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一个不想娶,一个不想嫁

苏长青重新打量起了自己这个儿子,原本以为不学无数的纨绔,此时却说出了苏家未来最大的隐患。

君恩难承啊。

沉默半晌,苏长青叹了口气,说道:“苏家没有退路啊。”

苏文笑道:“我知道。到了爹这个位置,便是想要退也已经来不及了,一旦失去了权势,我们苏家就会成为待宰的羔羊,曾经的政敌,盟友,甚至是父亲的门生故吏,都有可能会乘势踩上一脚。”

现在的苏长青,就仿佛走在一条没有退路的栈道上,左右都是悬崖,只有前方有着未知结果的道路。

看上去会当凌绝顶,可是不知有多少希望他摔下来。

苏长青自己也知道,此时的苏家风光无限,可实际上前途未卜。

但是他没得选,也没得退。

这些事情,都装在他的心里,只是没想到,今日却被往日不成器的苏文说了出来。

苏长青看着苏文颇为欣慰,笑道:“你知道这些便好,这样看来,你虽然文不成,武不就,可总归有些眼光,平日里在外跋扈也都是演的了?”

一直以来苏长青以为苏文是在家里装乖,没想到是出去以后装狠。

苏文笑道:“父亲才华出众,得陛下恩宠,大哥二哥也算是青年才俊,一门三状元,京都谁人不知?总得有个纨绔子弟就是了。”

在苏文看来,以如今苏家的声势,朝堂里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反而是多个纨绔子弟惹是生非,能够让苏长青多了不少自污的机会。

也正是因为如此,长久以来,苏长青才会对苏文的纨绔行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此时苏长青自然明白了,一直以来,自己这个儿子也在配合自己的自污,看着眼前的苏文,叹息道:“你大哥二哥虽有才能,却称不上顶尖,更谈不上有多么高深的手段、眼光,这文武状元,不过是陛下赏咱们苏家的。只是没有明说罢了,倒是你,有这般眼光却是出乎我的预料。可如今亲事已定,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苏文笑道:“陛下赐婚,父亲自然不能拒绝,我也不能拒绝,不过若是这颜落盈不愿意嫁给我,那可就不关咱家的事情了。”

苏长青亦是笑道:“如此甚好!”

父子俩心照不宣。

帝都风雪飘摇,北疆更是大雪纷飞。

颜落盈一袭蓝衣,坐在廊下,手里拿着一卷兵书。

廊外落雪,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

武者强悍,真气流转间,便可抵御严寒。

她很美,常年练武并没有在她的皮肤上留下什么痕迹,白皙过人,光洁如玉,配合上精致的五官,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称的上美人。

“小姐,朝廷使臣来了,将军说让您去前厅接旨。”

被打扰的颜落盈抬起头,秀眉微凝,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兵书。

起身道:“引路。”

颜落盈来到前厅,便看到一个太监与颜泽聊天,身后还站着数名大内侍卫。

颜泽身材高大,容貌胸围,脸上有着数道疤痕,一眼看去,便是凶厉之人,见到颜落盈进来,他笑道:“刘公公,我家落盈来了,可以宣旨了。”

刘公公看到颜落盈,笑着夸赞道:“小姐生得好容貌!颜泽,颜落盈接旨!”

颜泽父女二人躬身抱拳施礼。

大周接旨并没有必须跪拜的规矩,有些人以示尊重跪拜,有些人便如颜泽父女二人一般施礼便可。

刘公公拉开圣旨宣读道:“颜泽领兵与燕国交战,得城三座,得地数百里,实乃开疆扩土之功,现封颜泽为二等忠勇候,加封奋威将军,赏金万两。颜落盈加封禁军骁骑校尉,任职京都东城巡守,赐婚颜落盈与丞相苏长青三子苏文,不日跟随使团返京上任!”

颜落盈原本是没有官职的,上次代父出征,立下大功,周帝把主要功劳都封赏给了颜泽,至于颜落盈,为了名正言顺将其调至京都,又加授了骁骑校尉和京都东城巡守的职位。

颜泽猛然抬起头,眼神无比凌厉,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

“我不接!”

颜泽怒道:“我父女立下大功,陛下为何要如此?要将我女调至京都?还赐婚给那苏文?”

刘公公心中一寒,早就听说颜泽桀骜。

没少惹是生非,否则如今官爵远不止此。

没想到如今竟然公然拒接圣旨!

他赶紧说道:“陛下听闻落盈小姐兵法出众,才特意想要将其调至京都,加以培养,至于苏文,更是宰相之子,门第显赫,如此良配,正是陛下苦心啊。”

颜落盈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她一把拉住想要上前动手的颜泽。

颜泽看向自己的女儿,两人四目相对,颜落盈轻声道:“父亲,雷霆雨露,具是君恩,更何况那苏文家世,配上女儿足够,父亲何必如此愤慨?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本就是人之常理,陛下也是好意。”

说完她看向刘公公,笑道:“刘公公,颜落盈代家父谢旨!刘公公先回去吧!”

这摆明是要逐客了。

刘公公赶紧将圣旨交于颜落盈,顶着颜泽杀人的眼神,退了出去。

待他离开,颜泽满眼杀气,咬牙问道:“你为何要拦我?”

颜落盈微微摇头,说道:“父亲,你如今便是抗旨了,又能如何?杀了刘公公,直接造反?落草为寇?又或者背身投敌?不管你选择什么,你我的下场都不会太好。”

颜泽怒道:“可我咽不下这口气!”

“为将者,不能为外物影响自身,父亲,你太过易怒了。”颜落盈冷静的说道:“我坑杀了四十万燕国军民,虽立下战功,却也惹来非议无数,父亲平日桀骜不驯,如今在外掌兵,陛下本就不放心,我若回去京都,陛下或许能安心一些,对父亲,对我,都好。”

颜落盈语气平静,说的仿佛不是自己的事情。

颜泽咬牙道:“可是我也知道那苏文,是京都有名的纨绔,他爹苏长青,更是奸臣一个,贪财敛财,搜刮民脂民膏,大周奸相之名,便是北疆亦无人不知!女儿你如何能够嫁给这种人?”

颜落盈微微一笑,说道:“嫁与不嫁,犹未可知,到了京都,若是此人着实不堪,我向陛下求情,陛下未必就让我嫁与此人,只是父亲若是抗旨,我们可就再无回头的余地了。”

此时苏文和颜落盈,正是一个不想娶,一个不想嫁。

苏文是不想再让苏家光环更胜,而颜落盈又如何甘心嫁给一个纨绔废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