等不到了,而有实力如他,机会必然是一次又一次的来敲门,直到他满意了为止。

ps:求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