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封魔罐
  • 异常生物进化论
  • 陶良辰
  • 2151字
  • 2021-10-06 22:41:35

搁在平时,只能眼睁睁看着魇魔消逝,或者直接干掉它们。

今天刚巧带了掺杂弑魔钢的容器罐,娜奥米拿出一枚晶核当做诱饵,引诱混沌的魇魔冲进去,迅速关好盖子。

看看不断震动的容器罐,娜奥米告诉曹雷说:

“难怪西方有些人,把这种容器称之为封魔罐,确实很好用。如果不是人们抓到魇魔也没用,只能留着祸害别人,这些罐子应该能卖出不少钱,不一定非得融掉提炼弑魔钢。”

“四阶的魇魔,在我们的世界里单独存活不了多久吧,要不然抓一只动物扔进去,让魇魔重新寄生成为魇兽?”

曹雷说完,瞥向直挺挺被绑着的兔爷,它在魇兽被干掉的瞬间就已经清醒。

听到这句话后,胖兔爷立马急了,一只耳朵都竖了起来,急忙说道:“我宁愿一头撞死,也不想变成那种怪物!大哥,你是我亲大哥,有啥咱们好商量嘛!”

黑狐狸突然出现,绕着这只肥兔子转了圈,点评道:“美味。”

当然不是在说兔爷这身膘肉,而是指寄生在兔子体内的野生精魅。

随即。

黑狐狸绕回曹雷身旁,建议说:“把罐子里这头魇魔给我留着吧,等我再长大点,就能吞掉它了。”

这只黑狐狸不让曹雷省心,平头哥幼崽也一样。

小家伙从曹雷肩头跳下去后,居然偷偷溜到魇兽残骸旁,吸食那头怪物的血液,眨眼间肚皮都吸圆了,也不知究竟有没有毒。

曹雷犹豫片刻,没去管平头哥幼崽,拍板做决定,直接告诉娜奥米说:

“封魔罐,名字不错,档次一下子就涨上去了,装魇魔的这个你自己留着吧,就当是今天的辛苦费,剩下的三个都给我。按道理说,我们应该平分才对,只不过最近我缺钱办正事,下次有机会再补偿你。”

丝毫不理会炸了毛的黑狐狸。

黑狐狸漂浮着转而转,叽叽咕咕抱怨诉苦。

曹雷被它一而再,再而三地骚扰完,才嘲讽说:“下次你自己去抓,或者就去疗养院里捡些边角料,娜奥米干掉的魇兽,凭什么要给你?”

就在这时候。

兔爷也腆着脸凑过来,它仍然被绑着,像毛毛虫那样挪动。

伸着人畜无害的肥脸蛋,这只兔子说道:“那个……大哥大姐们赏脸,来我家搬东西,我当然很乐意,只是能不能也带我分一个?我一直想用弑魔钢打造一把叉子,以后谁敢再欺负我,我就戳死谁。”

“没你的份。”

曹雷笑眯眯拒绝兔爷。

娜奥米缺钱,但也知道曹雷想用它们干什么,这会儿想到件事,颇有些莫名其妙当了小三的错觉。

她因此很不耐烦,挥手说:“你先拿去救人吧,多出来再分我也行,赶紧回去了,小心把其他魇兽也招惹过来。”

……

赶紧回去要紧,途中再聊如何分好处也不迟。

两个多小时后。

娜奥米的这辆飞行汽车,再次出现在翼洲堡垒的关口外。

例行检查时候,几位站岗的士兵对容器罐感兴趣,非得让娜奥米打开检查,等他们得知遇到魇兽,并且还抓住了寄生的魇魔,这些守城的士兵们差点惊掉下巴。

他们不是没见过魇魔和魇兽,只是搞不懂抓这玩意儿干什么。

即使表明娜奥米的翼洲大学副校长身份都没用,被盘问许久也没被放行,守关口的这几位,俨然把曹雷和娜奥米当做危险分子对待。

实在没办法。

娜奥米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一位帅气的年轻人赶来,眉眼之间跟娜奥米有点相似。

“我学生,曹雷。”

娜奥米对这位小伙子介绍完,又告诉曹雷说:

“我弟弟,亲弟,霍雷思。我弟在紫色穹顶组织工作,刚好认识拍卖行的人,可以帮你找人估个价,最好先检测一下容器罐里弑魔钢的含量,这种老物件应该很舍得用料。”

所谓弑魔钢,其实是半个多世纪前,从第一批特殊魇兽身边搜集到的伴生物,直到现在也没人研究透彻,更别提人为创造出来。

这种奇特的材料,数量稀少,而且多年来不断遗失,需求却极大,价格当然一路水涨船高。

名叫霍雷思的年轻人,抬手敲了敲一个空的容器罐,咂嘴感慨道:“难以想象,居然会有人把封魔罐做这么丑,绝对都是老物件。”

“那当然,我从一个收割者组织旧老巢里亲自挖出来的,还能有假?”

娜奥米明显不待见这位弟弟,不耐烦说道:“守卫不让我们带进城,留在他们这里我又不放心,赶紧联系紫色穹顶的拍卖行出面,能直接带进去最好。”

其实曹雷能找关瑶帮忙,然而最近已经麻烦过她许多次,这点小麻烦没必要再打扰她。

回来途中,娜奥米专门联系过翼洲大学的校长,已经明确表示对那头四阶魇魔感兴趣。

似乎是要把它当做食物,喂养给学校里封印的那头七阶魇魔,为此愿意支付些报酬,大约只值三十万联邦币左右。

魇魔和魇兽都不值钱,主要是别人得到它们也没用,就跟花钱买颗定时炸弹差不多。

除了祸害别人和用做科研以外,几乎没有市场,而且如何囚禁驱使也是大问题,一不小心就会引火烧身,自讨苦吃。

这也就导致凶残暴虐的魔头们,偏偏值不了几个钱。

刚抓到的那头魇魔,能让学校出面带进城,空的封魔罐也能带进去。

被拦住的,其实只有里面装着生物的那两个罐子。

一个泡着虫子、一个泡着带毛的生物,也不知究竟是死掉的魇兽,还是依然处于沉睡状态。

就像当初躺在冰棺里的曹雷,如果获得足够的伽马物质,说不定还有机会让它们清醒。

倘若拿“收割者组织早期研究样本”作为噱头,应该可以卖出个不错的价钱。

这些属于鸡毛蒜皮的小利益,真正的重头戏还是弑魔钢。

一把纯粹的弑魔钢武器,即使是短匕首的价格也在五千万联邦币以上,以往拍卖的封魔罐同样价格不菲。

人们喜欢封魔罐的原因,是它既能用于在遇到魇兽时候躲藏逃命,也能囚禁魇魔,关键时刻放出它们当做“武器”,攻击敌人。

同样还能封印某些魅兽,前提是体型别太大。

罐子太大意味着耗材也多,没人舍得。

相较而言,将弑魔钢打造成武器更实用,也更容易卖出个好价钱。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