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末世重生

  • 末世我的战神男友
  • 六爻一相
  • 3041字
  • 2021-09-03 09:33:21

暮霭时分的海岸,昏暗又寂寥。

腥潮的海浪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怒吼,不知疲倦地撞击着险峭的崖壁,炸裂四溅的海水仿佛在彰显着它无匹的破坏力。

两个身着破衣的大汉,一人一头提着一个裹着灰布的长状物体,正向崖壁边走去。

“哬!看着瘦瘦的,没想到还挺沉的。”提着一头走在前边的大汉说道。

听到说话,走在后面的大汉先是谨慎地转头看了下四周,才压着声音低低的说道:“死人不沉才怪,你声音小点,要是把丧尸招来就坏了。赶紧走,办完事好交差。”一边说着还一边催促着前面的走快一点。

“怕啥,这号称绝地的海岸一带荒得鸟都没有,丧尸来看海么?大哥,你不觉得饿我还觉得饿嘞,连着两天就吃了半个馒头。这特么的的什么破世道,不给人留活路啊。”

见后面的大汉没有说话,走在前边的那人又开始吐槽:“你说,我们帮那女人把这事办完,她真的能给我们在基地找个工作么?”

“过河拆桥,她还拆不起!老二,等这事办完,咱两有了稳定的工作就好好挣粮活命吧。”

被叫老二的男子回头看了一眼大哥的脸色,有些低沉的回道:“我懂,我们也是被逼得走投无路而已,这丫头之前还帮过我一次。要不是看她已经没气了,我也不会答应陆梦那女人把这丫头处理了。这丫头还是她亲侄女呢,比起她,我们算大好人了,是吧,大哥。”

几句话的功夫,两人已经提着包裹的尸体来到了海边的悬崖上。

“直接扔下去吧。”叫大哥的已经不愿再多说话。

“扔吧,如今的世道,人命比草芥。”说着就示意大哥和他一块抬手,用力一扔,裹着的尸体被抛向了汹涌翻腾的海浪里。

陆时绯此刻已分不清自己是否还活着。

在基地时,陆梦指使的那几个人都是异能者,而自己只是一个2阶的木系异能者。

再刻意的潜伏针对下,一个照面,陆时绯就被几人联手杀害。

当那个金系异能者操控金属细针刺进自己心脏后又瞬间分裂散开时,陆时绯思绪消散前清晰的知道自己迎来了死亡。

在丢进海里前,陆时绯都没有任何感知。

本以为自己已经死亡,但没想到海浪咆哮着将她吞没的瞬间,却再次有了身体的感知。

汹涌沉降的海水四面八方的朝她挤压而来,顺着她的耳孔、鼻孔一路肆虐前进,陆时绯觉得自己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正随着海水的撕扯而分裂。

对,就是撕扯,刚被海浪吞没时还感觉到了全身被海水的挤压,可海水进入她的身体后像是有意识的开始疯狂撕扯。

对于陆时绯来说,经历了末世的两年,流血的痛都可以忍受。多少次生死间的挣扎,哪怕是这一次心脏被刺穿又撕裂的剧痛,陆时绯都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可此刻,随着那种疯狂地撕扯拉拽,清晰的感受着自己的所有情绪思想都在被一丝丝的剖离时,那种不可承受的痛苦渗透在陆时绯的所有感知中。

陆时绯已经完全没法去思考,只能被动的承受着那种凌迟神魂的痛。想哭想喊想发泄的一切身体权利都不再能支配。

也许是一瞬间,又或许已经过了很久。那种神魂搬的剧烈撕扯戛然而止,陆时绯只觉得像是什么一轻,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滴答滴答~~~”

随着手机的音乐欢快的响起,陆时绯又渐渐听到了鸟雀的欢叫。嗯,还有楼下的汽车鸣笛声......

呃,楼下的汽车声?还有......鸟儿的鸣叫,来自于窗外。

我在哪?

不是,我该在哪?

念头汹涌而出时,陆时绯终于从混沌中清醒过来,也睁开了双眼。

入眼确是熟悉的一切,绣花的墨绿被套,这还是自己在全国智网预定了好久才收到的四件套。

抬眼向梳妆台看去,椭圆的镜子里,是记忆中的自己,肤色还很白皙,没有遭受末世的环境摧残。

又看向正一遍遍播放着闹铃的手机,这还是因为要上班而订的闹钟。

念头一起,抬手拿起枕边的手机,指纹解锁成功!

X元12年7月22日,星期一!

陆时绯搓了搓脸,又使劲掐了下自己的大腿。

“嘶~”还挺疼的!

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陆时绯觉得自己挺聪明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

明明是X元14年,末世第二年,自己不是死了吗?

一想到在海里被那种剧烈的撕扯之痛,陆时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那绝对不是幻觉。

可眼下,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是穿越回来了?

等等,X元12年7月22日!陆时绯惊得一下从床上跳起来,顾不得穿上拖鞋就赤脚来到窗边。

探头往下看去,宽广的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对面的街道边,那家卖早点的铺子已经坐满了人。

刚来的人见针插缝的找个空位就坐下,吆喝着老板快一点。已经吃完的客人也拿着手机一扫,接完帐匆匆而去。

在所有人看来这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早晨,所有的人都周而复始的忙活着。

陆时绯看着这热闹的街市,久违的熟悉,正是她多少次回忆中的场景,平淡,幸福却不可追。

X元12年7月22日啊,多么平凡普通的一个日子。没有人会觉得它特别,可末世中的每一个人却记得X元12年的7月23日。

陆时绯清楚的记得,两年前的这一天。她和所有下班族一样,忙完了一整天的工作回到自己的这个小家里。

正准备躺下叫个外卖,妈妈电话打了进来,说小姑来了,爸爸让她也回家一起吃个饭。

那天回家后吃饭不太愉快,但陆时绯也很感谢那一天陆梦,也就是她小姑的到来。

所以末世两年中,陆梦多次挑衅和得寸进尺,陆时绯都没有真正和她计较。

虽然一方面有爸爸陆伟志的原因,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事,如果不是陆梦的原因,末世来临之际,她和父母定然无法相聚。

哪怕这事于陆梦来说,本意还是为了找陆时绯的麻烦。

犹记得那一天,如果陆梦没有去她爸妈家,她妈妈也不会打电话让她回去。如果她那天没有回去,那么一切都将变得不一样。

那天晚上的八点多,和父母还有陆梦一起吃饭。

席间,陆梦说是要给她介绍一个年轻有为的高干子弟,让赶紧和季文耀那小白脸分了,那一看就是不靠谱的。

但那个时候的陆时绯还是很信任季文耀的,又本就和陆梦不对盘,听陆梦那么一说,陆时绯直接拉脸:“我还年轻,小姑还是多操心下自己吧!毕竟年龄也大了,小白脸也不好找的!”

女人都不想被人说老,何况是陆梦,从小父母娇宠,兄长疼爱。

也一下脾气上来指着陆时绯大吼:“陆时绯!就你这德行,要不是你相貌随了我们陆家长得好看,你以为人家领导的儿子能瞧上你?”

后面就是一贯流程,陆爸发声,以训了陆时绯而止。

既然饭桌上聊得不太愉快,陆时绯想着明天还要上班,正准备出门时:

一声充满极度恐惧的尖叫打破了整个小区的安宁,陆时绯一家也惊疑发生了何事,都赶往阳台赶去。

开始所有人都还不清楚状况,有的在咒骂扰乱他家的清静,有的在八卦,这是发生了什么刺激的大事么,还有的人正兴冲冲的往尖叫声来源处而去。

陆时绯父母的房子属于高层,视野开阔。小区环境也好,虽说已经是晚上,但照明的路灯都很亮。一家站在阳台上,循着声音的方向很快就看到了现场。

虽然站在二十几层,但楼下的场面还是能看得清楚。一个身着西服的男士,正趴在一个人身上撕咬着......

很快小区里又响起了几声尖锐的叫喊和呼救,惨烈得让人恐惧。

末世也从那时正式拉开了序幕......

“叮铃~~~”手机的来电铃音把陆时绯从那段回忆中拉出来。

垂眼一看,公司李姐的电话。陆时绯划开屏幕放到耳边:“喂,李姐。”

“绯绯,你是家里有啥事耽误了吗?八点半了,你还没来,也没见你请假。”

在听对方说话的同时陆时绯已经有了说词:“嗯,李姐,家里有些紧急的事需要我立马处理,一直忙着还没顾上给公司请假。实在抱歉,李姐,麻烦你帮我标一下吧,这两天我都不来公司了。”

和李姐那边简单沟通后就她就挂了电话

通话的时候,陆时绯有想过是否要提醒下李姐。在公司这一年,和李姐关系不好不坏,就普通的同事关系。

而这种太过离谱的事,如果不是她重来一次,谁又会信呢,也无人愿意去信。

陆时绯吐出一口长气感叹,既然命运让她重来,那该算的帐还是得算,陆梦害她丧命这事,不能善了。

曾经多少次纷争,即使是陆梦的问题,她爸爸永远都是,她是你姑姑,你的亲姑姑,你是晚辈,就不该和长辈计较。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