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麻烦事

  • 异常生物进化论
  • 陶良辰
  • 2715字
  • 2021-09-26 14:41:19

有娜奥米副校长帮忙遮掩,好在没出什么意外。

再三确定身体没问题之后,曹雷抱着睡觉还打呼噜的平头哥幼崽先回去。

一大一小两只黑狐狸,现在都陷入昏睡状态。

至于平头哥幼崽体内的残缺魇魔,确实被身为同类的黑狐狸给吞了,连点渣都不剩。

无论娜奥米的精魅怎么检查,都干干净净。

和天生的幼崽略有不同,这只被收割者组织人为改造过,但状态还算稳定。

从经验来看,收割者组织的部分成员们,在利用魇魔方面确实很有一套,曾创造过强大的半魇兽和半魔人,这只平头哥幼崽明显跟曹雷预想中的魅兽不同,不过考虑到可能存在的成长潜力,似乎也挺不错。

蜜獾皮糙肉厚,扛毒性和攻击性都很强,速度方面同样不差,是个不错的魅兽种类。

况且这个小家伙体内还有三颗成形的晶石,如果能够不断进化,战斗力应该不差。

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就像娜奥米副校长所说的那样,天赋怎么样很难确定,具体情况还得再看。

曹雷此刻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了。

苦笑着走回育宠楼,请人帮忙检查鉴定基因。

工作人员们当然还记得曹雷,见他这么快就让精魅寄生在这只平平无奇的平头哥幼崽体内,表情有些怪怪的,却也没再多说什么。

抽血登记,一气呵成,几分钟就搞定了,不过鉴定结果要等明天才能出……

暂时还没空间精魅。

抱着幼崽回到宿舍,舍友周铠甲正在看电视。

他边打量着曹雷怀里的幼崽,边说道:“刚才隔壁班有几个人来找你,说你抢了他们的红尾鹰鸮幼崽,被我给挡了回去。他们不敢去找李学长的麻烦,但是敢来欺负你,最近千万要小心点才行,别被那些人给堵了,你怎么又找到一只幼崽?”

“……我的第一只魅兽,精魅已经寄生了。”

对于被人找上门,曹雷丝毫不觉得奇怪,不用猜也知道就是拿抱脸怪当诱饵的那伙人,都是大一新生,即使厉害也强不到哪去。

曹雷的注意力,此刻大多还是放在平头哥幼崽身上,主要是因为黑狐狸太过于特殊,即使是精魅女王也头一次见,很难说清这个小家伙是否会跟被魇魔寄生的魇兽一样失去理智,到处破坏攻击。

而黑狐狸也在沉睡,没谁能帮他答疑解惑,只能靠自己摸索,存在着诸多不确定性,别人积累多年的经验已经派不上用场。

周铠甲再次认真观察完小家伙,狐疑问道:“你跟导师商量了没,为什么选它?”

曹雷故作淡定,扯谎说:“变异的幼崽,体内有三颗伽马晶石,应该还行吧。”

“还行!?”

当场炸了的周铠甲,脱口而出:“卧槽!厉害啊!这种幼崽都能找到!别说它有三颗,连两颗都是极品!!”

如果是自己凝结的伽马晶核,曹雷也会很激动。

只可惜是后天改造,这只幼崽现在连一阶都没有。

没必要提这些,万一传出去说不定会惹麻烦,曹雷被周铠甲顶礼膜拜好一会儿,表情都逐渐尴尬。

周铠甲明显格外亢奋,得知小家伙体内有着三颗伽马晶石,再看它顿时变得闪闪发光,整个感观都不同了!

————————————

同一时间。

走廊里有好事的学生,跑去一间宿舍门口敲着门,小声说道:“冯哥!那个天才班的插班生回来了!”

房门很快被拉开。

开门的这位,可不就是在林子里布下陷阱的三人之一,身形比较壮硕,名字叫做冯德霖。

冯德霖和两位同学因为放生抱脸怪,被导师给骂惨了,昨天还亲自去给澹台小宣赔礼道歉,求她原谅。

回来以后,冯德霖等人越想越气。

没吃到羊肉惹一身的骚,找来找去就盯上了看着比较好欺负的曹雷,想把面子和幼崽一起抢回来。

被导师教训过,也跟澹台小宣赔礼道歉过,事情已经基本解决,那只红尾鹰鸮幼崽的归属问题还没定论,在他看来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打算先抢回来再慢慢扯皮。

果断叫人,喊来四位关系要好的朋友一起,帮忙撑场子,风风火火往曹雷入住的宿舍走来。

惊为天人的周铠甲,看平头哥幼崽的眼神,就像在看未来的七阶,甚至是八阶魅兽!

这么小就凝结三枚晶核。

搁在周铠甲看来,潜力简直绝了,只要不陨落,很有可能进化到上三阶,也就是七阶、八阶、甚至是九阶!

当然了,成长潜力只是一方面。

真正想要成长起来,运气和培养缺一不可,每天都有无数潜力十足的魅兽中途夭折……

敲门声突然响起。

还没开门,就先听见外面有人嚷嚷着“把幼崽还回来!”之类。

周铠甲瞬间错愕,指指这只平头哥幼崽,无声询问。

曹雷摇着头,告诉说:“是那只红尾鹰鸮。”

虽然不愿意找麻烦,但这时麻烦已经找上门,躲着终究不是办法,该解决的还是要解决。

走到宿舍门口,曹雷开了门,看看这四男一女,淡定说道:“鸟已经卖了,无理取闹就有点过分了。”

“你说我们无理取闹?”

冯德霖挤开曹雷,直接进入宿舍里,继续说着:“即使你们把我幼崽卖了,钱总该有吧,这事没十万联邦币肯定没完,我们辛辛苦苦布下的陷阱,凭什么让你摘桃子?”

眼看这事似乎没法善了,周铠甲自认也打不过他们。

虽然在天才班,可那是指成长潜力,单论实力不一定就真比隔壁精英班强,况且他们人数更多。

冯德霖已经十九岁,比曹雷和周铠甲都大,个头上也人高马大,当然咄咄逼人、居高临下。

大概也知道自己的理由站不太稳,因此冯德霖不管曹雷和李学长卖多少,张口就要十万联邦币,在他看来这个数字更容易拿到手。

倘若狮子大开口,拿不到手那也是白搭。

“是不是摘桃子另外再说,鹰鸮幼崽你拿不到,钱我也没打算给你。”曹雷说着话,颇有种回到学生时代,遇到了小混混的感觉。

怕肯定不怕,可这会儿还虚弱着,确实不是个动手的好时候。

冯德霖大嗓门继续嚷嚷,说道:“你小子个头不大,脾气挺牛啊,别以为在学校里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此时此刻。

被放在客厅沙发上的平头哥幼崽,突然动了下,慢慢睁开眼睛。

还不熟悉这具身体,跳下沙发先栽了个跟头,站起身后,懵懂无知,四肢极为不协调地朝着曹雷走来。

冯德霖身边有人见此,立马嘲笑说:“这小东西该不会是你魅兽吧?连路都还没走稳,也太可怜了点,我恐怕一脚就能把它踩死。”

精魅分裂出的子体,等于是一锅清汤,跟本体有所不同,需要什么调料还得另外加,从头开始培养。

这也就导致同一个人的不同魅兽,性格却有可能截然不同。

虽说这只小狐狸的性格,和黑狐狸本体有所差别,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欺负的,天生就很凶悍。

它见有人伸手要抓自己,它当即猛扑过去,睁着一双紫色的眼睛,说咬就咬!

可惜它还太弱,立马被甩了出去,再次落在沙发上。

这回曹雷真生气了,二话不说就是一拳头,打在欺负自己精魅的这人脖子上!

尽管虚弱,力道也不小。

那人后退好几步,被同伴扶住了,捂住脖子不停咳嗽。

沙发上的平头哥幼崽晃了晃脑袋,等再抬起头,眼睛里多出几道黑色纹路!

即使是曹雷,也在瞬间坠入黑暗,如同悬浮在四面八方都没有物质的虚空深处,感官全都被剥夺,就只剩下虚无。

这感觉再熟悉不过。

又是魇魔的精神攻击,曹雷当即意识到不妙!

幸好他是小家伙的主人,那层精神上的联系还在,不停安抚着这只幼崽。

果然奏效了,一时间手脚又能动弹,脱离了幻境中。

然而等曹雷恢复视力,诧异发现这只平头哥幼崽,居然已经咬在冯德霖的腿上,甚至大口吸着血,吞噬他体内的伽马物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