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盛会到来

于是按照计划,李乐康开始特训这位弥赛亚。

弥赛亚对他有些敬畏,或者说像是学生对于老师的天然心理。

李乐康给他二哈当朋友,教他玩装神弄鬼的把戏,还让他在水面行走,让他踏空而行……本质上就是个老师。

但他不是个有耐心的老师,有时候他语气可能有些重。

特别在弥赛亚总想着跟狗玩,对他说的话左耳进右耳出的时候。

李乐康会给惩罚,会让其不准跟麦克玩,令他靠墙站着。

看得一旁的奥莉薇娅心惊肉跳,心想这可是神圣的血脉呀,敢这么对待他的人,也只有这位圣洁神父了!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弥赛亚真相对她的不设防,奥莉薇娅渐渐感觉到,李乐康才更像圣神的先知。

她觉得这位弥赛亚,并不是经书里直接跟神挂钩的存在,他只是一介凡人,或者说是挑选出来的代言人。

包括她带领的修女团,别人或许惊叹于弥赛亚的种种神奇,但她们却知道,这是李乐康教导的。

或许他才是那个Holy Father!

她们不敢乱说,但心里头已经在这么觉得。

时间在众人观念的不断翻新中,过去了十天。

李乐康一边策划其它宣传视频的拍摄,一边布置表演会场,他将这看作是自己的另一场魔术秀,而观众来自于集团企业,思路就畅通了。

另一方面,他在百老汇预定的两场表演,也都圆满结束。因为场地不大,1500人一场,他也没表演惊为天人的绝招,内容比较常规。

但好评依旧,虽然票价被炒高了3-5倍,许多狂热粉丝仍愿现场一睹精彩,李乐康也是拿出了很多新把戏,让他们过了瘾。

两场演出结束后,他对弥赛亚的教导也已经接近尾声,在他的奖惩分明中,弥赛亚能够很好地掌握他的节奏,他需要的表现形式了。

接下来也就是坐等盛会那天,圣徒组织集中纽约开会。

届时,圣徒的高层和代表们都将一一出席。

显圣的世纪时刻将会在那时候举行。

在某天的上午,斯特尔和东部主教突然到场了。

东部主教原名弗朗西斯·门德斯,曾经大力赞助了纽约的庄园,支持李乐康的各项工作,虽然从未有过谋面,但李乐康对他印象还是不错的。

也能在一些新闻里看到,门德斯主教放着大庄园豪宅不住,选择深入到群众中,传道受业,经常出席儿童福利活动,自身也是很有号召力的慈善家。

斯特尔评价过,在这一帮勾心斗角的主教中,他可能是里面最虔诚的。

所以在弥赛亚这件事情上,他会选择站在最弱的斯特尔这边。

对于盟友,李乐康乐意专门去见个面。

弗朗西斯·门德斯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身形已经略有佝偻,但他还是盛装打扮,一身白袍,佩戴六芒星十字架和圣牌项链,身穿黄金马甲祭披,尤为隆重的见了神父和弥赛亚。

当然重点肯定是弥赛亚,李乐康很识趣的落后半步,然后就见门德斯上前,抓起弥赛亚的手吻了手背,略显激动的在哪里称道着。

只是弥赛亚神情呆呆的,左顾右盼,目光不住看向李乐康,似乎在询问可以去玩了吗——李乐康摇了摇头,提醒他别乱动。

别在这时候整什么幺蛾子,至少对门德斯这种资深教徒来说,给他点盼头吧,李乐康就打算着带会让弥赛亚表演几手绝活。

可没料到的是,狗麦克刚好从旁边经过。

作为圣狗的它,在这个庄园里可谓地位尊崇,除了李乐康的房间不敢动,就没有它拆不了的地方。

所以它摇着尾巴经过,看到傻愣愣的弥赛亚就冲他嗷嗷两声,就像小时候你的小伙伴叫你偷跑出去玩一样,嗷完拔腿就跑。

弥赛亚见状也立即撒手追上去,嘴里欢呼着:“让我们玩个比赛吧圣狗!比谁能够把尿尿到树杈上!”

李乐康:“……”

门德斯:“……”

斯特尔这时咳咳出声:“门德斯主教,弥赛亚的情况有些不同于咱们,他很特殊,相处久了才能感受到,所以希望你能够理解。”

看着眼前这个傻乎乎追狗跑远了的家伙,门德斯脸上的惊诧显然一时半会不能恢复,这信了大半辈子教的老头,估计得缓一缓了。

门德斯最后尴尬的笑了笑:“或许这就是天父的寓意,真正的纯真是我们凡人很难去获得的,所以我们的世界才那么勾心斗角,纷乱矛盾。”

斯特尔附和道:“父神的全知全能,早就在每一个细节中给了我们提醒,只是人生而罪恶,需要不断的去改正净化,这正是他的指引。”

李乐康听到这就不由想说大师不愧是大师啊!

俩老神棍,这都能给解释出一套道理来,他就放心了!

听到这他也不用刻意表演什么神迹了,想着作为宗教首脑,就是个石头他们都能给伱忽悠出是神的圣物一样。

所以这场见面的尴尬烟消云散,门德斯眼里的失落一闪即逝,又振奋精神的去跟斯特尔移步室内,愉快的喝起了下午茶,聊起了这场年度盛会。

李乐康对神棍不感兴趣,所以没有参合。

也对斯特尔跟门德斯谈了什么不得而知,事后有人传言两位主教还是对圣徒发展存在一定分歧的,还就着弥赛亚的问题聊到了深夜,有传出吵闹声。

只能说大师毕竟也是人嘛,分歧吵闹在所难免的!

……

时间就再这么过去几天,圣徒的年会终于到来。

住在曼哈顿上东区的李乐康,携着下属修女乘坐直升机前往长岛。

长岛的一座通航机场已经被管制,纽约州官方专门进行流量管控,原则上只允许圣徒有关的航班降落,还划分了专属的停机区域。

对于要举行年会活动的庄园,周围区域也派遣了更多警力进行管理,有必要将会实施半封闭的管制,全程给这帮人开绿灯。

你问这些人为何敢这么吊?

问就是资本主义!

这些议员、这些警察乃至政府的工作经费,就是圣徒缴纳的税款——反过来说,为他们服务,那是理所应当的!

周围民众你也并不能说什么,花纳税人的钱?他们就是这片区最大的纳税人!从公务员到警察都是领他们的税款!

如果惹他们一个不高兴撤了,遭受的各种经济、税收问题,足够让市长、州长都跑来求情!

李乐康从下飞机开始,就感受到了“有钱的霸道”!

圣徒组织一年之中大部分时间都很低调,但唯独集体活动这一天,他们要把364天的低调全部挣回来一样,高调无比。

机场全都是或白色豪华车或黑色的SUV,绕着耳机线西装大汉随处可见,每当有组织大人物出现,就会前后护送车队大摇大摆的离开。

没有什么安检程序,没有排队出口,李乐康就直接下飞机上车,从机场开到外面公路,大脚油门扬长而去!

机场外边路旁吃着甜甜圈的警察,听到无线电里传来VIP车队出动的提示,就赶紧发动汽车,加速到前面带路。

车队风驰电掣的通过街道,警察在前面爆闪开路,途径的主要路口还有警车、摩托骑警在维持秩序,保证车队的快速畅通。

稳坐车内的李乐康感受到了这一幕的霸气,也深刻明白了人们对于权力的渴望,这种排场或许我不需要天天玩,但必须得有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