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物资和异世
  • 末世我的战神男友
  • 六爻一相
  • 3038字
  • 2021-10-17 22:11:28

一天下来,陆时绯争分夺秒得筹备物资,期间爸妈还进来了几次电话,陆时绯也没顾得上接。

此刻,摊在车椅上,陆时绯累得一根指头都不想在动弹。

一天的采买,陆时绯自己也把物资往车上搬运了很多次。

这应该还是重生带来的福利,前世的这个时候,自己哪有这一身体力。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这身体看上去还是末世之前的,但身体各方面素质上去还和末世时一样。

想不通的就不想了,反正这也是好事。

稍微修整了一下,才拿出手机翻看了一下,好几个未接,还有一个未接是闺蜜倪娇的,今天一天的事都太过突然和匆忙,她都还没顾上提前和倪娇说一下。

又滑到智网的信息平台,置顶的是妈妈的未读信息,大意就是让她别难过,慢慢处理,完了给他们回个电话。

往下划拉一下,还看到一条季文耀发来的语言信息,陆时绯还是听了一下:“绯绯,我这两天出差比较忙,也顾不上你,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哦!来,亲一个!”

陆时绯觉得自己就是自作自受,为啥要听这渣男的语音呢,被恶心到了吧,该!

于是手指又划拉两下,拉黑删除!

又滑到通讯录界面,给妈妈拨了个电话,那边很快电话就接通了!

“喂,妈。”尽管陆时绯已经打起精神,但声音还是有些乏力。

听着妈妈在那边暖暖的安慰,陆时绯觉得一天的疲乏都在从身体里散去,声音也变得轻松了一些:“嗯,妈妈,谢谢你,还有爸爸,我们以后会更好的。”

一定会更好的,哪怕即将到来的末世。

这一世,我会好好的守着你们两。

“嗯,这么想才对,妈妈就怕你自己心里过意不去。没事的,爸爸也没怪你。对了,还有个事,就是你小姑今天打电话说明天准备过来,说是要给你介绍个对象。”

和前世一样,陆梦回来说是要给她介绍个对象,对方是A市一个领导的儿子。只不过时间提前了,上一世还是第二天晚上妈妈才给她打电话说明的。

也许和自己重生有关吧,自己重生改变了一些事原本的轨迹。

陆时绯没有向以前那样,急躁的打断妈妈的说话。很显然电话那头也有些迟疑,周翠芳都做好陆时绯会不满的准备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绯绯?”

“妈,我在听,你继续说吧。”

“啊,哦。”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按陆时绯以往的脾气是不可能还能这么耐心的继续听她说完的。也许还是因为绯绯今天发生的事吧,周翠芳脑子里几个念头一过,还是继续说道:

“本来陆梦是打算明天来的,但我和你爸考虑了一下,都觉得不合适,就给拒了。给你打电话就是给你说一声,这次你爸爸也是不同意的。所以你就算听了她说啥,你也不用和她置气...”

“嗯,我知道了,妈。你放心吧,我不会再和她计较这些的。”

看来随着自己的重生,和自己相关的很多事都发生了改变,目前看来都是往好的方向在发展。

陆梦明天不去父母家,这真意外之喜啊!

心里边还一直想着这事,要是有陆梦在,陆时绯觉得自己很多事都不好放开手脚去做。

这下好了,想什么来什么,真是有如天助也!

又和陆妈闲聊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透过车窗看着夜晚的都市,车水马龙,霓虹璀璨,一片繁荣和谐。

再美的景色也会有逝去的一天,很快这些欣欣向荣,万家灯火的风景都将被湮灭,城市终于像歌声里唱的那样,都市变成寂寞的废铁...

短暂的失神后,陆时绯拿起手机又给倪娇打了个电话,开始倪娇还是很不愿意相信,没亲身经历过的人又怎么愿意相信这太平盛世会在顷刻间倒塌呢。

倪娇是她从初中开始就关系很好的朋友,差不多十年的友谊,彼此都很了解对方,倪娇也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后,终是选择了相信。

陆时绯交待了倪娇要做的事后,又再三叮嘱了一翻。

今天能做的都做了,陆时绯才进入空间去整理白天买的那批禽畜。

活物不比粮食那些可以先放那不管,陆时绯在空间里圈出一片空地围了起来,把鸡鸭鹅和猪牛羊都赶到规划好的圈里,再投好饲料干草。

简单的安顿好后就出了空间,因为空间里面和外面世界的时间流速是一致的,所以陆时绯也没打算歇在空间里。

就着车椅休息一阵,等凌晨三四点,服装批发市场开门时,她就过去,再采购一批。

仰头看着天窗外的苍穹,星河璀璨,遥远而神秘...很快陆时绯便沉睡过去!

大漠浩瀚沙海中,激亢的战鼓裹挟着奔腾的战马,正是一方士气勇猛奋杀敌军之际。

这方军士肉眼可见的强势无匹,势如破竹!而另一方的士气明显衰减,节节败退!

很快,就见另一军的大旗倒下,士兵开始惊慌逃窜...

于千军万马中,有一人身着黑甲,策马长枪指挥着部下对战场的善后。

风开始吹起,而得胜的士兵们依旧热血沸腾激情不减。一边利落的清扫着战场收割着他们的战利品,一边崇拜着他们的将军。

尽管黄沙飞扬,远处将军的身影已经有些模糊,但在他们心中,将军攻可直捣王庭战无不胜,守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将军就是他们心中的神!

风吹得更大了,开始还在飞扬的尘沙于呼啸中开始狂暴,眨眼间天地开始浑浊不清,士兵们开始吆喝着加快清理速度。

突然,一声啸响,箭矢划破长空,于漫天黄沙中穿透将军的背脊!

战马哀鸣中,那个永远不会倒下的将军从他的战马上跌落了下来,重重的砸进沙海里。

只是一刹那,狂风骤起,天昏地暗,满天的黄沙遮掩了所有士兵的视线,也掩盖了将军的那一袭黑甲。

他还来不及去想个中缘由,意识已开始消散直至溟灭。

近处的兵士终于在将军被淹没进黄沙之时惊醒!

“将军!”此起彼伏的大喊声中,向着黄沙掩埋处狂奔去。

砂砾飞进眼里,带出滚烫的热泪,赤红了双眼的战士们从来都是流血不流泪,唯这次,似乎他们的天塌了...

更多的士兵向那黄沙掩埋处奔爬而去,满腔悲愤中用力狂刨黄沙,围拢那战马一圈中的若干士兵,绝地三尺也不得见那一身黑甲。

他们的将军呢?

明明已经打败了匈奴,赢得了这场规模宏大的胜利!可他们的将军却生死未卜!

他们好几个人眼睁睁的看着将军被暗箭从后背射杀,却无力阻拦。然后从马背上跌落下来,只是眨眼间,却不见了踪迹。

血染黄沙鬼神同泣。

少年只身出长安,曾立誓:匈奴未灭何以为家!

戎马数载,极尽辉煌,也许是天可伶,不忍人间见白头。又或许是天妒英才,汉不可留。

不过,谁知道呢!

再多的悲愤,再深的意难平,都会在历史的洪流中淹没,时空深处传不来今朝的答案。

天还未亮,陆时绯就自动醒来,进入空间简单得梳洗了一下。

看了眼时间,凌晨三点十分,离末世降临只剩十多个小时了。

陆时绯发动车子,便开始继续采购。

凌晨四点左右的服装批发市场,已经热火朝天人头攒动了。陆时绯仗着自身体能优势轻松的穿梭于人满为患的批发市场里。

因为陆时绯订单够大,成交又爽快,所以很快就筹备好一应衣物。然后开着车又去补购了一些生活中需要的物品。

末世一来,一切的生产都会被中断,所有的物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可再生,消耗一点就少一点。陆时绯只能尽可能得把自己能想到的,按需要程度来划分采购的多少。

但留给她的时间十分有限,并且资金也不多。直到夕阳的余晖照进车窗时,陆时绯才大概备好。

期间父母都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是关于陆时绯昨天订购的那批食物,已经送到父母家了。

父母虽然签收了,但看着塞了整整一个屋子的货物,实在有太多的疑问必须找陆时绯解惑。

而陆时绯正忙着采购,也顾不上仔细和他们说明,电话里只说了那些签收的东西都一定要放家里。

再三保证,等她晚上回去,一定会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才没在继续电话攻击。

还有倪娇,也给陆时绯打了个电话!也是这时候陆时绯才知道,倪娇父母出差在国外,她家里就剩倪娇一个。

陆时绯实在不放心她一人在家,就叫她收拾好东西,晚上七点之前必须到陆时绯父母家汇合。

看了下手机,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因为车上都有蓄能电库,手机放上面都可以直接蓄电,所以陆时绯的手机也一直有电没有关机。

突然陆时绯终于想起,之前一直觉得还有什么忘了,这会终于才想起,电啊,手机需要电,其他很多设备也需要用到电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