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抱脸怪和幼崽
  • 异常生物进化论
  • 陶良辰
  • 2373字
  • 2021-09-21 21:07:23

这只长毛鬣狗,只是普通动物异变成现在这样。

它既没有魅兽聪明,也没有魅兽难缠,跟魇魔寄生的魇兽更是没法比,在曹雷手底下挺容易对付。

半个多世纪以来,人们之所以仍然处于下风,主要就是由于这些异常生物数量过多,尤其是虫子,繁衍起来速度惊人。

要不是虫族成长到某个阶段,往往会因为食物匮乏,进而自相残杀吞噬同伴体内的伽马物质,再加上这么多年以来,人们想方设法猎杀它们,世界早就是虫子们的天下了。

除了海洋生物以外,陆地上几乎没谁能幸免,哪怕躲进堡垒也一样。

一刀搅烂了长毛鬣狗的脑浆,它重重摔在了地上,长牙锋利,口水腥臭,无论怎么看都挺不讨喜。

曹雷拔出长刀,在它毛皮上擦了擦,随口询问姓李的学长说:“干掉之后怎么办,要不要割点什么当战利品?”

对方回答说:“不用,我帮你计数就行,肉扔在这,到时候会有人拉走,给其他魅兽当做口粮。”

点点头,曹雷摆手跟舍友汪战打了个招呼,继续去寻找其他鬣狗。

汪战这会儿眼睛发光,丝毫没有计较猎物归谁的意思,他本就不是小心眼的性格,嘴里说着:“厉害啊!曹雷!这么厉害的狗,一个照面,一刀就给捅死了?早知道刚才我也选把刀,弓箭我根本不会用!”

曹雷无语道:“不会用你还选弓?林子里陷阱多,你们自己小心点,我正忙着呢。”

说完一路快跑,朝着鬣狗刚才跑来的方向追去。

搁在前几天,汪战可能还会打趣说小弟要造反之类。

现如今汪战算是看透了,他这想当大哥的根本压不住曹雷,也就外表看着小而已,绝对是个狠人。

普通孩子,可不会见到鬣狗就亢奋,迎面冲过去一刀干死。

等周铠甲跑过来,瞧见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长毛鬣狗,诧异问道:“你干掉的?”


汪战摸着下巴,摇头说:“曹雷,直接一刀,干脆利落。我怎么找了你这么个怂货当队友,刚才居然不来救我,早知道就该拉上他才对。”

周铠甲苦笑说:

“以后相处时候悠着点吧,生活在堡垒外面的人真可怕,他们猎杀这些猛兽,可能就跟我们打游戏一样简单。”

……

这帮同学分明挺厉害了,哪怕用拳脚也能干掉长毛鬣狗。

可是由于在象牙塔里长大,压根没有实战经验,走了不多远,曹雷又遇到两位被鬣狗吓到逃跑的女同学,其中一位哭哭唧唧,大喊着让学长赶紧出手帮忙。

总共三只鬣狗,落在曹雷眼里简直是惊喜,他听到求助声,隔着老远喊了句:“放着我来!”

转眼冲到鬣狗群里。

一脚踹飞一只鬣狗,仗着个头矮,双手握住刀柄,砍向面前狗腿!

没等断了前肢的鬣狗倒地,曹雷反手劈下,一刀削掉它半个脑袋!

普通的制式长刀而已,卡在了坚硬的头骨里,用点力气抽出来之后,另一只鬣狗已经扑向了他。

距离太近,龇牙咧嘴的鬣狗,瞧着挺凶恶。

眼看就要咬到曹雷,他索性放开刀柄,双手找准时机,直接朝着狗嘴出手!一只手抓住鬣狗的上颚,另一只手掰开下颚,脚下发力死死顶住!

手碰到鬣狗尖牙,已经被刮伤,暗叹自己果然太弱的同时,曹雷骤然发力撕扯!

使出浑身力气,不仅让这鬣狗脱臼,连带整个下颚都差点被撕下来,代价则是胸口挨了一爪子,有血迹渗了出来。

趁着鬣狗挣扎时候,他一拳头打在狗眼上,眼珠子彻底爆开!

没等这只鬣狗逃窜,曹雷的手已经重新握住刀柄,直接从它眼眶处捅了进去!

搁在以前,假如有妖刀神迹在手,只要力气足够大,砍骨头就跟切豆腐没两样。

现在不行了,力气不够,长刀也不够锋利,早知道还不如也选金瓜大锤。

还剩下一只鬣狗。

它刚被曹雷踹飞数米,重重撞在一棵大树上!

这会儿才刚爬起来,就看见同伴们已经丧命,被血腥味刺激到,夹着尾巴就想跑。

嘴里发出奇怪的叫声,听起来有些刺耳。

曹雷皱着眉头直接追击,本想甩出这把长刀,可惜不趁手,如果是大斧子应该也挺好。

说来也是倒霉。

这鬣狗慌不择路,居然踩中兽夹。

虽然它凭借力气,将木桩都从土里拔出,却拖慢了逃跑速度。

没一会儿曹雷就追赶上它,余光瞥见澹台小宣的身影,见她也在往这边跑,顿时着急起来,跃起一刀,直插鬣狗天灵盖!

再次放开刀柄,还往它脑门上狠狠就是两拳,生怕这猎物不死透。

澹台小宣没那么没品,见这猎物有人,只是原地站着。

她这时鼓掌轻拍两下,笑着说道:“厉害,小曹同学,你受伤了?”

“不碍事,一会儿就能恢复。”曹雷看看澹台小宣,发现她身上也有血迹,于是问道:“你杀了几只鬣狗?”

“三只,这种生物不难对付,但是难找。也许它们本来就不属于一个族群,并没有聚齐起来,都分散在各个地方。”

澹台小宣随口一问罢了,曹雷胸口那点抓伤,看上去确实不严重。

她反问说:“你呢?”

“四只,遇到三只聚集的鬣狗,运气比较好。”

曹雷说完,随口闲聊几句,打了个照面就继续寻找其他鬣狗。

经过刚刚发生的事,他算是发现了,自己对这具新身体的掌控远远不够,力气不够暂且不提,小胳膊还短了一截。

如果是成年人时候,先前掰开狗嘴,绝不会被抓伤,对此挺无语。

来到试炼场边缘碰运气。

等曹雷顺着动静找过去,意外发现一只长毛鬣狗正在挣扎着打滚,脸上还死死缠着个东西。

像是章鱼一样,一大团软状物,颜色呈现出灰黑色,触手还在动。

他正纳闷,只听李学长提醒说:“白捡便宜的机会来了,估计是谁打扫不彻底,居然遗留下一只抱脸怪。”

“抱脸怪?”

“对,它是种昆虫,喜欢缠住猎物的脸,随后分泌毒素,直到猎物彻底死亡。过程可能长达几个小时,不算太危险,但是挺麻烦,血液里含有腐蚀性挺强的物质,不能弄伤它,会被毁容。”

曹雷一愣,随即说道:“又不是缠住我的脸,毁容了鬣狗也没关系吧。”

李学长淡定点头,告诉他:“所以我才说你运气好,白捡了个机会,赶紧去干掉鬣狗,也算你的战果……”

整个狗头几乎都被包裹住,曹雷只能从它身子下手。

确实是白捡了个机会,等鬣狗死透后,这只形状像海星的抱脸怪,才松开了它,似乎正在进食。

就在这时。

空中飞来一只棕色羽毛的大鸟,尾巴上夹杂着些红毛,飞行时候无声无息。

等它靠近后曹雷才发现,被它那双大眼睛吓了一跳,下意识一刀砍了过去!

它体长一米左右,翅膀被伤到,掉在地上扑棱着,居然是猫头鹰。

李学长也看见了,眉毛一跳,脱口而出:“幼崽!”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