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命不够硬

  • 异常生物进化论
  • 陶良辰
  • 2436字
  • 2021-10-05 12:56:13

光是清理水泥层还不够。

等挖开厚达一米左右的封堵水泥墙,前面也被当初爆炸的土层和碎石填埋。

铁背穿山甲的挖洞速度更快,不一会儿就前进五六米,露出个一人高的洞口。

这只穿山甲可能有强迫症之类,虽然没办法挖出个绝对的圆形,可看起来也很圆了,直径误差不会太大。

曹雷见此哭笑不得。

心想假如早年有这种强悍的生物帮忙,哪还需要什么盾构机,以这效率,一个月挖通一整条地铁也不是梦,百米油耗一顿肉而已。

跟娜奥米在来的路上,就把能聊的话题给聊完了。

这时候两人之前的气氛,依旧有点怪怪的,曹雷倒是无所谓,这么个大美人,半点不吃亏,主要是娜奥米很难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需要点时间去消化。

在门口等着铁背穿山甲挖洞,也不知当初究竟炸塌多少米。

等待期间,曹雷玩手机,再次登录进了紫色穹顶组织的官网,意外从悬赏榜上看见不少熟面孔。

比如一位美艳的妇人,曹雷是见过的。

曾经的小甜甜、萌新队友,现在的李夫人,她丈夫机缘巧合,在冻土层里找到一具披毛犀的尸骸,还算比较完整。

利用精魅和基因技术,让一头灰犀牛吸收了部分披毛犀的基因碎片,机缘巧合诞生出独一无二的长毛板齿巨犀,实力已经达到八阶。

能在悬赏榜上被曹雷刷到名字,自然意味着实力不会太差,看看那些强者们的魅兽,千奇百怪,很有意思。

又过了会儿。

娜奥米的铁背穿山甲,传来怪叫声,喊着:

“行了!我不想回去,就让我留在外面帮忙吧,之前被春蛇迷翻,我不过是蹭了蹭白象而已,它现在换着花样揍我!却不敢得罪那条蛇!”

哪壶不开提哪壶,娜奥米顿时有种一脚踹死它的冲动。

故意板着脸,不去看曹雷,率先往洞里走去,强行转移话题问道:“怎么样,里面有魇兽的气息吗?”

穿山甲的大脑袋摇晃,表示没发现。

曹雷紧接着说道:“这么多年过去,即使有魇兽也该逃出去了,这地方的地表岩石少,挖洞并不算困难。”

娜奥米觉得有道理,加快脚步跟上穿山甲。

原先是防空洞,这么多年过去,还被导弹炸过,时断时续。

前进三十多米,才看见一处较为宽敞的空间,有树根顺着壁顶裂缝往下延伸,光线昏暗,堆放着杂物。

一抹白影突然蹿过!

曹雷下意识想拔刀,随即才记起这次出门匆忙,妖刀还在宿舍床底下藏着。

娜奥米也看见了白色的身影,顿时警惕起来,随时准备打开次元空间,召唤出其他魅兽。

不远处的木箱后面,奇特的嗓音突然响起,说着:“哇哈哈哈!卑微渺小的人类啊!给你们一分钟时间撤出我的领地,要不然就死!!”

曹雷和娜奥米全都一愣,神色古怪,互相对视,无声交流着。

魇魔思维混沌暴虐,即使寄生在生物体内变为魇兽,同样满脑子充斥着杀意,除了情况特殊的黑狐狸以外,从没听说过其他魇兽能够开口说话。

而且……这声音即使特意伪装,听起来依然奶声奶气。

娜奥米丝毫没怕,反而朝着白影所在方向,步步逼近。

刚走出几步,只见说话的那生物爬上木箱,看身形明显是只胖兔子,竟然站着,举起前肢做出威胁状。

由于光线昏暗,曹雷和娜奥米都没发现,这兔子的腿和尾巴都在哆嗦着,实在是被吓死了。

虽然它也有四阶的实力,可长期营养不良,一身能量都用于维持生存,别看体型肥硕,其实虚弱得很。

娜奥米没动,这兔子也不敢动。

只见娜奥米身旁亮光一闪,次元空间打开后,一只红尾鹰鸮瞬间飞出,利爪直接抓住了兔子!死死按在地上!

这兔子急得赶紧说道:“小兔崽子你干哈!?我也是精魅啊!咱们都是同类!”

平时在次元空间里存放不少东西,也有灯具。

等娜奥米开灯看完,脸上表情更加古怪,对曹雷说道:“要是我没猜错,它还真是野生的魅兽……吧。”

语气透着股不确定。

曹雷倒是见多识广,摸着没胡子的下巴,告诉说:

“魇魔能够寄生在人和其他动物身上,精魅当然也可以,只不过召唤精魅需要消耗大量伽马物质,宿主体内的伽马物质也要维持在一个高水准,要不然精魅们看不上,更不会主动选择寄生,早年有人做过实验,后来发现得不偿失,即使精魅本体直接寄生以后,它们也跟普通生物没两样。我猜,当初有人无聊,拿这只兔子做实验了,看品种还是只垂耳兔?胖到变形,看不出来。”

本来想着敌不动我不动,然而娜奥米不仅动了,这只胖兔子还在瞬间破防,被按在了地上。

它这会儿满是求生欲,张嘴道:“大哥好眼力!我本体确实是垂耳兔,各位大哥大姐们放了我吧,我脂肪多不好吃,容易催肥!”

小嘴吧啦吧啦,不仅思维敏捷,听口音竟然还有点东北腔。

“真是奇了怪,你这口音跟谁学的,这地方还有人?”曹雷走到胖兔子面前,伸手捏捏它的脸,肥肥的,全是肉。

这兔子陪笑着,继续说道:“大哥,要不然咱先放开?我这有好烟,给您递一根,咱坐下慢慢唠。”

娜奥米也被这番话唬住,既然不是魇兽,就让鹰鸮先松开它了。

这胖兔子两腿走路,还真摸出一包烟,熟练地递给曹雷和娜奥米,连铁背穿山甲都没漏,礼貌极了。

见没人要,它自己用大门牙咬着,熟练点起根烟,说道:

“当年吧,我也啥都不懂,挖洞逃出去不久,就被第一任大哥抓住了,本来想拿我卖个好价钱,可惜没人看上我,砸自个儿手里了。我跟了他四年,走南闯北,后来他给人黑吃黑做掉了,我也落仇家手里,忍辱负重。”

曹雷心情凌乱,连过来干嘛都忘了,追问说:“然后呢?”

“第二任大哥专门替人抓幼崽,吃香喝辣,日子也还凑合。我在他手底下帮忙,有次我肉吃多了上火,撒尿味道重,把一头老虎吸引来了,大哥替我引开老虎,等我找到他时候就只剩一条腿。”

“……然后你又回来了?”

“怎么可能,我刚出林子,就遇到第三位主人,他比较倒霉,半个多月就遇到蚊群,血都抽干了,老惨了。然后又遇到第四任主人,是个长得不错的小娘们,对我也很好,可惜被自由城的一位大哥看上,最后被大哥的媳妇知道,悄悄带去喂了狼,我躲在衣柜里,哭得老惨了。”

娜奥米也开始凌乱,直接问道:“你到底有过多少个主人?”

“前后二十多年,总共十三个,全都运气不好,死得凄惨。”

胖兔子补充说:“然后我心灰意冷,就这么回到家里,去年就回了,外面世界精彩,也危险,靠啃树皮凑合着过日子。刚好烟快抽没了,城里又不能去,美女你带带我,当我第十四任主人?我比较好养活。”

娜奥米眼皮抽动,缓缓开口道:“……你好养活,但我命不够硬,恐怕镇不住你。”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