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欺人太甚
  • 神医小村长
  • 天雨君
  • 3103字
  • 2021-08-14 11:10:18

“儿啊!别治了,让我死吧。”

在玉泉山村东面一间土房内,黑暗阴冷的屋中凉炕上躺着高位截瘫的老妇人。

“你还年轻,我死了就不连累你了,你出去打工赚钱娶个好媳妇。”

“妈!你说啥呢?”

李玉柱双手端着药碗,眼泪在眼圈内打转,呢喃的说道:“快!把药喝了,有妈才有家,不管你啥样,我都不能看着你死。”

说着,把药缓缓递到老妈的口中。

虽然他李玉柱没文化,可有着一身的力气,七尺男儿哪能干遗弃老母亲的恶事。

田翠花摇着头,双目的泪水顺着脸颊顺势而下。

自从去年那次干农活李玉柱的老爹被树砸死,老娘被砸瘫后,看病吃药,让本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到现在甚至家徒四壁。

又要照顾老妈,又要种地,整个家都靠他苦苦撑起。

“李玉柱在不在家?”

这时,院子里突然传来声音,喊了几声后,李玉柱放下药碗,来到院子内。

“在家呢?”

邓海富双手抱肩,见李玉柱出来,冷声说道。

“邓叔,你咋来了?”

李玉柱皱了皱眉,从父亲去世,母亲重伤后,村长还没登过他家的门,而这次来竟然身后还跟着几个巡防队的。

“哼!咋地?我不能来?”邓海富没好气的问道:“你娘咋样了?”

李玉柱并没回答,他感觉事情不太对。

“行了!看你这样,估计你娘也活不了几天了。”

“你说什么?”李玉柱没想到他会这样说话,顿时眼中涌起了燃燃怒火,真想一拳砸扁了他。

邓海富却丝毫没在意这些,背着手,清了清嗓子。

“我也不浪费时间了,这次我来呢!是通知你一声,你家这不是就剩下两个人了吗?”

“村里开了个会,决定把你家那池塘收回来...”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李玉柱便怒火中烧。

“凭啥?”李玉柱直接从台阶上跳了下来,问道:“那我靠啥生活?”

玉泉山村依山旁水,土地本就不多,大部分收入就靠每家每户的池塘捕捉小龙虾赚钱。

这里的年轻人,基本上都外出务工,李玉柱照顾老母亲不能去城里打工,全家的收入只剩下那池塘。

“你可拉倒吧啊!你家欠村里那么多钱,我不收你池塘,你啥时候能把钱还上?”邓海富瞪着小眼睛,没好气的说道。

“我家的田地不是抵押给村里了吗?”

“就你家那一亩三分地也能还债?”邓海富说着,从身上拿出账本直接扔在李玉柱面前,说道:“看看,这是村会计给你算的账,你现在连本带利欠了村里几十万。”

晴天霹雳!

李玉柱赶紧从地上捡起账本,他给母亲看病也就花了几万块钱,怎么欠了几十万?

“为啥利息这么高?”李玉柱看着账本上那高额的利息,双手发抖的质问道。

“哼!当初你跟村里借钱的时候,白纸黑字写着利息呢!”邓海富撸着山羊胡,摇头晃脑的继续说着:“你情我愿,也怪不得村里,是吧?”

李玉柱满腔怒火已经冲上脑门,当初他老妈急救,处于信任,借钱的时候根本没仔细看利息。

没想到邓海富竟然在那个时候就打起了他家鱼塘的主意。

“村里也是为你好,你说你娘都快不行了,让你不治你也不忍心,索性我就替你断了生活来源,你也断了念想,等你娘死了,你出去打工,没准在城里还能遇到个富婆啥的,你说是不是?”

邓海富似笑非笑的说道。

那一脸的奸样,让李玉柱的怒火直接冲了上来。

他攥紧双拳,发出阵阵咯吱咯吱的声音。

“放你妈的屁,邓海富小爷弄死你。”李玉柱怒火中烧,转过身拿起旁边的铁锹,直接砸向邓海富。

谁也没想到,向来老实巴交的李玉柱敢拿铁锹打村长。

跟着邓海富来的那三个巡防队的顿时向后退了几步。

“李玉柱,你看清楚我是谁,你敢打我,不想活了吧?”邓海富吓的腿发软,想走腿却不听使唤,只好用村长身份震慑他。

“小爷今天先打死你,再说。”

李玉柱已经忍无可忍,自从老爹去世,他们家在村里备受人欺负,他一忍再忍,没想到如今却忍无可忍。

邓海富现在肠子都悔青了,看着李玉柱那双通红的眼睛,愤怒的模样,他就知道这小子动真格的了。

“救命啊!这兔崽子疯了。”邓海富嗷的一声摔倒在地,连滚带爬的哭喊着,声音已经变声了。

他带来的那三个巡防员这时才反应过来,互相对视后直接冲了上去。

其中一人一把抢走了李玉柱手中的铁锹,另外两个人在他膝盖后面踹了两脚,可怜的李玉柱寡不敌众,很快就被制服,硬生生的被压在了地上。

“邓海富,小爷今天弄死你,放开我...”李玉柱拼命挣扎着,可始终无济于事,三个人怕他挣脱开,单腿跪在他身上。

邓海富见李玉柱被制服,心放进了肚子里,从地上爬了起来。

脸上顿时起了得意之色,奸笑道:“妈了个巴子的!你个小狗崽子,还敢跟我动手?今天老子就让你尝尝苦头。”

说着,邓海富大手一挥,对着三个巡防员吼道:“给我狠狠的揍,打死这个狗娘养的。”

“是!”

其中一个人按着李玉柱,另外两个站起来对他拳打脚踢。

李玉柱开始还挣扎,可很快就失去了知觉,头上的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顺着脖子流到胸前,滴在李玉柱胸前那家传玉佩上。

玉佩遇到鲜血发出阵阵光芒,李玉柱只感到自己腾云驾雾,恍恍惚惚的睁开眼睛,面前烟雾缭绕,如同仙境一般。

“哈哈哈!没想到我衡山老祖重见光日,妙哉妙哉...”

就在这时,李玉柱面前突然多了一名白胡子老者,他慈眉善目,白衣白发,正看着自己发笑。

“你...你什么人?”

李玉柱吓一条,连连向后退了几步。

“你就是我那最终宿主?”衡山老祖上下打量李玉柱,眼放金光,缓缓说道:“罢了!资质还算过得去,看你我有缘的份上,今天我传授你玄门之术,上可控天,下可控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术。”

还没等李玉柱听明白怎么回事,他的头就被衡山老祖抓住。

可怜的他,只感到全身发麻,再次的晕厥过去。

“柱子哥,柱子哥!”

不知过了多久,李玉柱感到有人呼叫自己,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邓海富的女儿,邓燕子在自己面前。

别看,她是农村女娃,可长的眉清目秀,皮肤白嫩光滑,小脸清纯可人,尤其在那双马尾小辫的衬托下,更显可爱。

邓燕子的身材也是非常好,前凸后翘,发育良好,一双被紧身牛仔裤包裹的美腿,纤细笔直。

“燕子?”李玉柱感到眼眸从模糊不清,渐渐的开始明亮起来。

让他惊讶的是,邓燕子竟然没穿...

“你怎么没穿?”

李玉柱吓的直接从地上爬起来,连连向后退了几步,定睛一看,邓燕子穿了外衣。

“怎么回事?”李玉柱皱着眉头,自己怕是被打傻了吧?

这时,邓海富和他那三个走狗,来到他的面前,叫嚣道:“特么的,你还挺抗揍。”

“给我上,打到他服为止。”

三个走狗擦拳磨掌,奔着立柱子就冲了过去。

“爹!要打,你就先打死我!”邓燕子见李玉柱又要挨揍,急忙挡在了他面前,对她爹说道:“你如果再让人打柱子哥,我就死给你看。”

邓海富没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竟然还对这臭小子有想法,气的他上去一把拉过自己的女儿。

“你给我回家去,没事再往外跑,我打断你的腿。”

“不!我...”

无奈邓燕子是个柔弱女孩,还没等她说完,就被邓海富推到了院子外。

砰砰砰!

“啊!哎呀!”

还没等邓海富转过身,就听到三声惨叫。

那三个走狗,整整齐齐的从院里腾空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门外的水沟里。

他还以为自己眼睛出了问题,揉了揉眼睛再看,发现是真的。

“邓海富,今天小爷不打死你,难解心头之恨。”李玉柱缓缓的逼近他,眼眸中泛起阵阵寒光。

其实,李玉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突然能量充沛,总感觉有使不完的劲。

“我告诉你,我可是村长...”邓海富吓的腿发软,他边说边向后退去。

“村长?”

“你觉得小爷在乎吗?”

说着,李玉柱挽起袖子之时已到了邓海富的面前。

“柱子哥!”邓燕子见事不好,直接推开门走了进来:“他是我爹,你能不能...”

“我...”

李玉柱停住脚步,皱着眉头。

虽然他恨透了邓海富,可他和邓燕子青梅竹马,更重要的是自从老娘瘫痪后,燕子不怕脏不怕累过来照顾。

天气最炎热的时候,也是邓燕子给老娘每天擦身子。

“柱子哥!算我求你了,都是我爹不对,可他毕竟是我爹。”邓燕子的美眸中透着恳求的目光。

“带你爹走吧。”李玉柱咬着牙,转身进了屋。

“他娘的!你给老子等着,三天后你不还钱,老子把你家房子都收走。”

邓海富被自己的女儿强行拉走,可他的嘴却不停的威胁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