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初遇
  • 末世我的战神男友
  • 六爻一相
  • 3059字
  • 2021-08-14 18:28:13

“焊装车?对呀,我们要是换乘焊装车就更有保障啦,还能防撞防弹。”倪娇前一句还很兴奋,后面立马又叹气道:“哎,我也不知道哪有,今天通讯也不行了,不然我还可以问问我爸妈,他们肯定知道。”

陆时绯提到焊装车时,陆志伟就开始沉思。过了一会才开口说了一个地方有可能有,但他也不能肯定,只是以前客户一起闲聊时偶然说过一嘴。

陆时绯也决定去碰碰运气,但要等到晚上。虽然已经大面积停电,监控已经不起作用,但陆时绯打算搞点汽油和车辆之类的,白天难免有人躲在某些角落能看到。

陆时绯决定晚上行动,尽可能的不留下隐患。

开始,一家人都强烈反对陆时绯一个人晚上单独行动。陆时绯平静的说了一句:“你们跟着我还得分心你们。”

“那你也不能一个人大晚上出去啊,太危险了!”

几人一阵拉扯后,终是不情愿的妥协。

因为陆时绯说她要真碰上什么危险时,她还可以瞬间躲到空间里去。

深夜,陆时绯交待家人好好吸收晶核提升异能后,就悄无声息的出了门。

出了小区后陆时绯在隐蔽处取出一辆电瓶车,然后利用水系异能把自己和电车都包裹起来与外界隔绝,这样气息也都被封锁在方寸之类。

一路无声且快速的向陆爸说的那个地方骑去。遇到加油站,陆时绯就停下来收取一些燃油。

陆时绯一路骑到城郊,停在一处占地很广的重工处,能有焊装车的差不多也只能是这种地方了。

夜晚的郊区,更是一片死寂。亏得今晚还有月光,只是末世后的月光也显得更加惨白。

苍穹地野犹如一片诡异无声的黑白画卷,陆时绯身临其中,正一步步像重工地的墙壁靠去。

来到墙角下,陆时绯操控着藤蔓,吸附着墙壁几个交替就翻进了近四米高的围墙,再轻脚落地。

一路裹在水幕里沿着墙壁穿梭而过。期间遇到零星几只身着军装的丧尸,陆时绯都隔绝气息悄然避过。

又是一阵穿梭,拐角,终于来到停放车辆的大库。偌大的车库却只剩下两辆改装过的装甲,一个角落还有一辆孤零零的悍马。

看来这个地方的物资都已经被转移了,军方不愧是军方,反应够快。也幸好军方的反应迅速,末世之处快速创建了生存基地,这样才让很多的人有了可以生存的踹息之地。

陆时绯还是谨慎的观察了几遍,才贴进几辆车悄无声息的全部收到空间里。

今晚的任务已圆满完成,陆时绯飞快的撤离出此地。骑上电车还没驶出多远,便听到一阵阵的嘶吼咆哮。

陆时绯惊讶的顺着声音望去,思索着这大半夜的,还是郊区,怎么会有这么多丧尸啊。

又是夜晚,距离还很远,陆时绯也看不清状况,但光从声音来听就感觉这怕是有个丧尸窝吧!

这才巨变第一天,按理说不应该有这么多丧尸聚集在一处的。想到前世巨变几个月后才出现的丧尸潮,陆时绯觉得很有必要去勘察一番。

一片虚无一片黑暗,湮灭无声,降临亦无声。

当怒吼声似有似无的传来,他再次睁开双眼时!怒吼声瞬间变大,如同海啸般朝他奔涌而来。

月光铺洒之处,放眼皆是面目全非的恶鬼!危险中他本能提枪挥刺,掀翻一片,又有前仆后的继朝他扑来。

一身黑甲无惧,傲然立在恶鬼群中,一枪一片,带起一串恶鬼的头颅。一枪又一枪的前刺,挑起再掀翻!

循环不息。

惨白的月光衬得他一身黑甲冷冽萧杀,仿若地狱煞神。

陆时绯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这样一番记忆深刻的场景!

陆时绯觉得自己仅是死亡中重生的人。而这人,是从死亡中归来的煞神,不,应该是战神!

那一身黑甲从容不迫,一往无前持枪挥动中的气魄,理应是战神!

看来还真是捅破了丧尸窝,虽然他脚下已一地横尸。但丧尸依旧多如牛毛,陆时绯不再多想也迅速向丧尸杀去。

那人在丧尸包围的中心持枪横扫,一片咆哮一地头颅,一人杀出千军万马之势!

而陆时绯却隔绝在水幕中,横刀于丧尸潮中穿梭,魅影闪过头颅悄悄坠地...

天边月光微薄,拂晓之际,丧尸群终于剩余不多,喧天的嘶吼声也逐渐变小。

陆时绯的水幕早已透支,此刻正利用藤蔓进行击杀。

身着黑甲的人更早一些便发现了有人在外围围剿,只是那时由于丧尸过多,天色也不明,他也看不清是谁在一起厮杀。

而此刻,他再次长枪一扫,近前的两只丧尸被穿喉而过,手腕翻转,两个头颅落地之时,不远处的陆时绯也砍下最后一个丧尸的脑袋。

一刻不歇的拼杀数个小时,手臂微颤却依旧紧握长枪。他站在堆积如山的尸骸中,抬眼向不远处女子望去。

霍去病恍如从地狱中看到了晨光熹微,一刹那的失神后又瞬间回神。

于是双手作揖微曲腰行礼:“在下霍去病,多谢姑娘鼎力相助!”

陆时绯觉得自己可能是精神力透支过度了,所以才造成脑子有些混沌。一身黑色铠甲正头盔的男子自称霍去病,话音还有些怪异。

陆时绯借背包遮掩从空间里取出两瓶水,一瓶水向对方抛去:“接着!”提醒后自己扭开瓶盖喝了几口。

见对方轻松接住水瓶,惊愣着看了眼手中的水又疑惑的看向陆时绯。

“你别说不会喝啊?”看着对方尝试了一番后终于打开瓶盖,也学着她喝水的动作仰头,三两呼吸间一瓶水便全部喝完。

“感谢姑娘赠水。姑娘侠肝义胆,巾帼不让须眉,令在下万分敬服!”霍去病再次诚恳言谢。

“停!弯腰不累么?”喝了空间水又缓了一会,陆时绯精神力也恢复了不少,觉得脑子也清明了很多,但却更加惊疑,一个人的气质是很难作假的。

其实从最开始,陆时绯见他气贯长虹的横杀于万千丧尸中,便觉得此人绝不普通。

看着对方一身正气,陆时绯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皇帝是刘彻的那个霍去病?”

“天子称谓不可直呼,姑娘慎言!”霍去病提醒后接着问道:“姑娘似乎不是我大汉子民?”看女子一身奇装异服甚是大胆,说话也不似中原女子般温婉,但是却洒脱随性令人心生好感。

陆时绯向前走了几步,站到黑甲男子跟前微仰头继续说道:“我是汉族人,你真是大汉朝汉武帝时期的霍去病将军?”

霍去病不解汉族人有何区别,但听懂了后一句的意思,于是点头回应是!

“你舅是卫青?”

霍去病继续点头称是。

“卫子夫是你姨?”

“呵~,姑娘似乎不太敢相信在下是霍去病!”看着眼前的女子一个接一个的疑问,霍去病心情莫名的有些放松,于是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系着红缨的玉佩,递到对方跟前说道:“这是陛下册封我为大司马时亲赐予的身份玉佩,普天之下仅此一枚,断不可作假!姑娘可信否!”

面对一双赤诚且坚定的眼,陆时绯能非常清晰的感觉到他说的是真话。

本以为自己重生一朝已是见足了世面,没想到老天这么快又让她长了见识。

穿越啊,一个从两千年前穿越到末世的大将军!

大汉时期虽然外有匈奴,但那时也是问鼎中原强盛时期,怎么都比这末世丧尸遍地,五谷不生的颠沛流离生活强吧!

陆时绯看着霍去病坚定的眼神,有些同情。

这着穿越,该打差评!

要是没有穿越,他应该还是那个纵横沙场,官拜王侯的天之骄子...不对,她记得曾经历史书上霍去病英年早逝,不过二十四...

这?眼前之人估摸也差不多二十三四的年纪,这难道是死后穿过过来的?!

陆时绯鬼使神差的接过红缨玉佩,上好的玉质,依旧泛着光泽的红丝线,这是还没有被漫长岁月洗涤过的明艳。

还有眼前这个跨越两千年时光而来的人。

一时竟有些怅惘,陆时绯长叹一口气轻语道:“你可知你现在身处何方?”

“在下也很疑惑,不知姑娘是否知道这是何处?”

陆时绯抬手看了下手表,已经凌晨五点,不能再逗留了。

“我出来太久了,得尽快回家,不然家里人会担忧。你如果信我就和我一道走吧,路上我会给你解惑。”

“姑娘为人,在下信服。承蒙姑娘不嫌弃愿意收留在下,霍去病感激不尽!”

“我叫陆时绯,你不要再左一个姑娘又一个姑娘了,也不要叫我陆姑娘,你可以直接叫我陆时绯。”说完陆时绯就稀奇的发现,杀伐果断一脸坚定的那张脸居然变得有些羞赧为难。

忍不住笑眯眯的又继续说道:“要是觉得叫全名太疏离的话,也可以叫我绯绯,认识我的人都这么叫我的。”

果不其然的看着男子于沉默中明艳了脸颊,陆时绯才觉得,眼前的人也只是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大男孩,终于有了鲜活的模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