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坠崖
  • 末世我的战神男友
  • 六爻一相
  • 2043字
  • 2021-08-28 15:21:53

抬手轰出一股火焰把正和陆妈对决的人给焚烧吞噬,同时陆爸几人也终于从横在路中的卡车上翻了过来。

陆时绯操控着藤蔓朝公路上方跃起时,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瞬间在陆时绯心头涌起。

凭着本能,瞬间收回藤蔓将自己全身笼罩,失去了抓力身体也立马向下方坠去!

“砰!”

一声枪响!

陆时绯环抱在胸前的右手一阵锥心剧痛,笼罩的藤蔓也散了开来。

右手的藤蔓消失,只余左手的藤蔓正艰难地在没有了植被的光滑石壁上借力...

“绯绯!”陆妈几人一声悲呼...

霍相知只觉肝胆欲裂,急怒交加!

一把夺过边上陆爸的长刀,目光森冷,运劲一掷,长刀唰的一声从沈翰的喉咙处穿过。

再转身时手里已握着一把匕首,满眼追逐着那抹悬崖下的身影纵身一跃!

“小霍!”

...

陆时绯看着霍相知抓住上方的植被一路俯冲到光滑坚硬的石壁处,左手控制着火源在崖壁下方冲击出一个洞口,再纵身一跳!

非常稳准快的把匕首插入洞口,再如此重复,下跳...

从天而降,直到来到她身前。

“你...”

所有的思绪堵在心口,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只能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眉宇凝结下目光沉重,一语不发的揽过她的腰身往自己跟前带去。

“抱紧我,别怕!”

有些沙哑的声音在陆时绯耳畔处响起。

声音很轻,却冲击得陆时绯湿了眼眶,被枪打中坠落而下时她都没觉得有什么。

末世里只要不死,所有的伤与痛都可以不在意!

但此刻,霍相知简短的几个字,却让她铸建的心墙决了堤,再次感受到早已忘记的脆弱...

霍相知一手把她护在怀里,一手握着匕首。

拥着她跳下时又快速的把匕首插入石壁里,溅起点点星火,原来不需要异能他也能靠自身伟力无根借力。

以剑为支,万丈悬崖也挡不住他的执着信念,他依旧是那个举世无双的战神。

陆时绯靠在结实的胸前,听着那铿锵有力的心跳声也渐渐放松不再紧张。

于是她左手回抱住霍相知的窄腰,有些委屈地说:“霍相知,我右手好疼!”

本是想矫情一下,却不料脱口而出后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急急而下...

腰间的手臂徒然收紧了几分,霍相知停顿了一下,垂首贴着陆时绯的脸颊细语安慰:“绯绯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落地了...”

陆时绯低头,近在迟尺间一片茂密的树林。

很快,霍相知便扶着她穿过树梢,稳稳的落在地上。

霍相知环顾四周查看周围情况时,陆时绯直接从空间里取出一个贵妃榻,随后又取出一个节能灯打开。

于是在一片密林里,方寸的光辉中,两人一榻,诡异却又和谐。

“我看看你的手。”霍相知扶着陆时绯一块坐下,轻轻的抬起陆时绯的右手。

刚触碰之下,便感觉一手湿腻,他更是眉头深敛。

随即,入目的鲜红更是灼痛了他的双眼。

即便是当年第一次上战场,见着那残肢断臂血肉模糊的伤口,也不及这纤细的一臂带给他的触动和钝痛。

“子弹需要取出来...”

陆时绯又从空间里取出一个医疗箱,用左手打开,找出需要的包扎器具。

霍相知控制着有些颤抖的手接过工具,在陆时绯的指导下煎熬地取出了子弹,再消毒止血最后包扎上。

“好啦,我没事啦!”

看着霍相知从始至终都拧着的眉头,陆时绯拉过霍相知还沾满血迹的右手。

“还有左手给我。”她现在一只手实在不方便。

待霍相知把左手也一并放到陆时绯的手上时,一股清凉的水波从陆时绯的手心处荡开,漫过霍相知的双手,冲走所有的血污...

“你的手...”待把血迹都冲掉,才看清霍相知的右手掌心处也一片大大小小的裂口,是因为一直紧握匕首摩擦所造成的。

“我没事...”霍相知抽出手毫不在意的说道。

“闭嘴!把手伸过来!”

陆时绯又是生气又是心疼。

待把霍相知的手清理好后,霍相知就开始自发收拾起医疗箱。

随后递到陆时绯跟前,再由陆时绯触碰到医疗箱把它收取回空间...

“呃?”医疗箱被收取回空间,但跟前的霍相知也一并被收到了空间里?!

陆时绯呆愣了两秒,立马也闪身进了空间。

打开节能灯,便看到霍相知站在自己小家放置的那一方家具中,神色诧异。

“绯绯!”

待看到突然出现的陆时绯,霍相知立马大步跨过来。

“我这是在你的空间里?”环顾四周,霍相知也大概有了答案。

“嗯,原来空间是可以带人进来的!”

刚霍相知还拿着医疗箱,所以她在收取医疗箱时便一并把霍相知也给带了进来。

等她再进入空间时,空间的常识又自动出现在陆时绯脑子里,她便注意到最新的说明:

空间可以带活人进来,但必须要陆时绯的血液契约,而且还可以设定相应的支配权限。

还有空间地带的一方边缘也往外扩了不少,整个空间的面积又增加了差不多一半。

而霍相知的手上有伤口,在给她取子弹时,她的血液自然就沾到了霍相知的手上,再通过那些伤口渗透到他的血液里达成了契约条件。

“既然都进来了,那就换洗一下吧。”

本就汗了一身,在悬崖一翻波折,两人的衣服都已经不能再看了。

陆时绯领着霍相知走到小溪边,抬手取来一个大桶放到一边,又陆续取来洗漱换洗的物品。

“下次你就自己取了,在空间里所有物品你都可以自由支配。”考虑到霍相知对空间里的物品和放置都不清楚,她这次就直接给代劳了。

看到霍相知那只缠满了纱布的手,于是又叮嘱:“你右手不要碰水!”

“嗯,都听绯绯的。”

霍相知含笑看着陆时绯,眼里蓄满无尽暖光。

又是这种眼神!

陆时绯于是快速提醒了一句,边缘的浓雾不要触碰,浓雾覆盖区域都还未开放,触之必损。

便烫着脸匆匆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